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228章 山雨欲来

第228章 山雨欲来


    林潇五味杂陈的摸进了卧房,她脚下没留神向前踉跄了一步,座椅发出刺耳的一阵声响,坐在床上的辛姊明显一个激灵。

  她看着林潇,眼睛里写满了惊恐和不安。

  林潇又开始后悔了,你说她干嘛答应枭王娶个姑娘回家啊?

  她皱起眉头挠了挠后颈,男子的装束让她暂时有些不能适应。

  “那个……你叫辛姊?”林潇走近她试图上前搭话。

  辛姊如惊弓之鸟一般向床里缩了缩,却又硬生生停在了原地,呼吸都明显急促起来。

  林潇见她如此心知肚明的点了点头,这姑娘分明还没从昕末的手里挣脱出来,难免对周围的一切都很抵触。

  她扬声唤来了兰芳,兰芳喜气洋洋地小跑进屋。

  “主子?怎么了?”说罢抬眼看了看一旁的辛姊,引得辛姊瑟缩了一下。

  林潇坐到一旁喘了口气道:“去把书房收拾出来,再烧些热水,给辛姊盥洗一下。”

  说罢林潇起身道:“你也累了一天了,洗洗睡吧。”

  林潇多余的话都没再提,转身就去了书房。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林潇只觉酒劲一股一股得往头上涌。

  兰芳手脚麻利,带着小丫鬟一会儿就将屋子收拾出来了。

  众人退去四周寂静,林潇深吸一口气,准备躺下睡了。

  一阵幽风进门,燃地正旺的烛火应声而灭。林潇机警的朝门口一看,枭王堂而皇之的朝她迈了过来。

  “你不是走了么?还来这儿做什么?”林潇勉强对上了焦距,看着枭王皱起了眉头。

  枭王朝院里望了一眼道:“陈墨来过?”

  林潇点了点头,并不想开口说话。

  偏偏,枭王不依不饶地上前问道:“他跟你说什么了?”

  林潇不胜其烦,无奈地长出一口气道:“你不是都知道了么?还问我做什么?”说完就往后一躺。

  枭王闻言眉头一皱:“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给我起来。”

  “我身边有那么多你的眼线,他说了什么你又怎么会不清楚?你这样明知故问有意思么?”林潇甩开他的手发了脾气。

  枭王愣了片刻便笑出了声来:“合着你在他哪里受了气,回来就要撒在我身上?今天不是你大喜的日子么?你怎么睡这里了?”

  “我住在哪儿是我的喜好,知道我生气你还不赶紧走?”下了朝堂的林潇相当嚣张,皱着眉头就要赶人。

  枭王一歪身子躲过林潇拉扯,伸手拽住了她后颈。

  “你!”林潇后面的话全都被他堵进了嘴里。

  反应过来枭王的动作,林潇开始疯狂的挣扎。

  “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放开我!”

  枭王皱眉将林潇制住,低声喝道:“好了,听话。”

  林潇发丝凌乱,恶狠狠的瞪着他,仿佛惹急了的野兽。

  “你还想怎么样?!陈墨是来过,怎么?这热闹好看么?看够了么?看够了你也该走了吧!”林潇挣扎间撞上了一旁的书架,可此时她喝醉了酒,感觉不出任何痛感反而挣扎的愈加疯狂。

  枭王闻言微微一愣,见她狠狠撞在了一旁的架子上也不知疼,皱眉将人压在了塌上。

  他也不知为什么来,明明他也已经看完公文躺到了床上,线人却忽然传来这么个消息。

  若说他是什么时候想回来看看她的,大概从她踉跄着离开的那一刻就起了这个念头。

  但对外来说总归是新婚之夜,他跟进去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陈墨的不请自到则给了他一个最完美的理由,他仿佛一瞬间说服了自己,直奔她房间去了。

  可她房间却只有一个陌生的女人,循着她的味道追寻一番,他才发现了林潇竟然睡在了书房。

  看见她这幅颓然的模样,他甚至有些觉得,是不是他做错了?

  他是不是不该因公害私拆散林潇和陈墨?

