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203章 授课1

第203章 授课1


      一路上林潇看见有许多灾民四处游荡,各地赈灾款已经无力下放。

  想必皇帝现在也是分身乏术,难怪他不肯先拿淮西。

  如今四方贫瘠,兵灾四起,他在位不到四年就已经几次三番的镇压各地叛乱的藩镇。

  凭他和那群王党的大臣,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若是生在好时候,说不定是个能做一番大事的皇帝。

  只可惜……

  “潇儿,想什么呢?”枭王笑着看了她一眼。

  林潇收回目光道:“也不知这战乱什么时候结束,皇帝连年征战,好像要将几代积攒下的国力尽数透支。”

  枭王的笑容在脸上漾开,伸手将林潇揽进怀里说道:“他这是要和魔族殊死一战,势要除尽魔族在宦官和禁军的势力。”

  林潇叹了口气:“可他毕竟只是个人呐,有生有死,就这样抛出后代不管,往后这王朝又该当如何?”

  “他觉得,这王朝尽数在魔族手里,与其仰人鼻息苟延残喘下去,不如趁现在替后世清除障碍。”枭王伸手从桌上取了一块糕点,亲手喂给了林潇。

  林潇接过糕点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惜了……”

  “没什么可惜的。”枭王轻轻一笑,“人世万代,每逢将亡之时都可以绝处逢生,这可不光是因为运气。而且,我也不会让他们死绝的。”

  马车缓缓驶入了京都,街道上比起两年前林潇离京之时已经萧瑟了许多,再不复当年的光鲜亮丽。

  枭王伸手拿过林潇的斗笠帮她带好:“一会儿到了王府,你直接和兰芳去我房里,明日再随我一同议事。”

  林潇点了点头,就在她看见了王府大门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这王府的管家好像打过兰芳,一会儿见了他可要好好问一问他的手指是如何没得,吓一吓以免他再找自己麻烦。

  可等她下了车,隔着帽檐四处偷看,却发现这出来迎接的王府管家似乎是换了一个陌生人。

  没由得她多想,兰芳就已经受命将她带进院里了,而枭王则同诸位幕僚一同去了正厅议事。

  到了屋子里,林潇摘下斗笠长出了一口气。

  兰芳关好房门原本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一转头却看见了一张狐脸,不由得抽了一口冷气。

  “主人你这是……”

  林潇叹了口气,缓缓摇了摇头:“没事,伤养好就不会这样了。”

  “那是不是身上的伤比走之前更重了啊?主人一声不响的就消失了,兰芳还以为主人不要我了。”兰芳垂泪欲泣,左右看着林潇伤到了哪里。

  林潇连忙扶住她道:“没事的,我受的是内伤,没有伤口,过些日子便好了。若是怕了就尽量少来几趟。”

  兰芳摇了摇头:“兰芳虽见识浅,可兰芳认得主人,主人去哪儿兰芳就跟着去哪儿。”

  虽然不知道兰芳为什么这么黏她,但只是一个丫头而已说到底不过吃穿用度,也的确是有兰芳之后自己的生活规律了不少,索性还是带着吧,也算对元衡有个交代。

  林潇就这样安稳的睡下了,枭王直到深夜才回。

  林潇即使睡着了也对周围的声音极为机警,立刻就醒了,抬头看见是枭王,又一头扎进了枕头里。

  枭王见状觉得好笑,便走进床侧:“怎么?见我来了也不起来行礼?”

  嘴上不饶人,手上还要捏着她尖尖的耳朵。

  “哎呀,你不睡我还要睡呢。”林潇拽过被子捂到了头上。

  枭王但笑不语,手隔着被子轻轻放到了她身上。

  林潇只觉一股烧焦一般的臭气从被子里凭空而起。

  “噗。”林潇立马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怒道,“你今年贵庚啊还玩这种把戏?”

  枭王不可抑制的笑起来:“谁叫你不理我。”说罢缓缓移动视线看了看坐起来的林潇。

  不得不说自林潇身边有人照顾的确是顺眼了许多,朦胧的月光下他隐隐闻到了一丝魅惑。

  伸手扶住林潇的后颈,枭王俯身贴上了林潇耳边。

  “以往双修你都不知晓,今日可想学一学?”

