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224章 建安王13

第224章 建安王13


    林潇恬不知耻的笑了笑:“殿下过奖了。可殿下千万记住,和任何人谈的时候开始的条件一定不要太高,但要正中他心中所想。让他舍不得放弃,又可以下意识相信你说的是真的。”

  “你的意思是要我自己去谈?!”李宥的声音高了一调,怪叫着问她。

  林潇奇道:“难道建安王要我这么一个九品官去?”

  李宥有些不知所措:“可万一……我谈不来呢……”

  林潇安慰道:“殿下,这天下永远不缺有钱人,没有他们还有别人,可如果您一直不肯出面,就永远也学不会。只要殿下记住,无论和谁谈一定要有足够的自信。万一真的不行我们还可以换一批人,但上一次失败的教训必须要找到。”

  即便是林潇一而再的劝慰李宥,李宥还是害怕的紧,唯恐别人不肯借给他自己丢人丢势。

  林潇不怕李宥办不妥么?她当然不怕。

  因为大壮和薛掌柜他们已经收到了消息正带着钱往彰义赶。

  说白了,李宥缺的就是别人给他一剂猛药,他才有信心自己站起来,才不会再用暴怒去掩盖自己的懦弱无能,才能有这个心理素质在皇帝和太子面前站直腰板。

  第二日,李宥换了正装去周亭长府上,换了身衣服,门口的小厮一路小跑着进门传话。

  等周亭长再见到李宥时,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林潇上前客气笑道:“周亭长,这是我家主人,前日未能如实相告还望见谅。”

  周亭长看了看李宥的穿着,没由来的开始陪小心。

  “不知二位的来意……”

  李宥面色有些难看,语气算得上是高深莫测:“周亭长,这泾水已经不得不治了。”

  周亭长转了转眼珠陪笑道:“还不知二位的身份……”

  林潇笑着上前递上了王府的令,周亭长接过的手吓得抖了三抖。

  “你不必害怕,这些年彰义赋税不足,泾水泛滥也怨不得你。这次本王亲自来彰义,就是要彻底降住泾水。”李宥正襟危坐,看不出喜怒。

  “昨日你所言之事,本王也不予追究。今日你可是该说实话了?”

  周亭长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李宥面前,连忙讨饶道:“王爷饶命啊,小人当真不知是王爷驾临。”

  林潇笑着上前替李宥扶起他压低声音道:“周亭长,王爷既然今日亲自来监理治水,正是你的机会到了啊。难道你想一辈子就混个流外?”说罢还请捅了一下他。

  周亭长随即福至心灵,放鞭炮似的交代了泾水的情形。

  不过真相远比两人估计的要差上许多,依周亭长所言,这泾水若想以后高枕无忧,开销恐怕还要再大。

  两人听得都不是很乐观,面色也沉了下来。

  李宥站起身,有些单薄的身影负手在周亭长面前站定。

  “若现在开工,你有多少把握在来年开春之前修缮完成?”

  “不敢欺瞒王爷,若是不出意外小人能有七成把握。”

  李宥点了点头。林潇眼看他就是想松口,于是立刻上前拿话拦住李宥道:“周亭长,王爷可是千辛万苦来了这彰义一趟,你如此答复,可是将王爷不放在眼里?”

  周亭长不住的磕头:“真的是不敢欺瞒王爷,此地连年水患筑堤的用需已经贵了一倍不止啊!”

  林潇闻言挑了挑眉,居然是这样?

  负担明显加重,二人回客栈之后林潇算了一笔账,左右算来都是亏空,如今盐铁她已经让出,若按这个用度算起来,这个堤修完她非伤及元气不可。

  李宥见她一脸凝重不由得担心起来:“怎么了?”

  林潇叹了口气道:“这泾水还真没那么简单,具体需要多少银两我便不和你讲了左右你也没个数,总而言之这么大的数目不是这些地方豪绅挤一挤能做到的。”

  “那这可怎么办?总不能不修了吧?”李宥显得有些焦急。

  林潇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已经非你我二人之力能办到得了,还是需要回京都一趟找枭王求援。”

  一听说回京都找枭王,李宥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难道我筑堤也要求他帮忙?”李宥的语气颇为不忿,似乎是对枭王早有成见。

  林潇也不急,直起身看着李宥道:“那你是要面子还是要母妃?”

