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200章 李巽之死1

第200章 李巽之死1


      此言一出林潇立刻愣在了当场,傻傻地看着枭王。

  枭王挑了挑眉看着她,林潇也不知自己是该喜还是该怒,只是默默捡起床上的镜子,低头看着镜中的自己。

  这突然之间的变故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也不知是失身更难过还是差点没命更难过。

  又或者,接下来的三到五年才是最难过的。

  “我以为,你会很在意双修这件事。”枭王坐下缓缓道。

  林潇点了点头:“可大概和生死比起来就不算什么了吧?”说罢林潇轻轻抬头道,“那这几年……”

  枭王缓缓呼出了一口气道:“你随我回王府吧,这几年你负责授业,偶尔出门我也会带上你,往后几年你就当真离不开我身边了。”

  林潇听着心里一阵难受,不由得低头看了看镜子。

  镜子里的她比往常妖冶了许多,若从妖魔的审美来看的确还是这幅样子更顺眼一些。

  可她身边的大都是人,一定无法接受她变成了这幅吓人模样。

  “……你这里的位置还是暂且不动,我找人来替你上任。”

  枭王的话林潇只听了一个开头和一个结尾,不过仅仅这些就已经足够她难受一阵子了。

  林潇沉默地点了点头。

  次日,枭王就叫人收拾好了行囊,带着一身灰衣斗笠的林潇往门外走。

  兰芳自偏房看到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往门口的马车上搬东西,于是赶忙上前拉住林潇道:“主人?主人你是要走了么?兰芳要跟主人一起走,这里人生地不熟,主人别丢下兰芳啊。”

  林潇并没有抬头,斗笠遮住了她的脸:“兰芳,这里还是我的宅子,你在这里好生过日子,你别怕,严士文会派人来照应你。”

  兰芳急的眼泪都下来了,带着哭腔道:“主人在哪儿兰芳就在哪儿,兰芳哪儿也不去,就跟在主人身边。”

  枭王明显已经失去了耐心,转身上了马车。

  林潇皱了皱眉,悄悄将她拉到了偏房。

  林潇也不想多说什么,直接摘下了斗笠。

  兰芳看见林潇的这幅样子眼睛都直了,刚想大叫出声就被林潇捂了回去。

  “这就是我不能带着你的原因。”林潇轻轻在她耳边道,“你也不想服侍一个怪物吧?好好呆在伊阙,没有了我,你也会轻松不少。”

  说罢林潇就转身带上了斗笠,毫不犹豫的出了门。

  兰芳赶紧追出了门外,跪倒在林潇的面前拽住她的衣角道:“兰芳不怕,兰芳不会那样想主人的,主人心地好不会害兰芳的。”

  林潇低头看着她,从兰芳的角度看去,林潇脸上的异样无所遁形。

  “你别在执迷不悟了,快回去。”

  兰芳哭着摇头道:“主人,别丢下兰芳,别……”

  林潇深深吸了口气,转头看了看门口的方向。

  其实她带一个丫鬟走没什么,谁也不会在意兰芳。

  可自打林潇遭到了偷袭之后她就觉得自己身边不安全,更何况以后她要和妖魔去打交道了,兰芳跟在她身边不免受惊吓。

  “你跟着我,以后这种惊吓不会少,你心里可有底?”林潇默默看向她。

  兰芳不住的点头:“兰芳不怕,兰芳什么也不怕,兰芳不会声张,主人带上奴婢吧。”

  林潇沉默了一瞬,缓缓道:“好,你去简单收拾些行李吧。”

  兰芳速度极快的敛了几件随身物,打了个包袱挎在手臂间就跟着林潇出门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出了城,前面几匹马开道,身后一共三辆马车,林潇和枭王坐了头一辆,后两辆是物件,兰芳也坐在里面。

  林潇拿着本书在马车上晃晃悠悠的,书上的字却一个也没看进心里。

  枭王在一旁闭目养神,林潇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魔气在缓缓流动,大概是在修炼。

  不愧是魔界之首,修炼还歪躺在那儿,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林潇腹诽道。

  “看什么?”枭王闭着眼睛说道。

  林潇笑了笑:“没想到你修炼也能这样随性,平生头一次见。”