  他不经意的一句话就让林潇立刻明白了什么是魅惑人心。

  林潇吓得向后弹了一下,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她动心了。

  林潇紧张的看着他,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

  枭王展颜一笑伸手揉了揉她头顶的绒毛:“害怕就算了,你还小,不急这一时。”

  说罢就起身唤来侍者梳洗更衣,就这样睡下了。

  第二日一大早,林潇就被从被子里拎了起来,洗漱过后从后廊进了议事厅。

  议事厅的大门紧闭着,自枭王补给她魔气养伤之后,林潇就能隐隐感知到魔气。

  厅里面有魔,而且不止一个。

  林潇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枭王自她身后笑着上前:“怎么了?”

  “今天议事……”斗笠之下的林潇有些犹豫。

  “今天来议事的一个人也没有,走吧。”说着拍了拍林潇的头就率先进门了。

  打开房门,果然一屋子的妖魔鬼怪,尽管都化作了人形,可光看他们各自的坐相就已经很另类了。

  一个长发及地的美人抬眼望向了门口,顾盼之间风情万种。

  只见她转身蹭下了凳子,双腿在裙子不辩其形,游曳着滑向了枭王。

  林潇轻轻吸了一口冷气,心道还好她没带兰芳来,否则这丫头非吓昏过去。

  “王……我们有多久没见了?”说着下摆一甩便附上了枭王的身体。

  枭王笑意不改,轻轻推开她道:“今日叫你们来,是有要事。”说完就继续上前,坐到了主位上。

  林潇还在看着身边的那个美人,心里有些反应不来,看见她缠上枭王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

  那美人见林潇在看她,朝林潇轻一眨眼,吓得林潇不由的后退了半步。

  “胤台?”枭王左臂撑在一旁的桌案上,很慵懒的坐在哪儿看着她。

  那美人笑着游回了自己的位置笑道:“好啦,人家知道啦。”

  林潇也赶快低下头坐到一旁的空位上。

  “我一早便和你们说过,想要和神族抗衡,没有灵智便是妄想。我也已经看过你们的笔迹了,我猜你们一个个都是想被送回魔界吧?”枭王姿势语气都很慵懒。

  可此言一出,林潇明显觉得离她最近的那个五大三粗的魔收敛了呼吸,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岩戮从众魔里站了起来,微微行了个礼道:“枭王,我们对王绝对没有二心。可灵智……我们学起来实在费力,反正我们一心听命,王有了不就好了?”

  刚刚那美人也笑道:“是啊王,我们都多久没见过了,都来了不如一起高兴高兴。”

  枭王的笑意缓缓变冷:“刚说完听令于我,我叫你们去学灵智,你们现在在做什么?莫非当我傻了?”

  众魔再不敢说话,林潇越听越心惊,这个场合叫她来做什么?自己灵智总不能也不合他心意吧?莫非……

  “前几日你们吓死了授课先生,这件事我姑且不追究了,人族你们瞧不上也就罢了,今日我找来个妖。”说罢枭王语气一顿,“林潇?”

  林潇一听他们把授课先生吓死了,立刻猜到了枭王想做什么。于是开始悄悄的往后躲……

  被枭王当众点名,林潇吓得一个激灵,立刻站了起来,依照旧礼规规矩矩的一拜。

  “卑职在。”

  此言一出,在场的魔都开始哈哈大笑,看笑话一般的看着林潇。

  枭王眉目含笑道:“不必,他们不是外人,都是我同族。往后你便教他们学礼法人智,一日达不到你的标准便困他们一日,直到学会为止。”

  林潇吓得战战兢兢不敢抬头,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心道这哪儿是罚他们啊,这分明是在罚我啊!

  还没等她回应,坐位靠前的一个魔伸手一道魔气冲了过来,直接撞开了林潇的斗笠。

  “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个二椅子,这狐狸脑袋不错啊,看着比人脑可好吃多了。”

  屋子里的魔头们开始哄堂大笑,悍蒿也嘲弄的看着她,只有岩戮皱着眉头看了枭王一眼。

  枭王笑而不语,淡淡地看着林潇,林潇有些惊慌的抬头望向枭王,而眼神里有些只能她读懂的东西。

  忽然的,林潇有些心软了,寒山被同族背叛,被属下误解。

  仿佛和神族抗争的路上他只有自己,无人倾诉,无人为伴,形影单只的对抗着……

  犹豫片刻林潇朝他缓缓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左右正在哄笑她的魔头,抬手施礼声音温和道:“枭王,请问是否各位同僚没有属下的首肯,就不能出王府半步?”