  李宥气得大吼:“你就会用这个威胁我!”

  “不是我在威胁你,而是这世上本就不该是你以为的那样一帆风顺,今日没有我泾水就能凭空修好堤坝?若你真是这样想的那我现在就消失。”说罢林潇起身就往外走。

  李宥慌忙抓住她道:“你怎么能就这样走了?!我……我又不是怪你……”

  林潇见他慌了也有些于心不忍,伸手扶了扶他的头道:“好了,明天我带你回京都,我不会袖手旁观的。”

  两人都有意赶春汛之前了了这个心结,翌日就火速赶回了京都。

  出林潇所料的是,动身没两天李宥身上的钱就花光了。林潇故意没再沿途找商会补给,两人就这样紧巴巴的回到了京都。

  等终于到了建安王府,李宥踏进府门的那一刻眼泪都掉了下来,抱着乳娘就是一顿痛哭流涕。

  林潇没什么心思看这个撒娇的李宥,当即回头去找了枭王。

  枭王府内的管家全都认识林潇,一路都没受到什么阻碍直奔枭王的书房去了。

  “枭王,林大人回来了。”

  “进来吧。”

  林潇风风火火地走了进去,进门的一瞬间她便顿住了。

  杨虞卿正坐在副位上,见林潇回来迤迤然起身一礼:“林大人回来了。”一如既往的笑意盈盈却引得林潇浑身不对劲。

  “你怎么搞成这幅样子回来了?”枭王嗤笑一声,“你来的正好,杨校书这次可立了大功。”

  林潇惊讶的看了一眼杨虞卿,对方笑着朝她一礼:“还要多谢林大人的提点。”

  “成功了?刘总说服刘济撤兵了?”林潇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杨虞卿虽然看上去有些阴森,办事还是很牢靠的。

  “是啊。”枭王眉目含笑,让林潇随意坐下,“杨校书,不如谈谈事情原委?”

  杨虞卿轻轻一笑,缓缓道:“我正如林大人所言,赶去了瀛洲。没想到刘济路上突然染病,耽搁在了瀛洲。”

  “我和刘总见了一面,刘总对其父刘济其兄刘绲都颇为不满。且多次与我透露,长子刘绲只是个酒色之徒,刘济却偏偏袒护这个长子,让次子刘总上阵杀敌,家产爵位则留于刘绲。言语之间不像父子,更像是仇敌。”

  闻言,林潇感觉到背后有一股凉意……

  “多次商讨下,刘总也有意取幽州。所以,我便带宫使改了传召,朝廷因相公讨叛无功,已命副大使(指刘绲)为节度使。”

  “刘总明示暗讽之下刘济已然相信刘绲意弑父夺权。勃然大怒,遂杀与刘绲相好大将数十人,又召远在幽州的刘绲行至瀛洲。”

  林潇猛地起身,引得枭王和杨虞卿一同侧目。

  “你……教唆刘总杀了刘绲?”

  杨虞卿微微一笑:“林大人误会了,我不过一介书生。是那刘总非池中之物,如此好的机会他又怎会罢手?”

  “刘济因渴索饮,刘总乘机置毒水于中,又矫父命杀兄刘绲于涿州,现在……已领各方军务。”

  林潇瞪大了眼睛,她万没想到这杨虞卿竟是如此……

  杨虞卿含笑上前一步:“林大人从小承道君的悉心教导,恐怕对着世间百态所知甚少。今日便没有我前去,刘总亦不会放过他们父子。而且如今幽州瀛洲尽归枭王之手,难道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么?”

  林潇的手越攥越紧,她已经忘了来意,刘总弑父杀兄这件事已经在她的脑袋里炸开了。

  “潇儿,若军行幽州,死的可不光是这父子俩,如今收复幽州,又援承宗。却是滴血未染你应该高兴才是啊。”枭王坐在主位上修长的手指敲击着一旁的笔洗。

  她应该高兴?

  她应该高兴么?

  这世道是怎么了?

