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205章 授课3

第205章 授课3


      林潇笑了一下:“还行,惊吓是难免的,不过也不至于吓死。”

  枭王伸手抚上了林潇的脖颈,林潇才想起她脖子上还有个伤。

  “没事不深,快好了。”林潇笑了笑,“你可给我找了个大麻烦。”

  枭王也笑了,缓缓道:“是啊,的确很麻烦。这些年我也没能解决,你有什么好一些的解决方式么?”

  闻言林潇忽然有些精神了,歪头看向枭王道:“白天有个叫什么昊……”

  “弘昊?”

  “对对,他说他们不能长期被关在王府,是真的么?”

  枭王轻轻一笑:“当然,他们都是我派去各地的势力头目,最多也只能关他们一二年,再多是要失守的。”

  林潇眯了眯眼睛道:“那他们大字不识平日里怎样戍边?”

  枭王忍笑道:“他们是这样跟你说的?他们不识字?”

  “是啊,岩戮和犀渠的确不识字,还有一个叫昕末的。”

  “他们大都是识字的,写可能有些难,不过手下都有书童幕僚。岩戮、悍蒿一些魔都是留在我身边的,所以当初并没多管。”

  林潇闻言奸诈一笑,抬头对上了枭王的眼神。

  “怎么了?笑得这样一肚子坏水?”枭王捏了捏她的脸。

  “今天他们在院里打起来了,差点把管家吓死。我看不如把他们全都关在后院,每天公文照批不误,出了事情照罚,但是不配书童,看他们能忍道什么时候。”

  枭王闻言轻轻一笑:“他们会来缠着你写的。”

  “无碍啊,我替他们写可以,但是他们得来念书,否则拒不接受。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重要的事了,正好陪他们玩玩。”林潇的眼睛里冒出了狡黠的光。

  枭王见状展颜道:“好,听你的。明早你就能看见他们全都在书院里了。不过还有一事,他们每个人的本事不同,你若出府一定小心,没准他们会附在你身上出去。”

  林潇耸了耸肩:“没关系,只要这里在结界内,大不了我和他们一起禁足。”

  枭王的笑里带了些无奈,伸手将林潇揽进怀里无声地轻顺后背。

  林潇有些手抖地轻环住了他的腰:“没事的,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了,二十多个学生而已。”

  枭王的手缓缓上移,停在了她受伤的颈间犹豫道:“真的不需要我出面?”

  “我还没有那么孬,在外被人打了就回来和你告状,我能自己解决。左右他们看在你的面上也不能杀了我。”林潇有些自嘲道。

  颈上有一只骨节修长的手徘徊在她的伤口附近,她听见耳边的胸膛在震动。

  “可我也不想看见你受伤。”

  林潇吸了吸鼻子道:“你替我解决了那么多麻烦,我总不能知恩不报。好在我身上有南元丹,趁药效还在的时候能替你解决些麻烦就再好不过了。”

  有气息缓缓拂过她头顶的绒毛。

  “你啊……”

  第二日一早枭王很早就出门了,林潇也缓缓地起床梳洗,有些胆战心惊的出了门。

  出门一看整个王府已经被一股力量很强的屏障一分为二了,林潇上前摸了摸,果然坚固的很。

  林潇缓缓往后院走去,她有预感今天一定不那么好过。

  被困结界的账今天肯定要来找她算明白,而且他们手上的公文最早也要三日之后才能来,这几天可以说是最凶险的了。

  林潇这样想着推开门前脚刚踏进院里,瞬间就被一股力量拽住脚踝拉过来倒吊在了树上。

  她在树上晃悠悠的,整个世界反过来的感觉好像也不是那么差。

  忽然,有一个小孩子蹦跳着跑了过来尖声道:“你叫林潇?怎么把你吊起来你都不怕啊?”

  林潇已经没有脾气了,歪了歪头企图开清来人:“是,你是哪个?”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放我出去我就放你下来。”

  林潇闻言笑了:“为什么是放你出去,而不是放你们出去呢?”

  “我为什么要管他们?再说他们出不去更好,省的他们成天欺负我。”

  “啊?”林潇愣了一瞬,“他们为什么欺负你?”

