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一品女掌柜 > 第93章 晋阳探亲(一更)

第93章 晋阳探亲(一更)


  “我们回家吧。”月影出门的时候,云深在等着她。

  他看到她时,对她微笑。

  她走近他时,牵起她的手,什说让她回家。

  家?

  是啊,要不是他一直在努力,她的家,还不知在哪呢!

  “谢谢。”月影看着他,突然就想说这两个字。

  云深回头,他懂,但不说,只是牵着她的手,很紧,一刻也不想松开了。

  即使没有什么海誓山盟,月影在那一刻,打从心里觉得很满足,很平静,很安全。

  她不用像阿黎那样,处处算计,为自己争取名利。

  不用像灵君那样小心翼翼地讨欢心,担心自己受冷落。

  她知道,她想要的,云深都懂,也在一一地替她实现了。

  “大哥,大嫂。”晋阳坐在门口的台阶。

  他们愣了。

  “对不起。”晋阳抬头看他们,“我知道,我爹娘对不起你们,我想替他们向你们道歉。”

  云深点点头,月影也如此,看着他颓废的样子,刚满二十,却没有一点这个年纪的活力。

  “大哥,不管他们怎样,我们都还会是兄弟吗?像以前一样?”晋阳说完,布满血丝的眼,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当然,无论长辈们怎么样,我们都还是兄弟,只要你还真心地认我这个大哥。”云深说得很真诚。

  “嫂子呢?”晋阳点点头,看着她问。

  “当然,我们是亲人嘛。”月影看他的模样,有些心疼。

  “这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我都想好了名字,男孩女孩都叫满满,希望他的人生能够圆圆满满的。可是她们怎么忍心呢?那也是她们的亲孙子啊!”晋阳说得眼泪哗啦啦地流。

  云深紧紧地抱着他,“傻瓜,你以后会有很多的孩子的,要振作起来,这个家需要你。要是遇到什么困难,或是想我们了,请记住,大哥一直都在。”

  晋阳忽然说,“大哥,我想去看看两位妹妹,你回去和大伯娘说一说,我很快就去的。”

  “当然可以。”月影看到云深不回答,替他说了,“那俩丫头也想你了。”

  出门时,云深问她,“不和娘商量,就让他来,娘那边怎样?”

  月影知道他的担心,双胞胎过继给文氏和俞父名下,文氏一开始担心张氏会来找茬,不太乐意。

  自从上个月,俩丫头开口第一次利索地说话,喊她娘,文氏激动地抱着俩丫头,就像是第一次当娘听到孩子喊娘的。

  现在,文氏的心思都在俩丫头身上,整日哄着、教育孩子,夜里还亲自哄她们睡觉。

  云深还开玩笑说,自己不是她亲生的。

  他知道,文氏生了他和灵君,可两个孩子最需要娘的时候,没在她身边养过一天。

  这是文氏最痛的地方,是她无奈的遗憾。

  搬出来后,月影才知道,文氏原来也是可以笑得那么开怀,人也似乎年轻了。

  “放心吧,有我在,二房休想把孩子抢回去。”月影说道。

  文氏听到这消息,还以为真是要来抢孩子的。

  “真不是把孩子要回去?”文氏问她。

  “娘,当然了,再说了,我们都在,谁敢强抢?白纸黑字写清楚了,是他们当初把孩子抛弃了,断绝了关系。”月影打包票地承诺。

  文氏皱皱眉,“也是可怜的孩子,要来就来吧。”

  三天后,晋阳来了,没了先前的颓然,精神也好了许多。

  “大伯娘,你的腰脖子不好,我给你带了些药酒。”晋阳掏出一个药酒瓶。

  “亏你还惦记着。”文氏说话间,两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被抱了进来。

  看到晋阳,有了陌生,躲着他,不肯给他抱。

  月影抱了妹妹灵曛给他,因为妹妹的胆子大一些。

  “这是你哥哥。”月影哄着她,“你还记得吗,晋阳哥哥。”

  灵曛听了,歪着小脑袋,看着他一会,小嘴巴咿咿呀呀地喊了几个断断续续的词,“哥哥,哥哥,抱抱。”

  晋阳激动地抱了会她,灵夕始终不给他抱,只要他要伸手就躲起来,要哭闹。

  文氏看到月影陪着他,和小孩子们也玩得好,悄悄去厨房做了几样点心,又给晋阳留了午饭。

  吃午饭的时候,晋阳突然抽抽嗒嗒起来,文氏还以为自己做得不好吃。

  “孩子,是不是这饭菜不合口味呢?”文氏忍不住要问他。

  “从小到大,吃家人做的饭,还是头一回,还是大伯娘给我做的。”晋阳回道。

  文氏愣住,看了月影和云深,又说,“傻孩子,不喜欢吃的话,有空就多过来。”

  “怕是不能了。”晋阳毫不犹豫地回道。

  “为何?”云深问他。

  没人禁止他自由行动了吧?从他回来,和晋阳聊了几句,就觉得有心事,不太对劲。

  但他观察了半天也看不出端倪。跑去和月影说了,被告知自己想太多。

  “我要赶考了。”晋阳说,“我想去京城,所以想再考一次。”

  他这样说,气氛总算好了一些。

  “这是好事啊。”月影倒了一杯酒,“嫂子祝你金榜题名,梦想成真。”

  月影干了一杯酒后,又倒了一杯酒。

  文氏拦下,“儿呀,你还在调理身体,少喝点。”

  云深出来解围,“不打紧,这是娘酿的甜酒,喝点没事。”

  “对啊,娘放心。”月影说完,又对晋阳说,“下个月,我们要南下,怕是赶不回来送你赶考,这杯酒当是你的践行酒。”

  “那我们该一切喝这杯酒。”文氏提议,“这科举是头等大事,大伯娘帮不上你的忙,吃斋念佛的时候,只能多给你祈福。”

  云深附和,给他倒一杯酒,“来,一起喝一杯酒。”

  晋阳迟迟不接话,过了一会,“我爹娘都不赞成,让我拿着家里的钱去找关系,可我不想,我想再努力一次,但又真害怕像他们说的,我脑子笨,能当个明经是祖上积德了。”

  “胡说八道!”文氏突然把酒杯重重的地放置在桌面,她第一次这么大声说话,把在场的人惊吓到了。

  “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就是被你娘骂傻了,没了信心。你不到一岁就开口说话,三岁就能认字了,能傻吗?”文氏继续说。

  晋阳呆了,“我娘怎么没和我说过?”

  “你的名字还是四岁时,我教你写的呢,你哥可以作证,他在八岁开蒙了,还写作名字。”文氏完全忽略了云深此时的表情。

  月影暗自偷笑了,在他耳边说,“原来你是大智晚成啊!”

  云深听此,顿时黑了脸,低声说,“娘,我才是你亲儿子。”

  哪有亲娘当着别人的面,看高踩低,才自己的亲儿子的脸面的?

  文氏说得起劲,“我当然知道了,可这话还是要说真话。”

  “我可是状元。”云深毫不客气地提醒。

  “是打架厉害厉害罢了。”

  文氏忽略了一件事,他是八岁写错名字,可是他背书强,记忆力好,五岁能背一堆文章了。

  “喝酒。”月影眼看气氛不对了。


  https://www.dengbi.cc/shu/222884/682544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