灯笔小说网 > 嫡女毒妻 > 第六十七解救(上)

第六十七解救(上)

        狭小的院子里,两个男人正对一个极瘦弱的女人拳打脚踢,那女人完全不去保护自己,只躬着身子用双臂死死的搂住怀中的小姑娘,不叫那小姑娘受一拳一脚,而那个小姑娘正竭力挣扎着,想用自己瘦小的身体去保护被殴打的母亲。

        寥嬷嬷与刘侍卫大怒,不等寥嬷嬷招呼,刘侍卫便冲入院中,双手各揪住一名打人的男子往外一甩,那两个男子便被刘侍卫丢到墙角,被殴打的母女俩总算暂时得了安全。

        寥嬷嬷快步走上前,蹲在那母女俩的身边,极和缓的温言说道:“你小芬娘么,别怕,有我们在,不会再让你们娘仨受欺负的。”

        “哎哟喂……这是谁的裤裆破了洞,漏出你们这几个鸟……也不睁开你们的狗眼瞧瞧,我们十九楼的闲事也敢管!你们俩个还不快爬起来给老娘打……”一道尖利的声音突兀响起,倒吓了寥嬷嬷一跳,刚才她只看到院中有两个男人殴打小芬母女,可没看到其他什么人。

        刘侍卫是杜大海特意留给杜衡的侍卫,身手一等一的好,他刚才那么一甩,将十九楼的两个打手摔的七荤八素,别说是爬起来打人,他们两人此时连气都喘不顺溜了,脑袋嗡嗡直响,满眼都是金星。所以赁十九楼的鸨儿怎么叫唤,这两人都再难爬起来的。

        刘侍卫见那老鸨子呱噪个不休,抬脚一踢就将脚边的一把秃了头的扫帚把子踢飞,不偏不倚正堵在老鸨子的嘴巴里,那老鸨子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的,只用两手抱着扫帚把子拼命往外拽,她这一摇头晃脑,脸上厚厚的脂粉扑漱漱的直往下飘,不一会儿就落了一地红红白白的粉面儿。

        “嬷嬷,您先把人带进屋里去,外头的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刘侍卫沉沉说了一声,伸手帮了一把,寥嬷嬷才顺利的将小芬娘扶了起来,一直被小芬娘护在怀中的小姑娘挣脱出来,她先向寥嬷嬷和刘侍卫行礼道谢,然后才吃力的扶着娘亲,焦急的叫道:“娘亲您怎么样了,您疼么?”

        寥嬷嬷见小芬娘脸色腊黄,满脸都是水,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她的身体一直在发抖,若非她用极强的意志力撑着,只怕此时早就昏死过去了。寥嬷嬷叹了口气,对小芬娘温言说道:“小芬娘,先到屋里躺着,你不用担心,这事我们管定了,绝不叫你们进那种见不得人的腌臜地方。”

        小芬娘听了寥嬷嬷之言,身子一软便跪倒在寥嬷嬷脚边,连她的女儿也被带着跪倒在地上,“谢谢大娘,谢谢大……”小芬娘话没说完便晕了过去。

        寥嬷嬷摇头叹了口气,对院外看热闹的邻居们喊道:“请诸位高邻搭把手,帮老妇人把小芬娘抬到外头的马车上,也好送她去医馆治病。”

        几个中年妇人赶紧跑进院中,七八手脚的将昏倒的小芬娘抬了起来,寥嬷嬷抱起哭的直抽气的小姑娘,柔声细气的说道:“小芳不怕,大娘带你和娘亲一起去医馆。”

        “大娘,您怎么知道我叫小芳,还有,我们……我们家没有钱……”

        寥嬷嬷替小芳擦了脸上的泪,微笑着说道:“你姐姐小芬央大娘来救你们娘俩的,小芳乖,一会儿就能见到姐姐了。”

        小芳惊喜的叫道:“真的么?”

        寥嬷边抱着小芳往外走边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大娘从来不骗人的。”

        十九楼的老鸨子好不容易才将口中的扫帚把子拽出来,她见煮熟的鸭子要飞了,立刻冲上前大叫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当街强抢我们十九楼的人,老三老四,给老娘上……”

        刘侍卫一听这话便猛地转身大步走到那老鸨子的面前,冷声怒喝道:“老虔婆,你好大的狗胆,竟敢逼良为娼,你道没人管你不成!”

        那老鸨子刚才吃了大亏,见刘侍卫逼到自己面前,她本能的倒退好几步,抓着一张契书摇晃着叫道:“老娘才没有逼良为娼,是这家的夫主将妻女卖给我们十九楼,老娘足足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这娘仨现在就是我十九楼的人,我叫她们做什么她们都得干!”

        刘侍卫眯起眼睛沉声道:“果然是这家的夫主签的契书?”

        老鸨子一听刘侍卫的话里有松动的意思,立刻将那张契书送到刘侍卫的面前,夸张的大叫道:“可不是这家夫主亲笔所写,壮士您请看。我们十九楼可是一向照规矩办事的。”

        刘侍卫见那张契书上的墨迹很新,手印也是刚刚印上去的,只有一个看上去象是男人的手印,并没有小芬娘仨的手印。刘侍卫心念一动,飞快抢过契书两三下撕成碎片,还将碎片掖入腰封之中,完全不给老鸨子一丝抢回去的机会。

        老鸨子哪里能想到刘侍卫会来这么一手,她立刻拍着大腿嚎叫起来,刘侍卫猜的一点儿都没有错,老鸨子手里的契书还没有到官府登记,所以小芬嬷娘仨儿还没有正式成为十九楼买下的奴仆,如今契书被撕,什么证据都没有了,十九楼的人纵然去告官都告不赢的。

        老三老四这会儿才缓过劲来,两个摇摇晃晃的走到老鸨子身边,老鸨子一见他们走过来,仿佛有了靠山一般大叫道:“老三老四,快把契书抢回来,赏你们一人十两银子!”

        老三老四一个月的工钱才二两银子,老鸨子一赏就是十两,这可是五个月的工钱,那两个打手如何能不动心,他们两个目不转睛的盯着刘侍卫,壮着胆子围了上去。刘侍卫轻蔑的笑了一下,在身边的磨盘上轻轻按了一下,一个寸许深的手印赫然出现在磨盘之上,两个打手见刘侍卫露了这样一手功夫,立时吓的魂飞天外,别说是十两银子,就算老鸨子赏百两千两,两个也绝不出头,他们只怕自己有命赚银子也没命花!

        !

  https://www.dengbi.cc/shu/52886/10179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