  可若是今日要他看着林潇跟陈墨一同进屋……

  枭王皱起了眉头。

  “我让你娶了这么一个人,你怪我么?”枭王的声音带着低沉的好听,在漆黑的夜里尤为显得魅惑人心。

  林潇嗤笑一声:“我怎么会怪你呢?我怎么敢怪你?你是王啊,我不娶这么一个人怎么办?我难道还指望娶谁?还是说谁能娶我?”

  “我娶你怎么样?”枭王将林潇脸上的发丝拨开,声音柔缓。

  林潇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你?你这话说了几次了?你数过么?你娶我会出多大的乱子,你心里没数么?”

  枭王愣住了,仔细回忆起来,这的确不是他第一次说要娶她,只不过前两次他都没过心,只是暂时让这个狐狸安稳下来为自己效力,其他的他都没多想过。

  “你也是半个妖,不老不死,难道你真的在乎人们的婚丧嫁娶?你可知等你夫人辞世的时候,你在妖族里都还是个辈分都排不上的幼狐。”枭王皱眉道。

  “那你为什么逼我娶一个姑娘回家?”林潇醉醺醺的望着他,仰着下巴不服不忿的问道。

  枭王从始至终都没想过他会被一个醉鬼问住。

  对啊,他为什么要阻止林潇成家?文尚要她见谁,去就是了,他为什么要横叉一脚把人截回来?

  这一切问问他自己,他竟然一时也回到不出。

  只是觉得,林潇不能嫁给别人,谁都不行。至于原因,他从没想过。本能告诉他,这样做就是对的。

  那为什么不将林潇嫁去联姻呢?这难道不是更好的办法么?无论是郭家李家亦或是杨家,任何一个朝中的世家大族都是不会吃亏的事,可他却没有同意。

  看着眼神迷乱的林潇,他忽然觉得有些口渴。身上的魔血隐约得有些躁动,他自己都被这个变化惊了一下。

  这种冲动得有多少年没有过了?几百年?几千年?

  理智开始有了裂缝,一切原因都不再显得那么重要,枭王缓缓伸手抚上了林潇的腰,手掌下的温度和生命力让他有些留恋。

  他缓缓笑了,撑起身将林潇的手向下送去:“不如问问它?”

  挥手间,帷帐落了下来。

  春至人间花弄色,将柳腰款摆,花心轻拆,滴露牡丹开——选自《西厢记》

  下面再写就是我浓浓的求生欲……

  一切燃过之后,林潇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瞪着一旁半眯着眼枭王,心里有些忿忿不平。

  枭王眼睛都不睁轻轻一笑,伸手扯住她的脸。

  “看什么呢?不知足?”

  “明明是你先动的手!你说这话有没有良心?”

  枭王轻轻一笑:“你可知多少人求都求不来,你还问我有没有良心?”

  林潇闻言面上一红,随即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他:“当年……我被道士打成重伤的时候,好像不是这样的……”

  枭王笑出了声:“怎么?你还挺怀念?”

  “呸!什么啊!你你你!”

  “好了,明日还要早起,快些休息吧。”说罢,他伸手将人搂进了怀里,没由得分说就睡了。

  等林潇第二日再睁眼的时候,枭王已经不见了,一切都仿佛从没发生过,兰芳还在笑着招呼她起床穿衣。

  林潇从床上爬了起来,腰上尴尬的一疼,让她停下了动作。

  “怎么了?可是这书房睡得不舒服?”兰芳关切的上前询问道。

  林潇含糊其词道:“还好吧……也没什么……”

  兰芳缓缓叹了口气:“主人啊,也不知这辛姑娘怎么了,昨夜我想上前伺候她都不肯,好似对什么都害怕似的。您要不要去瞧瞧啊?”

  林潇闻言一愣,点了点头道:“我洗把脸,这就去看看。”

  林潇从书房出来就去了卧房,开门便看见辛姊正戒备盯着门口,咬着唇一言不发。

  林潇也不着急,搬了个凳子坐到了她面前:“你不用怕,我不会做任何让你为难的事,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喜欢什么或者缺了什么就和兰芳提。”

