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201章 李巽之死2

第201章 李巽之死2


      林潇是被一阵剧痛惊醒的,等她大叫一声醒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身边是手握银针一脸不悦的柒颜,除此之外再无他人。

  “你……”林潇疼的有些虚脱,知道自己是被这柒颜活活扎醒的。

  “赶快起来,李吉甫就快收到消息了,再不过遍账目就来不及了。”柒颜不耐烦地催促道。

  林潇方才想起是有这么一回事,盐铁乃国之根本,陷于他手就糟了,立刻扶着床挪了一下。

  就这一下,林潇又是疼出一身汗。

  柒颜皱着眉头道:“你行不行啊?不行过来干嘛的?”

  林潇摇了摇头:“……太疼了……”

  柒颜想了想,伸手从一旁的药箱中掏出了一粒药丸:“吃了,等解决完了我再给你解毒。”

  林潇咬了咬牙,她心知肚明,这件事一旦有闪失,下场最惨的一定是百姓。

  想到这里林潇怒向胆边生,仰头就将药咽了下去。

  只不到一炷香的时间林潇就可以下地走路了,尽管还是疼的直不起腰来,林潇还是草草带上斗笠由柒颜带着直奔去了书房。

  打开两间房屋,柒颜转头看向林潇道:“这里是盐商的账目,你有什么要帮忙的?我只能在这里盯一会儿。”

  林潇如数家珍的报出几个地名:“找到这些地方的账本,应该都是摞在一起的。”

  柒颜打着油灯扶着林潇走了进去,将林潇放在桌案前的凳子上转身就去找账目了,林潇喘了几口气,身上不再疼痛,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账本全都堆到了林潇面前,柒颜利落道:“另外一间屋子……”

  “不好了!柒大人!不好了老爷他不行了。”

  柒颜话说一半,屋外便又小厮叫嚷的跑了过来,看见林潇他们在书房也毫不奇怪,只着急的催促着柒颜。

  “先去。”林潇头也不抬的说道,伸手拿起最上面的一本翻了头几页便放到了一边。

  柒颜也没有多说,转头就离开了。

  周围本该是好闻的墨香,林潇此刻闻着不住的反胃,她强忍着一本一本的翻看,没过一会儿就听到了一阵脚步声。

  岩戮拎着一个书童来到了林潇面前,急匆匆道:“你看看这个人能不能帮你?”

  林潇看了一眼那人:“认字么?”一句话说出口,林潇窘迫的感觉到自己好像流口水了。

  于是连忙用手背捂住,低头一看,嘴角的血浆顺着下巴已经滴到了胸口。

  岩戮皱着眉头道:“你没事吧?”

  林潇摇了摇头,她身上有南元丹,再怎么样命也丢不了,柒颜正是知道这一点才敢在这个时候喂她毒药。

  看向已经吓傻的书童。那书童接触到林潇的目光连忙点了点头。

  林潇又说出了几个地名,叫书童去隔壁屋子找出账本。

  只三个时辰,林潇便缓缓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眼前已经一片血红,她拍了拍身边的一小摞账本:“收起来……”说完,她眨了下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随着天色渐开,黎明将至,位居江南的这个城镇里一片素缟。

  气派庄严的李府大门前挂上了一串粗黄的纸钱,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声划破了黎明的街道。

  引魂幡一个个的立起,站满了整条街。

  听着临街的响动,枭王躺在林潇的边上轻轻笑着:“若是将你放在李府,说不定你就被当成李巽抓走了。那些鬼使白天一个个都眼神不济,也不知抓走之后还能不能混个人胎。”

  旁边的人当然不会理他,连呼吸都轻不可闻。

  可枭王却丝毫不紧张,还拿起了桌案上的一本账目细细翻看。

  “果然没有看错人,也不枉费我救你这一场。”

  窗外的长街一片悲凉之气,自很远的地方传来一队急行的快马,直奔李府而去。

  但无论如何他们已经拿不到自己想要的了,所有最关键的账目全都被拿了出来,这一切完成的比枭王预估的还要快上许多。

  林潇还躺在床上人事不省,尽管柒颜已经给她解了毒,她的脸色依然有些泛黑。

  李巽出殡的当天,枭王靠着二楼的窗边向下望着,丧队压了满满当当一条街。

  “林潇,你说他们为什么哭?”床上自是无人回应,枭王轻轻一笑自言自语道。

  “这李巽躺在床上许久每日煎熬,一早就想死了,被人吊了这么久的气,好不容易才得偿所愿,又有什么好哭的?”

