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何疑 > 第八十九章 论天下

第八十九章 论天下


    第八十九章

  林潇一听赵谦的话心里有许些明白了,难怪这枭王赖在书院不走,合着是在暗中发展势力,自己还以为他那么闲,每天就知道下棋闲逛。

  将赵谦请进屋子,林潇给赵谦倒了杯茶:“二师哥此来为何?”

  赵谦眼神有些飘忽,抬头看向林潇:“师妹,你和师哥为什么要追随枭王?”

  林潇笑了:“师哥这句话问的,让我如何回答?”

  赵谦也觉得不妥,面露难色。

  林潇叹出一口气,凑近赵谦小声道:“枭王早就派人看紧了书院,炎魔上次来书院空手而归也是因为这个,文尚师兄早就归他麾下,炎魔很难说会不会找上门来,要想护师门平安,只有靠枭王了。”

  赵谦轻轻一颔首:“我明白了。”

  “师哥不如也追随枭王吧,炎魔行事乖张,多行苛捐杂税,目光尚短。枭王虽也有其弊,但据我了解,还不至于一意孤行。”林潇悄声低喃,顺手给赵谦倒了杯茶。

  “既然如此,那就不打扰师妹了。”赵谦点了点头,匆匆离开了。

  已经开春,天气却依然不见缓和,依旧寒风凛冽,时不时还飘下大雪,也不知道瓮城怎么样了?大壮到底去了哪里?……

  林潇有些犹豫,要不要去问问枭王?

  说实话,林潇还是有些怕他,毕竟现在屈居人下,不说阿谀奉承,但总不好一直不见面吧?

  于是林潇鼓起勇气就去找枭寒山了,到了寒山所在的院落,这次倒是没见他悠闲地下棋了。

  不过出现了更加怪异的事,寒山,陈墨和大壮正坐在一起,翻看石桌上的一摞摞账本。

  寒山明显刚刚学会看账本,翻得很慢,陈墨和大壮看账是十数年里磨炼出来的,翻得相当迅速。

  林潇就这样等在门口等小厮通报,可小厮还没迈出两步,寒山就先看向了她所在的方向,含笑招了招手。

  陈墨这才发觉身后有人,转身一看便愣住了……

  林潇就这样进了院子,规规矩矩的行礼:“主上……”说罢看了一眼大壮,还好,大壮无事……

  大壮起身给林潇倒了杯茶递给她。“掌柜的来了,快坐。”大壮将座位让给林潇,“掌柜的怎么来了?”

  寒山笑了,此刻和众人在一起,他的美貌似乎也沾了些平易近人的味道:“潇儿是有事来问我吧?”

  林潇看了一眼却并没坐下:“主上,不知瓮城如何了?今年大雪连年,属下不太放心。”

  寒山笑了:“有陈墨打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陈墨来之前都安排好了,来坐吧,我们正在找近些年盐铁的账本,潇儿可有印象?”

  林潇点了点头,盐铁大都是她亲自负责的,陈墨和大壮都不太了解。

  林潇就在桌上一本一本的翻着年份和商会名称,翻开第一页就换一本,不一会儿便挑出了几本账目,递到寒山面前道:“这几本是近三年的,盐铁一直由商会分散把控,陈墨和大壮常年在外收不到消息,这些事我知道的比较清楚,主上大可问我。”

  “我比较想知道,这些商会那个负责主要的盐铁,卖家大都是谁?”寒山专心致志的看着林潇。

  林潇点了点头,如实相告:“几大商会都有涉猎,但中原商会把控着最大的货源,中原商会也一直在我手里,卖家不太固定,因为连年战乱,大都是各地藩镇节度使,其次便是五大家族。”

  “哦?最大的是各个藩镇?”寒山来了兴致。

  “没错,近些年各地节度使权力日渐扩张,自泾原兵变之后各地节度使大肆扩张军备,朝堂很难在说得上话了,节度使本是朝堂任免,如今有些不遵圣令开始世袭。”林潇的语气没带什么感情,陈墨一直在看她,她却不敢回头。

  “那潇儿在这些地方做生意,没遭过劫掠?”寒山撑着下颌问道。

  “劫掠是免不了的,尤其是开始的那几年,战乱不断,各地势力经常劫掠过往商队封锁矿山,但他们虽有势力,却因工匠技艺不精无法制出同样的兵器。于是商会联合附近节度使,以武器资源为代价制服了几个势力。从那以后便无人敢再随意劫掠了。”

  “难怪这几年他们如此老实,原来是你在暗中周旋?”寒山笑意渐浓目不转睛的盯着林潇。

  林潇被他看毛了,无力的解释了一句:“也不全是……大战刚过各方还是以休养生息为主……”

  “好了,收货不小。看来还是得大当家出马,陈墨,你怎么从不和我说这些?”寒山笑意不减的看向陈墨,语气却有些让人不寒而栗。

  还未等陈墨说话,林潇便出来解释道:“陈墨负责商会事宜,这些他只知道些货物调遣的细节,至于调和之事他从未参与,所以不清楚其中利害关系。”

  一番解释显得有些急躁,引得寒山侧目注视着林潇。

  陈墨跟他的时间太短,也摸不准枭王的性子,但直觉告诉他枭王这么看着潇儿不是什么好事:“主上,是属下失职,甘愿受罚。”

  寒山的目光巡视了两人一会儿,不由得笑出了声:“我看你们还是分开吧,这么一来一去的,别说昭平了,就是我也忍不住多想。”扭头看向陈墨,“潇儿体弱,不宜在外奔波,陈墨,你可愿意去?”

  陈墨躬身行礼,没怎么犹豫:“愿为主上效力。”

  林潇看着陈墨有些发傻,一时间忘了收回目光。

  寒山不着痕迹的拉过林潇打断了她的视线,面上对着陈墨笑道:“陈墨,我有一手下,在袁州任刺史,名叫罗令则,你拿了我的信物去找他,祝他一臂之力,事成之后,就给你一官半职名正言顺的留在朝廷。”

  “得令,明日属下便启程前往袁州。”

  “都下去吧,我和潇儿说几句话。”寒山转过头盯着林潇笑道。

  陈墨犹豫了片刻,回身出了院门,大壮也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寒山这才卸了笑容,一把握住林潇的下巴,终于露出了魔的本性:“林潇,你是想插手别人夫妻间的感情?做个见缝插针之辈?”说完便甩开了林潇。

  林潇被那力道搡了一下,随即稳住身形,知道自己是得罪了这个魔头,于是轻声道:“属下不会,请主上放心。”

  寒山深吸一口气,讥笑道:“算你有自知之明,昭平无论是年纪样貌还是出身都比你更适合陈墨,你也别执迷不悟,小心害了他。”

  

  http://www.dengbi.cc/shu/235337/37525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