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一品女掌柜 > 第67章 生辰遇变故

第67章 生辰遇变故


  老太太走后,他们夫妇俩直接把云深的酒杯子换成酒罐子。

  “二叔,二婶。俗话说,小酒怡情,大酒伤身,还是少喝点。”月影看到云深不拒绝,一个酒罐子就仰头大喝起来。

  这人是把酒水当茶水喝呢?

  她想到真喝出毛病,最后哭的也还是自己。

  张氏夫妇听了,楞一会,俩人互相瞪一眼。

  “侄媳妇,今日是二叔的生辰,我方才也说了,这当是两家和解的酒。若是不喝,那就是不答应和解。”俞泰安有些生气。

  云深不想月影为难,微笑,“放心,我没事。”

  最后,月影也拦不住,即使隐隐约约地觉得气氛不对,尤其,在她看到云深对面的玉儿一直偷偷地盯着云深。

  而张氏时不时地和玉儿耳语两句。

  她看到玉儿娇羞的模样,更是觉得这不是一个普通的酒席。

  可转眼看去,灵君和晋阳都拿了竹签子玩,晋阳也过了弱冠之年,自然是不爱玩着小孩子的游戏。

  但灵君喜欢,这竹签子是她亲手制作的,每一个签上面写有不一样的文字,有罚酒的,有罚吃的,有说秘密的,也有选择冒险的。

  两人年龄最接近,灵君又是老太太心尖上的宠儿,晋阳自小和她玩闹,看她时女孩子,再闷也陪她玩。

  这一副画面,月影在脑子忽觉似曾相识,曾经她也是在这样的一个温馨的家庭聚餐中度过不少和美的日子。

  想起过往,心里有些惆怅,独自喝了起来。

  “表嫂嫂,我是玉儿,敬你一杯。”玉儿笑眯眯地说。

  月影知道她是谁,撇去张氏的亲戚这一层,看着玉儿的面相,就是一个爽朗之人,看上去无半分恶意。

  陌生的路边人,还会给点情面。何况,还是同在一个宅子里有着沾亲带故的人。

  月影端起酒杯,回敬,“先干为敬。”

  玉儿见此,大悦,笑得更灿烂,“早日便听闻嫂子是豪爽之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我再敬你一杯。”

  好一个豪爽,好一个不同凡响,这是话中有话,谁都知道她的所作所为算是被看成不守妇道,而却被她修饰成了与众不同。

  这玉儿怕是有备而来,可这仅是月影的猜测,并无实据。两人互相夸张一轮,也喝了一些酒。

  云深经商,免不了要多喝酒,酒量再好,也比不上把酒当水喝的余泰安。几轮下来,他说话开始带风,声音也大了起来。

  月影和玉儿也喝得一脸微红,文氏见此,劝道,“二弟,弟妹,我看这天色不早,孩子们也乏了,不如我们先到这儿,回去休息。”

  “嫂子,瞧你说着,这天才刚黑,我们两家也难得凑在一桌吃得顺心,可不能半途走了。”俞泰安也开始微醺了。

  张氏附和道,“嫂子,要是您累了,你先回去?”

  文氏听到他们这一说,也不好真的就走,这样反而变成自己不留情面了,只好点头,继续做着,陪着他们吃喝玩闹。

  又过了一个时辰,她也累了,老太太也派人过来喊灵君回屋,文氏才得以跟着离席。她走了之后,晋阳也回去。

  席面上,便只剩下他们五人。

  月影和玉儿聊天,没想到喝了几杯,兴致来了,两人谈天说地的,居然聊得比那猜拳喝酒的两个大男人还火热,就猜没抱成一团打闹。

  张氏一直帮忙添加酒水,看到喝醉的人的模样,不住地摇摇头。

  “这么喝下去,当真没事?”

  又过了一个时辰,醉酒的人像个疯子似的,大哭大笑的。

  云深是真的醉了,居然脱了鞋子,脱了外衫,和俞泰安面对面地坐在地板,回忆自己的遭遇,不断地埋怨俞泰安这个当二叔的不称职。

  埋怨他不顾家,不顾亲情,抛弃了他在别院不算,还落井下石。

  他说到最后,把俞泰安给说得痛哭流涕,两人又一罐酒喝着。

  月影情况好一些,醉了就趴在桌面睡觉,留下玉儿在对面喝独酒。张氏只喝了几杯,是现场唯一清醒的人。

  到了最后,她给身后的李嬷嬷招手,把醉得不省人事的云深拖回了屋里,在让人把月影送回去。

  玉儿酒量也是极好的,仅是有些头晕,但不至于丧失意识。

  “姑姑,要不把表嫂放我屋里,这下雨了,路也不好走。”玉儿握着张氏的手。

  张氏看到她还那么清醒,有些惊讶,可不露痕迹的,牵她回座位,让李嬷嬷按照她的意思把人送到房里。

  “玉儿,你过两日就回去了,姑姑也没好好招待你,现在你陪姑姑喝几杯,说说心里话。”张氏说得恳切,她也找不到理由推脱,也是好留下来听她诉说。

  玉儿原以为她仅是单纯地喝酒聊天,没想到,过了半个时辰,真心话倒是没说几句,反而是一直给自己倒酒。

  再迟钝的人,也能感觉到不对劲。

  猜想归猜想,没有真凭实据,她也不能说这姑姑是故意给自己灌酒吧?

  “姑姑,我醉了,先回房了?”玉儿故意装作站不稳,走不动路。

  张氏看她摇摇欲坠的样子,乐得满脸红光,让李嬷嬷搭把手,把人带进了房里。

  “怎样?”俞泰安是装醉,看到张氏进来了,“成了?”

  “喝成那样,也办不了什么事,不过光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夜,就够了。”张氏斜睨他一眼,“想不到你酒量这么好?”

  俞泰安听不出她的不满,责怪自己成日喝酒,反而贴上,当做对自己的赞赏,“这么多年,也不是白练的。不过,媳妇,你这一招是不是对不住玉儿?”

  “怎么?”张氏坐在梳妆台拆头饰,“那丫头的心思我一眼就看出来,她是瞧上了云深那小子,我这是帮她。”

  张氏继续说,“明日,你给我机灵一点,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咱们二房?”

  俞泰安闻此,“是,是,是,媳妇莫要生气,你说的都是对的。”

  张氏打开他伸过来的手,“花月影是个厉害的主儿,有她在俞家一日,我们就不好过。玉儿不一样,她是我们的人,以后害怕不帮着我们?”

  俞泰安恍然大悟似的,对张氏竖起大拇指,“高,这一招真高!”

  临睡前,张氏不放心,还特意跑去云深和玉儿睡的房里,在门边听了好一阵子,乐得笑不拢嘴,放心地回到自己的房里。

  张氏从玉儿帮自己解困,又从玉儿整日三句不离云深的表现,看得出她对云深有意,于是,她有了拆散云深和月影的想法,让玉儿捷足先登。

  而月影进门一年多,肚子毫无动静,她便从这一点下手。这又正好碰上了俞泰安的生辰,她便想出了这一计。

  ------题外话------

  早安哟~

  欢迎入坑,留言区等你哒~


  https://www.dengbi.cc/shu/222884/1257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