  林潇安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仿佛没了生机一般。

  枭王转身一挥,门窗受了法随即关严,他缓缓踱到床边,倚在床头道:“这么多天见你不说话还真不习惯,你还是快些醒来吧,你师哥和大壮要来了。若看见你不知生死的躺在这里又是麻烦。”

  说罢,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帷幔缓缓的落下,将一切都掩盖住了。

  昏迷了半个月,林潇终于幽幽转醒了,身上的所有零件仿佛都锈住了一般,她连扶着床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枭王闻声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看见林潇醒了展颜一笑,那一笑带着妖冶的风情不带丝毫女气却美的有些不似凡物。

  “你整整躺了半个月,现在暂且起不来。”枭王伸手替她掖好被子道,“喝水么?”

  林潇说不出话,只得无力的点了点头。一杯水下肚林潇终于松了口气。

  “柒颜叫你服毒你就听他的?真是乱来。”枭王轻轻埋怨了一句。

  林潇无力的笑了笑:“凡事有轻重缓急,我有南元丹死不了。但是拿不到关键的账本和讫印一定会死好多人的……”

  枭王缓缓叹出一口气道:“这南元丹本可保你一生无病,如今你不知收敛的作践身体,柒颜说,这南元丹恐怕也只剩下一成效用了。”

  林潇皱了皱眉道:“这还能用完?总不能白吃了吧?”

  枭王嗤笑一声道:“倒是可保你不老,可会不会病往后可就难说了。左右看在我苦心替你寻来丹药的份上你也好好待自己吧。”

  林潇连连点头:“一定。”

  枭王缓缓抽出一卷书册随手捧在了手里,就在林潇身边慢慢翻阅起来。

  “那个……李巽李大人怎么样了?”林潇偷偷看了他一眼。

  “按人们的说法,你应该赶得上三七。”枭王笑了笑。

  林潇皱起了眉头,难道柒颜也保不住他么?不过话又说回来,柒颜也只是个大夫不是神仙。

  可惜了李巽本是一介能臣,自己都没能亲自送一送,头七都过了她才醒过来。

  “都谁来送了?有熟人么?我在这儿却不露面是不是不妥?”林潇也知道自己已经是个官场上的人,礼尚往来是少不得的。

  “你啊,再送就要送命了。好好在客栈里躺着吧,过两日我将文尚和大壮叫来看你。”枭王说完,披上衣服就出门去了。

  林潇一脸茫然的躺在床上,躺的时间久了,难免有些活动不便,想来还是稍微动一动比较好。

  林潇缓缓从床上蹭了下来,掀开被子缓缓站了起来。

  忽然她觉得身上不对,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出了生出的绒毛之外当真是什么都没穿。

  面上一红,林潇扯过一旁的衣服披在身上,缓缓摸索着去找了面镜子。

  镜子里的人,带了张狐面,已经彻底分辩不出人形了,只还有人身能说明她曾经是个人。

  等等?这是什么?林潇仔细分辨了一下,脖子细碎绒毛下的人皮上竟然有一个红红的印子?

  林潇缓缓抽了一口冷气……对于这些天的经历她真的有些细思极恐……

  她缓缓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的绒毛,端详起来这些绒毛有些黏在一起打成了绺,有些则极为混乱……

  林潇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

  她是个妖,按理说是不需要讲那些礼法的……

  可是……也不能就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无论她讲不讲礼法,枭王一定是不讲的,他不需要礼法来统治下属,他有绝对的实力可以镇住岩戮他们。