  归根结底林潇娶她回家也只是因为想掩人耳目,可终归是自己的老婆……也不该委屈了。

  至于事实真相,林潇并不想让她知道,她后半生只需要做一个高高兴兴的小姑娘就可以了,知道太多,于她来说危险,于自己来说也不利。

  又是一年冬去春来,林潇终于日夜操劳,联合各方势力在春汛前将泾水的堤坝修缮完成了。

  随之而来,朝廷上也开始风云变幻,太子的病日益加重,卢从史因勾结王承宗抬高粮价又留兵不进被裴垍上书远贬欢州司马。

  王承宗依照枭王的意思上书皇帝请官,双方休战,圣上封王承宗为成德节度使。

  林潇皱眉看着一本一本的公文,面上却是松了口气。

  终于算是各自休战了,这皇帝眼见太子病重总不能不管吧?接下来看样子能消停一段时间了。

  就这样,林潇每天去堂上任职,回家休息。一天天下去,辛姊也终于肯和她经常聊上两句了。

  从辛姊口中林潇大致能猜测到昕末从头到尾的不正常。

  辛姊烧的一手好菜,这让本不执着于回家的林潇每天晚上都想回家吃一顿辛姊做的饭菜,时间一长,枭王就有些不满。

  “最近你回家回的挺勤快啊,你夫人就那么好?”

  彼时林潇正在喝茶,差点没一口喷出来:“咳咳……你这是什么话?我回家是正常的吧?你这儿没事了我当然要回家。”

  “难道你们还圆房了不成?”枭王皱紧眉头盯着她。

  林潇哭笑不得的问他:“我拿什么圆房?”

  岩戮在一旁抿了口茶道:“这事得问胤台,她喜欢和女人在一起,好像男人也喜欢。你要是想问,下次我把她带来你好好问问。”

  枭王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林潇:“也是,到时候你可得好好问问,别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怎么可能呢?”林潇放下茶盏解释道,“这几日终于是消停了,辛姊烧了一手好菜,常回家无非是想吃顿好的。”

  枭王面无表情伸手拿起一旁的公文,甩手撇给了林潇。

  林潇手疾眼快的接住,看了一眼封皮问道:“这是什么?”

  “宫里传出来的信件,你瞧瞧吧。”枭王随手给自己续了杯酒。

  文书非常简短,宰相裴垍因病罢相。

  林潇刚看完还觉得没什么,抬头看见有一本文书摆在了她面前的桌上。

  圣上招李吉甫回朝,不日将从淮南启程,再任中书侍郎、同平章事。

  “他怎么又回来了?”林潇惊讶道,“这……”

  “我刚回京都还没坐热,这李吉甫就又回来了?那他岂不是要再贬我和师兄出京都?”

  枭王轻笑一声:“我的人,又岂是他想如何就如何的?”

  林潇皱起眉头:“太子还在病重,这皇帝召李吉甫回朝用心不浅啊。”

  岩戮听着他们聊这些有的没的就心烦,左右他也听不懂,干脆起身消失了。

  “你觉得这皇帝想做什么?”枭王缓缓看向林潇。

  “这才过了几天好日子?”林潇摇了摇头道,“皇帝一刻也不肯松口,想必对魔族已经到了势如水火的地步,外打不成要叫援兵回朝了。”

  果不出林潇所料,开春之后李吉甫回朝,连带着一群人鸡犬升天。

  而他回来的头一件事便向皇帝上书,说朝堂官吏冗杂,要减低百官俸禄,以节国库开支。

  这件事瞬间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还未等三省有所反应,皇帝便应允了他的上书,三省六部反应极为迅速,当即便将京都连同各地官吏名册呈递了上去。

  这一举动吓得朝堂之内草木皆兵,引得枭王手下也频频有人来议。终于有一日,枭王召集众人于枭王府议事。

  “枭王,这如今朝内动荡,李吉甫复任丞相,当头一棒便要削减百官俸禄,隔除官吏,其用心险恶至极啊!”

  下面一阵骚乱,多是复议这一说法。

  林潇和文尚入第便遭这李吉甫贬谪,自是知道这人向来手段了得。

  “可如今皇帝已经力排众议,不经三省便同意了李吉甫所言。这用心还不明显么?即便是我等联名上书又如何?这李丞相大笔一挥首先革掉的就是这群反对者。”杨虞卿起身含笑回道。

  自上次林潇当庭对峙之后,议事便很少再有年迈的幕僚出来提议,顿时四下一片寂静,谁也不愿做这个出头鸟。

  枭王轻轻一笑转头看向了文尚:“文尚?你可有何见地?”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5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