  “当然是因为从魔界出来的魔就属我最小!他们欺负我修为不高!”小孩子说完气鼓鼓的转过头去,随即恶狠狠的瞪向林潇,“跟你说又有什么用,你放不放我出去?!”

  林潇笑着说:“昨天胤台割了我的喉咙,今天只不过在这里吊一会儿,全当休息了。”

  “你以为只是吊着你这么简单?昨日你受了伤枭王都不替你说话,你觉得今天你还有好日子过?!”

  说罢小孩子从腰间抽出了一支长鞭,鞭花在空中啪的一声炸响,林潇定睛一看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那鞭节仿佛是一种柔软的骨头带着阴森的倒刺。

  “你放不放!”小孩子手拿长鞭指向了林潇。

  林潇无奈道:“你通过了我的考试,我就放你出去。”

  小孩子挥起长鞭精准的抽在了她脸上,顿时皮开肉绽疼的她狠狠一个激灵。

  正在她准备咬牙挨第二鞭的时候,忽然从院外跃进来一个黑衣人影蒙着面上前一把抓住鞭身,结果那鞭力道太大来人未能挡住还是替她狠狠挨了这一下。

  林潇瞪大了眼睛,方才醒悟这可能是枭王留在她身边的暗卫。

  小孩子见有人来了气鼓鼓道:“你是谁?滚开!”

  “枭王有令,让我等在这里保护先生。”那人侧目看了一眼林潇。

  林潇感觉到了,这暗卫是人,不是什么妖魔,那一鞭抽在他身上估计也疼的很。

  小孩子随即发怒:“什么杂碎也敢来挡我?”说着又是一鞭,这次的力道带着绞颈之力直冲来人。

  林潇眼见这一鞭是冲着杀人去的,连忙大喊道:“快躲开!”

  黑衣人闻言一顿,还是飞身闪过,那骨鞭错开了锋芒,鞭尾却直直劈向林潇大腿。

  这一下疼的林潇一身的冷汗,抬头看去那仅剩余力的骨鞭在她腿上留下了一条半尺来长的口子,鲜血当即留了她一身。

  剧烈的疼痛之后,林潇几乎感觉不到了自己受伤的那条腿。

  小孩子见状瞪了瞪眼睛破口大骂道:“谁让你躲开的!”说着一把割开了吊着林潇的绳索。

  在林潇落地之前,小孩子变成了一个雌雄莫辨的成人,上前一把接住了林潇。

  这一撞林潇疼的又是一抖,紧接着就被放到了地上。

  她低头一看,自己的伤口已经露出了白惨惨的骨头,可见这一鞭若是结结实实打在人身上,恐怕就是当场分尸了。

  黑衣人立刻上前替林潇查看伤势,那小孩子再幻化成大人毕竟只是小孩心性,见林潇伤成这样眼睛里都开始续泪:“你个没用的可别死啊,你死了枭王非杀了我。”

  林潇勉强摇了摇头,她血流的太多,伸手就想从身上撕一块布条扎住伤口。

  可无论如何用力都扯不下来,黑衣人见状咔的一声从她身上撕了一大块下来,伸手替她按住了伤口,疼的林潇差点没背过气去。

  岩戮从院墙外翻了进来,见一地鲜血又见那小孩子在一旁,立刻上前道:“林潇?这怎么了?是不是你干的?”说着一把就将那孩子推到了地上。

  “我就是想出去,我没想把她怎么样,是她……”那小孩子见了岩戮声音都降了下来,有些委屈的在地上辩解。

  “你出手有没有轻重?她和人没什么两样,打死了你怎么向枭王交代?”岩戮厉声呵斥着,仿佛从没觉得对方是个孩子。

  “好了。”林潇缓缓道,“王府里有医师么?赶快叫来,这伤口太深留了这么多血恐怕不妙。”

  岩戮皱着眉头道:“哪儿还有?昨日被枭王困在后院了,谁还出的去?”