  闻言枭王身上的气息不再流动,他缓缓睁开了眼睛含笑看着林潇。

  林潇有些好奇:“你……笑什么……”

  枭王但笑不语,林潇自讨了个无趣于是默默低下头开始假装看书。

  还没过一炷香的时辰林潇的脸色就开始越来越凝重,她开始觉得呼吸越来越沉,胸口能留给她喘息的空间越来越小。

  林潇知道自己不对,捂住酸胀的胸口惊恐的看向了旁边的枭王。

  枭王含笑端着茶盏,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一样的抿了口茶。

  “你以为,我说你半生半死是和你开玩笑的?”枭王在一旁谈笑风生道,“我运转魔气让你好过一些潇儿却来嘲笑我?”

  “我……就……问问……”林潇大口的喘息,再也没空说话。

  枭王一手拽过林潇另一只手扶上她的后腰,轻轻将气从口中渡了过去。

  魔气和妖气纠缠在两人中间,丝丝缕缕的缠绕。林潇缓过这口气见此情景不由得的面上一红。

  这行为实在是太让人难堪了,人可能尚不觉察,可对于灵法有感知的妖魔来说实在是太过青色了。

  看着红透了的林潇,枭王满意的放开了她。

  “真不知若是双修的时候你会如何反应,上一次你正昏迷……”

  “没事!”林潇赶紧打断枭王的话,“我尽量正常一些……”

  枭王闻言含笑看着她,也不戳破,低头看向了林潇手里的书。

  是《长短经》,当年赵蕤送给他的礼物,他觉得很好便叫人抄来给他手下的一干魔族了。

  奈何这些魔都不以为然,也看不下去,所以散落到了各处传抄开来。

  当年一起和太宾在树下饮酒,依稀想来恍若昨日。

  林潇喘过气来看见枭王正看着她手上的书,不由就着位置坐正,打开书本道:“赵蕤果然名副其实,这本书写的非常精妙。想来也一定是个很厉害的人物。”

  枭王笑而不语,缓缓收起她的书道:“来,我教你调息之法,有益于你的伤势。”

  两人就这样一个教一个学,走了一路。等到晚上两人睡下的时候林潇又开始紧张了。

  上一次双修疗伤自己正在昏迷,完全不知情。

  这已经过了有些日子了,枭王忽然说要住一间屋子……

  想想要发生些什么林潇的汗毛都根根立了起来,自己会不会丢人啊……

  门忽然一声轻响,枭王缓缓踱了进来,林潇背对着门口整个人都僵住了。

  “想什么呢?还不赶快睡觉?”枭王撇了她一眼,手拿着一封信件走到了桌案旁。

  林潇点了点头,叫来兰芳替自己盥洗好就立刻躺下了。

  以往林潇都是批好久的公文直到深夜才睡,她这一场大病反而闲了下来,这些天已经适应了早睡,于是没过多久,呼吸就渐渐平稳了。

  枭王缓缓抬头看向熟睡的林潇,指尖轻弹点燃了一旁的香炉。

  随后轻轻起身,抬袖挥严了一层层的帷帐,掩住了室内发生的一切(不可描述)……

  第二日天一亮,林潇朦胧的睁开了眼睛,便看见了枭王正半躺在床的外侧翻着昨日她看过的书册。

  林潇缓缓动了动手脚,除了大病时的沉重再没觉得哪里不舒服。于是疑惑的偷偷看了一眼枭王。

  “想看你何不堂堂正正的?我何时不让你看了?”枭王的眼睛都没离开过书册。

  林潇干咳了一声道:“没……”她咽了咽口水,“我们是不是该起了?是不是得赶路?”

  “你受不了连日的赶路,先在此歇息一会儿。”枭王说着,翻了一页书册。

  林潇想了想昨晚她睡着之后就再无感觉了,今日起来身上没有丝毫异样。

  莫非是这枭王怕她抹不开面子偷偷把事情办了?

  想到这里林潇的脸腾的一下红了个通透,要真是如此,这枭王……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林潇偷偷瞄了枭王一眼。

  枭王闻言手上一顿,嗤笑道:“我还以为你这个没良心的只会觉得陈墨好,没想到今日也轮到我了?”