  皇帝弑父夺位,李宁杀弟夺嫡,刘总弑父杀兄……

  偏偏,这个主意一开始还是自己出的……

  是她错了么?是她看不透人世?难道这才是上位者的世界?不需要任何理由,便是别人于我不利,不管那人是谁,都可以杀之而后快?

  林潇浑身都有些发抖,她想起了李宥抱着郭贵妃痛哭流涕时的样子,想起了相伴十三年却连个告别都没有的陈墨……

  那眼前的这个人呢……

  等她再找回自己意识的时候,已经不知自己在个什么角落里了。周围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天也开始转凉了。

  林潇站起身,踉跄着往前摸索,从王府的后门离开了。

  回到自己的宅子里,兰芳见她开心得不得了,她却连敷衍都难以做到,只默默地把自己泡进了浴桶里。

  水滴从湿润的头发滴到平静的水面上,从水声的背后,林潇听到了一丝异动。

  枭王来了……

  屏风忽然搭了一件外袍,那头传来枭王低沉地声音:“洗好了就出来吧,水都冷了。”

  林潇深吸了一口气,拿过布巾擦干净身体裹上袍子走了出来。

  两人相视无言,眼神间的情绪却已经昭示了一切。

  “如果你是来归劝我和杨校书一样,那你可以走了。”林潇的语气出奇的平静。

  枭王轻轻一笑,对于林潇的盛气凌人也不甚在意。

  “我既希望你能和杨虞卿一样,又不希望你和他一样。”枭王含笑拉过了林潇。

  “你还是有些年轻,做不到脱了那身官服再变回你自己。你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

  “我既喜欢你的坦率……又担心你毫无掩饰会害了自己。”

  “不如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枭王含笑把问题抛给了林潇,而林潇已经想的非常清楚了。

  她做不到承认这一切,也做不到和这些“看透人世”的上位者们一脉相承。

  “不如听天由命吧。”林潇将视线移出了窗外,她坐到了一旁的位置上用袍子裹紧了自己。

  “你在怪我。”枭王看着她坐下陈述道。

  林潇倒也不否认:“有一天,你君临天下的时候就知道我在怪你什么了。”

  “等事态平稳,百姓安居的时候,这种事就不会再有了。”枭王上前抚了抚她湿润的头发。

  “等到那时,一切都晚了,富足就能让人去相信?”林潇无意和他争执,一番话也说的有气无力。

  “若时逢狙诈,正道陵夷,欲宪章先王,广陈德化,是犹待越客以拯溺,白大人以救火。潇儿觉得这便是对么?”枭王也不急,就近坐到了林潇旁边。

  林潇皱眉,一时无言。

  她不得不承认,枭王说的是对的。

  如今人心诡诈,正道衰落,若是还想着效法前人传统制度,教化众生,那无异于对牛弹琴。

  林潇忽然笑了,抬起头看着枭王:“你说的是对的,但并不是所有的对我都要听。”

  “如果有一日你要杀我师父师兄,即便身后是你,我也会毫不犹豫。”

  林潇一贯为人和气,他还是头一次看见林潇这幅浑身是刺的模样……

  枭王不怒反笑,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你笑什么?”林潇皱眉瞪他。

  他合上折扇拉过了她的手:“若有一日,是你师父师兄要杀我呢?”

  “即便这事不可能,但若真有一日是他们要出手杀你,我也同样会拼死保你。”林潇的表情都没有变过。

  枭王笑意渐浓:“这就是我笑的原因,你这个人啊……”

  林潇闻言有些脸红,不由得别过了脸。

  枭王伸手将她拉进了怀里,握着她有些冰凉的手道:“虽然是有些教化,不过……我也有很看重的东西,既然你选择了成全我,我也该投桃报李地成全你。”

  “总不能你尽心地替我去争天下,我却要你在亲人和我之间做个取舍。你说是不是……”

  身边的魔气越凑越近,林潇浑身都绷紧了。

  见她紧张,枭王微微一笑,还是没有为难她。

  “你啊,每次出门都把自己弄得狼狈不堪。今晚好好睡一觉吧,明日我与你再细谈。”说罢,他将林潇放在了塌上便消失在了黑暗里。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5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