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162章 他乡遇故知

第162章 他乡遇故知


      终于到了正厅,枭王悠然的从轿子里走下来,林潇在后面跟着,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看着枭王头也不回的进了厅堂。让林潇深深觉得自己上辈子肯定是欠他的。

  没过一会儿,林潇刚喘过口气,就有人出厅堂请她进去。林潇收拾一下衣服,正襟走了进去,这是户部侍郎的府邸,一定规矩颇多,于是不敢抬头赶忙行了一礼。

  寂静……头顶是死一般的寂静……

  林潇跪在地上心想这是怎么了?还不让她起来?难道枭王跟这个户部侍郎伯苍的关系并不够好?

  那枭王为什么让她来这里?关系不够好还来讨人嫌做什么?

  心里正疑惑着,只听枭王言语带着笑意说道:“潇儿,起来。”

  林潇听话的站起身,抬头一看屋子里就三个人,一个旁边站着的应该是个幕僚,而正位上的那两个人,自己竟然全都认识!

  “这这这……武县令?!怎么是你?”林潇一见熟人就开始没大没小了起来,说话也没有了分寸。

  一旁的幕僚大声喝道:“大胆!……”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伯苍伸手拦下了。

  这位坐在正位上面色不悦的户部侍郎见了林潇也甚是惊讶,不由得上前细细的打量了一番,最后慢慢地涌上了笑意,指着林潇笑嗔道:“林潇,你今天可是犯在我的手上了。看你还有什么神通。”

  枭王在一旁笑意不改,只是眯起了眼睛,上上下下地打量起这二人。

  这是怎么回事?这武元衡不是被贬了么?怎么坐到了户部侍郎这么大的位子?这是怎么回事?林潇心里一连串的疑问全都写在了脸上。

  要说林潇是如何识得这位户部侍郎的还要追溯到许多年前,林潇小的时候。那时候的林潇涉世未深,拿着先生的本钱好歹闯出了些名堂,年少轻狂,有些成绩就未免开始飘飘然。虽行过不少善事,但也全是锋芒毕露大张旗鼓。

  那时适逢寅河决口,水淹农田,大批灾民四处逃难。当时的林潇正在华原县休养,一听灾情又起,赶忙带人在城中设了一处粥棚施粥,但当时的灾民数以万计,全都涌进了华原县,灾民领不到施粥,可寒冬将至,于是开始在城中打砸抢烧。

  而当年这里的华原县县令,正是如今站在林潇眼前的这位户部侍郎武元衡,字伯苍。

  当年的户部侍郎武元衡出自名门望族,他的曾祖父武载德是武曌的堂兄弟,而他也在科举中夺得头名乃是新科状元郎。

  当年的武县令一见如此,即刻下令镇压行凶,一时间许多灾民被打伤。对于这些灾民来讲即便是身体强健之人,无屋瓦遮头能不能熬过这漫漫寒冬还要看天意,更何况如今重伤在身。

  林潇见状直奔县令府找武元衡理论,可武县令也是一身正气凛然,坚持立场。林潇一气之下联合名下几位掌柜联合出手抬高城内物价,刹那间,为了赌那一时之气民声四起,城中动乱不堪。正在林潇知道闯祸还下不了台的时候,这武县令却先一步找上门来了。

  那时的武县令正直壮年,也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却先来向林潇低了头,言明自己之前确有误解,赈灾之事本应是他的分内,却由林掌柜代劳,未能查清真相就出手伤人,也是他有错在后。

  当时林潇头一次知道羞愧二字是怎么写,尤其是自知自己犯了错误,而对方却比你大度容人,更让林潇觉得自己真的是在无理取闹。

  于是林潇赶忙认了错,两人联手在城外安置灾民,林潇忙着稳住物价。

  从那以后林潇吃一堑长一智再不敢意气用事,不敢私自放灾民进城,两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还时常来找这位武县令叙旧,而这位武县令也在几年之后就调任回京了。

  林潇在京城也有些眼线,但师父一再嘱咐她,远离京都的官场是非。

  林潇也不敢去找他,只听闻他累迁至御史中丞,可后来先皇李诵重病继位,朝中动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式下,当时身兼多职的盐铁转运使王叔文想要拉拢他加入朋党,却被武元衡婉言拒绝了。而事情远没有就此结束,安葬太上皇的仪式中武元衡又拒绝了王叔文的手下——当年的监察御史刘二十八的请官。

  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王叔文终于忍无可忍,怀恨在心诽谤武元衡,于是武元衡被贬。

  在这之后林潇就失了势,在没有乱用过手里的势力打探朝堂的事情,再者枭王对朝堂也避开不谈,于是,这武元衡往后的消息就断了。

  武元衡已经是一把年纪了,可林潇依然如同幼时一般的少女形态,这位当年心胸宽广的县令,如今已经是朝中要员,拉着林潇坐到了位子上,笑着打趣道:“你瞧瞧,你还是一如当年的风华正茂,而我却像是个老人喽……”说着还笑着抚须摇了摇头。

  林潇起身笑着反驳道:“怎么能这么说呢?当年我只是……看着显年龄,而且那时候武县令可是有第一美男子的称号,即便是年长,也是更有韵味了不是?”说完还嘿嘿笑了起来。

  武元衡摇了摇头笑得温文尔雅,即便是人至中年也是一副风度翩翩,不染凡尘的模样。想必文尚师兄年纪大了之后也会是这般风采吧?林潇笑着想道。

  枭王笑着起身缓缓踱近二人身边道:“看来伯苍和我这位幕僚有过不浅的交情啊,我还是头一次见到伯苍如此高兴。”

  武元衡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复而笑了点点头道:“枭王,今日便在我府上用过晚膳再回罢。我也与这位故交叙叙旧,今日能得一见多亏枭王了。”说罢,俯身一礼,被枭王伸手笑着扶了起来。

  这一见到了旧友林潇开始没大没小了起来,话也是越来越多,酒席上举着酒杯就要伯苍喝酒,后来伯苍真的不能再喝了,就对着林潇笑着摇了摇头,即便是几杯酒下肚,这人依然是温若春风。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