  林潇咽了咽口水道:“哪儿有……我一直觉得,你对手底下的人不错。”

  枭王轻轻放下书册转头看向林潇:“你觉得我对你只是下属那般么?”

  林潇一时语塞,缓缓道:“你这样无所不能……总不能是瞧上我了吧?”

  “如果当真是瞧上了呢?”枭王眉目含笑的看着林潇。

  “我……我不知道……”林潇有些结巴道,“我……自知和你相差悬殊,从没想过……”

  枭王轻笑着看她:“那你不如从现在开始好好想想,等想好再答复我。”说完,枭王就起身披上外衣出门了。

  林潇躺在床上思绪混乱,师兄对她的教导一直在她耳边,可事情总归不是师兄想的那样。

  枭王尽管是有些谨慎,可至此她闯了那么多祸也从来没有真正的罚过她。

  每次她遇到无法解决的事情,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

  似乎不知从何时起,她也学会了依赖,而且一切都很自然,在她心里几乎默认了只要找到这个魔,所有事情都能解决。

  而他也从来不会置之不理……

  踏出门的那一刻,枭王就已经穿戴整齐了。

  缓缓走出客栈,城外的风总是野性难驯,即便是在这么荒僻的位置,岩戮还是准确无误的找到了枭王。

  “王,李巽不行了。”岩戮的表情有些严肃,“炎魔手下的李吉甫正准备插手,下一任盐铁转运使……”

  话还没说完,枭王就抬手阻止了他:“你昨日临出发前,李巽怎么样了?”

  岩戮摇了摇头道:“还剩一口气,罡火已经灭了,柒颜正吊着他这口气。”

  枭王抬头看了看阴霾的天空:“去一趟,李巽手上的账目很重要。”

  “是。可……那账本临走前我叫人看管起来了,足足两间屋子,都带走的话会留下气息被炎魔发现。”岩戮皱了皱眉头。

  枭王轻轻一笑:“带林潇去,这两间屋子,用不了三天就能找到关键所在。”

  “是。”

  这天下午,林潇正在案前勾勾画画,房门忽然就被打开了。

  吓得林潇赶快抽出张纸盖在了上面,故作镇定地抬头看去,果不其然,这般莽撞的只有岩戮。

  岩戮风尘仆仆的冲进门来一把抓住林潇的手腕道:“赶紧跟我走,李巽要死了。”

  “啊?”林潇大吃一惊连忙拉住他道,“怎么?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李巽要死了,皇帝跟炎魔一个鼻孔出气,你赶紧跟我走,看看把重要的东西悄悄带出来。”岩戮拉住林潇就往外走。

  林潇急道:“你等等!这些谁告诉你的?”单凭这个小傻子一定不知道这些。

  “当然是柒颜啊,还能是谁?”岩戮有些不解的看向林潇,“赶快走罢,没时间了,那李巽要咽气了。”

  闻言林潇当即猜测出了事情的严重性,抄起斗笠就要和岩戮冲出去。

  刚走到门口,枭王便出现了。

  “去哪儿?”枭王看了看林潇。

  “岩戮说李大人要过世了,各地盐铁只有我最熟,趁现在赶快将重要的账目带出来。”林潇正色道。

  枭王轻笑了一声:“就这么去?想死?”

  林潇皱眉道:“盐铁非同小可……”

  枭王抬手制止了林潇:“我跟你们走一趟。岩戮,施阵。”

  暗黑色的法阵从屋子里缓缓张开,外面天仿佛又阴了一层,朝着人头顶压了过来。

  林潇站到法阵中央,枭王也站了过去,伸手张了结界在两人身上,两股强大的魔气里应外合,片刻便被急速的传走了。

  尽管是有结界的保护,林潇依然被生猛的魔气撞了个七荤八素。

  即便是她身体健壮的时候这样的传送尚且承受不了,若非当下情况紧急,这样耗修为的办法也断不会用。

  还在魔气里林潇便“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浆。枭王眉头一皱,伸手点到林潇的灵台穴,一边维持着法阵,一边将魔气缓缓送去。

  魔气在身边如飓风般的撕扯,林潇感觉整个人都要离魂了,头痛欲裂,身上仿佛有千斤重。

  刚一落地,林潇还没看清周围的事物,眼睛一黑就晕过去了。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5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