  “你在做什么?刚醒过来就敢四处溜达?”柒颜端着药碗站在门口皱着眉头看着林潇。

  林潇赶忙裹好衣服,刚想转身回床上奈何身上乏力,一个趔趄她赶忙扶住了柜子。

  柒颜皱了皱眉,放下药碗扶林潇躺下。动作之中终于看出了当年初识的和煦,可刚一开口却是……

  “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先救你,那李巽还能多活两日。”

  林潇自知理亏,默默低下头不说话。

  “赶快将药喝了,替你诊脉。”

  几天之后林潇的身体渐渐恢复,尽管还是顶着一个狐狸脑袋,不过她已经可以下地走路了。

  这日文尚和大壮就来了一趟客栈。

  两人还没换下丧服就来了,刚一上楼,林潇就听到了大壮讲话的声音,立刻带上了一旁的斗笠。

  “掌柜的!”大壮赶忙跑了过来,“怎么带了个这玩意?掌柜的你怎么了?快摘下来让我瞧瞧。”

  文尚掩好房门也走近林潇:“潇儿,这里难道还有外人不成?听李府的书童说你病的极重,快让我看看。”

  林潇窘迫道:“不是拿你们当外人,我实在是不想吓到你们……”

  话音还没落,大壮上前一把摘掉了林潇的斗笠……

  两人几乎是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潇默默的抽回大壮手里的斗笠:“我就说吧……我也不想这样,可是当时情况紧急……”

  “潇儿……你和师兄说实话,是不是有人逼你这么做的?”文尚的眼神深邃,死死地盯着林潇。

  从眼神里林潇立刻就猜到了,文尚在怀疑枭王。

  “不是。”林潇抓住文尚道,“这都是我自己不懂事,觉得自己半妖只身死不了才到这个地步的,和别人无关。”

  文尚眼神复杂地看着林潇,久久不语……

  大壮叹了口气道:“掌柜的,你也该为你自己活一活了,这才几日不见人就变成了这样……”

  文尚缓缓道:“那你现在好些了么?能下地了么?”

  林潇频频点头道:“可以了,我现在都能出门转一转了。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文尚叹了口气:“如果好了的话,再过几天李大人过五七,那天早上我来接你。”

  “好,没问题。”林潇点了点头。

  大壮则皱了皱眉:“要不还是算了吧……我怕掌柜的这幅样子吓到别人就……当然我不是说掌柜的可怕,是他们太没见识了。”

  文尚没有理睬大壮,而是问了林潇:“有我护着,样子无所谓,你身体可以么?

  “可以的,也该去看看。”林潇点点头。

  时间一晃到了李大人五七的这一天,前来吊唁的人陆续到齐了,场面壮大的很。

  林潇就这样偷偷跟着文尚溜出了客栈,来到了李府。

  人来人往中,文尚面色不善的将林潇护在身后,有上来打招呼的文尚也上前挡了。

  渐渐地,林潇觉得文尚这次带她来仿佛不是为了祭拜。而是在带着她找什么人。

  忽然,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过。同在祭拜的亲友中,他衣着不凡,尤为明显。

  林潇仓皇的底下了头,尽管是在斗笠之下,她也不敢多看两眼。

  紧接着,文尚也发现了那人,一手拉住林潇,未等林潇做出反应之时几步便来到了那人身前。

  “陈驸马。”文尚上前行礼,面上没有丝毫表情。

  陈墨轻轻点了点头,文尚的身份还够不得他回礼,正转身欲走之时文尚却开口阻拦。

  “驸马留步,近日得了一个稀罕,特邀驸马单独来看。”

  林潇猛然惊醒过来文尚想做什么,刚想逃跑却被文尚死死拉住。

  陈墨疑惑地看了看文尚,言语之间依然算得上客气:“不知是何物?”

  “驸马爷看过便知。”文尚一身傲骨显得有些咄咄逼人,“莫不是驸马不肯赏光?

  一旁的近侍顿觉气氛不对,上前阻拦道:“陶文尚,你好大的胆子……”

  陈墨出手拦住了那人,毕竟是潇儿的师哥:“不就是去看看,我也正好奇。”说罢吩咐了左右,“你们在此等候。”

  说罢,文尚轻轻一笑,拖着身旁的林潇和陈墨往僻静处走去。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5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