  身边开始陆陆续续的现出了几个人形,一见出了事都围了上来。

  昕末在一旁看了看笑道道:“叫你们收敛一些,全都不听,王这次把咱们困在这是下了狠心,她是枭王身边的唯一一个能活好久的文官,如此我看你怎么交代。”

  “别吵了。”林潇觉得自己手脚开始泛冷,咬牙扎紧了自己的腿,“柒颜在不在?不在去枭王房里叫我的丫鬟兰芳过来。”

  血还在突突的涌着,岩戮看向昕末道:“柒颜不在这儿,快去找她的丫头。”

  没过一会儿兰芳就跑了过来,看见坐在血水里的林潇当场就哭出了声。

  林潇拍了拍她道:“别哭,去我的匣子里找一块红色的玉,顺手端一盆水拿来给我。”

  如此,枭王就被林潇拿玉唤了回来,身边还带着柒颜。

  来到院子里,枭王面色不善,看见林潇躺在血里浑身煞白俯身抱起她就走了。

  胤台从墙头上显形出来,轻笑着游了过来对着那小孩子心性的少年道:“你啊,出手没个轻重。我还从没见过王亲手把谁抱走过,事到如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林潇被放到床上的时候,柒颜正在一旁找药,临昏过去之前还在嘱咐寒山一切等她醒过来再说。

  当她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腿上传来了不可名状的钝痛。

  床前只有柒颜和兰芳在,寒山不知道去了哪里。

  兰芳见林潇睁开眼,赶紧跑了过来道:“主人你醒了,太好了,兰芳都快要急死了。”

  林潇笑了笑就想坐起来,可腿实在用不上力,她低头一看,手上的绒毛竟然全数消退了。

  她吃惊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也变成了人的模样。

  “别摸了,你这次可是因祸得福了。”柒颜在一旁闲散道,“身上感觉怎么样?”

  林潇皱了皱眉道:“还好,我怎么了?什么叫因祸得福?”

  柒颜一派风雅地甩了甩袖子:“枭王给你过了魔血,你才恢复成人样的。你的病用不了三五年了,两年就能好。”

  林潇愣了一阵道:“那他现在在哪?受伤了?”

  “魔哪儿有那么容易受伤?不过倒是损失了些修为,正在书房批文呢。”

  兰芳不服气道:“两年?两年很短?”

  柒颜冷笑一声并不搭话,林潇摸了摸她的头道:“并不算长。我睡了几天?”

  “三天,哦对,主子肯定饿了,我这就去准备饭食。”兰芳说着跑出了屋子。

  林潇看向柒颜道:“这段时间有出什么事么?”

  “没有,几个魔来过这里见枭王,都被他推了,说一切事务等你醒过来再议。”柒颜的手探上了林潇的脉搏,过了片刻便笑着起身道,“不愧是魔血,好的真快。”

  说着,枭王便从门外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醒来的林潇,转头问向柒颜道:“怎么样了?”

  “有惊无险,现在已无大碍了,可此次精血失了大半,再这样被他们玩上几回,就算有南元丹也逃不过。”柒颜笑道,“好好的先生怎么就伤成了这样?”

  枭王看向林潇,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脸色还是很不好,再睡一睡吧。”

  林潇抓住他的袖子问道:“给我输了魔血你会怎么样?”

  闻言枭王转头看向了柒颜,柒颜微微一笑:“是她要问的。”

  “我没事,少几年修为而已。”枭王轻轻一笑,揉了揉她的头顶。

  “那他们……怎么样了?你没发脾气吧?”

  枭王缓缓道:“暂时没有,不过等再过两天他们的守地出事,可就说不准了。”

  柒颜摇了摇头,转身收拾自己的药箱去了。

  林潇皱着眉头想了想道:“你不能发脾气,这脾气发的没有道理。他们靠自己还写不了字,我这个先生又不在。”

  枭王嗤笑一声:“他们不讲道理,我为什么要讲?我几次三番让他们学但是没有一个肯听,如今先生也是他们打伤的,我还要如何退?”

  林潇作势就想起身,被他按了回去:“别吵了,好好躺着。”说完就想走,却被林潇一把拉住了袖子。

  “现在发脾气什么也解决不了,以暴制暴他们什么也学不到,你的修为也等于白白丢了。”

  “这件事我也很生气,可是生气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果他们仅仅是因为怕你才坐在那里,那远不如他们当真认识到这个东西有用来的事半功倍。”

  枭王闻言转头,柒颜也看了过来。

  林潇抓着枭王的袖子缓缓道:“你相信我,报复只能是一时之快,怒气往往是无能的表现只会影响你的判断。”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5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