  此言一出,笑声渐渐小了下来,所有魔的眼神都盯在这个半人半妖的东西身上。

  顿时,林潇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颇有些渗人。

  枭王的笑意渐渐漾开,温柔地朝她点了点头:“他们若不信,大可一试。”

  “好了,我要去宫里一趟,后院已经给你布置好了。需要什么大可和管家提,从今天起,王府上下你都可以自由出入。”

  枭王一步一步走了下来路过林潇身边的时候还轻轻环住她,在耳边暧昧而又温存的说了一声。

  “晚上见。”

  这一声声音不大,但在场没有一个是人,几乎所有魔都听到了这句。

  林潇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再转身时枭王已经只剩一个背影了。

  胤台起身,笑着游移到了林潇身边:“呦?这就是王给咱们找的新……哦,是叫先生吧?”说罢她眼神娇媚,甩尾缠住了林潇。

  林潇刚想后退一步,却发现那尾巴忽然暴涨出了裙底,尾部土褐色布满了皲裂,在林潇身上越缠越紧。

  很快林潇就满面通红,奋力的挣扎着。

  岩戮见状皱起了眉头刚想抽刀上前却被一旁轻笑着的悍蒿拦住。

  “胤台不会杀了她的,这点本事没有还想教我们?”悍蒿冷哼一声撇了一眼林潇。

  林潇气都喘不上来了,连日的奔波她本就魔气不稳,如此一伤胸口如同炸开一样疼。

  “你叫……胤台是吧?……禁足三个月……”林潇费力的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胤台笑了:“呦?这小狐狸脾气还不小,当真以为枭王会困住我们么?哈哈哈哈。”

  她这一笑,林潇倒是喘了口气上来。身边所有的魔都跟着她哈哈大笑。

  刚刚离林潇最近的那个魔憨着嗓音笑道:“哈哈哈哈,我们三月不出这个破地方就会有人在各地造反,你以为枭王真会困住我们?”

  林潇也笑了,临阵她就算再怎么怕不能有丝毫退缩,否则就当真没办法管了。

  “你们若是不信,现在就可以试试。谁能出这个王府,我想也不必在这里为难我了。”

  此言一出,胤台立刻受激,尖声道:“你以为你和枭王睡过几晚我便不敢杀你?!”说罢五指成爪,整个手臂都蜕成了石色,半寸来长的利刃顶在了林潇脖子上。

  “你若真有本事,不如出这王府一试。”林潇面不改色,她瞧见刚刚岩戮拔刀了,心里有了底。

  至少有岩戮在,这些魔再怎么样也不会弄死她的。

  胤台受激之后回身游出了厅外,尖牙利齿咆哮了一声,尾部一蜷飞身上天。

  林潇还在原地咳嗽,所有的魔都瞧热闹般的出了厅外,只见胤台在王府上空一丈高的地方四处盘旋,但始终无法越出一步。

  其他魔物见势不妙也都变了脸色,纷纷飞身上空,四处横冲直撞。

  一时间天上群魔乱舞,林潇扶住门框朝外一望,崩溃之余差点笑出声来。

  这群“学生”可让她怎么教?

  终于,有魔发觉了事情不对,下来一把攥住了林潇流血的脖子。

  “我不想杀你,放我们出去。”那人面生的很,下手极重

  犀渠在一旁终于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攥住了他的手道:“弘昊,你自己出不去这里,还要来为难一只狐狸么?”

  “手下败将,你借女人的声势来枭王身边,还敢来教训我?”说罢弘昊一把抽出自己的长刀硬生生砍向了犀渠握着他的手臂。

  犀渠一个错身,两人就打了起来。

  也许是声音闹得太大,管家闻声跑进了院子,见一院子的妖魔鬼怪于是大叫一声跑开了。

  林潇头都大了,朝天上大吼一声:“都住手!别打了!”

  所有魔都在一瞬间停下了动作,看向了林潇。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5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