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饮了这碗孟婆汤 > 第三十九章 这是我的猫

第三十九章 这是我的猫

  房间中,异像在蔓延。

  电视机的音量越来越小,就像是电子元件老化,电压失调,新闻播报的声音像是垂垂老矣的将死之人,伴随着雪花点和电流声的斑驳杂响,咳嗽几下,彻底没了声息。

  荧幕变得漆黑一片,映出玲希焦虑不安的脸。

  她一下子慌了神,往床头蜷起身子,又被电视机中自己过于神经质的动作吓了一跳,脸上滑过湿润温热的液体,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汗还是泪。

  她盯着电视中的倒影,不敢移开视线,仿佛去看别处,会发现令她丧胆的鬼怪,可是……

  漆黑的镜面中,床边,慢慢伸出了一只手,正慢慢地往床上探。

  那只手长得不可思议,臂膀上的肌腱崩开袖口,露出一股股虬札变形的肉块,就像是把正常手臂打碎了生生拉长了一样。

  那只手轻轻撩开了被单一角,五根钢爪在镜面里闪闪发光。

  玲希张着嘴,像是被吓傻了,仿佛那只怪手已经掐住了她的脖子,浑身动弹不得。

  没什么好怕的……没什么好怕的!

  玲希内心回想着叶先生和自己说过的话。

  世上的鬼怪都没什么好怕的!它们应该怕人才对!

  ——她没想过的是,躲在床下的并不是什么鬼怪,而是神。

  是受了民间香火供奉,淫祀血食的邪神。

  她攥着小拳头,眉头紧皱,那爪子往自己身边探来时,便扭着身子,往另一头避,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玲希要去正眼看一看床下之物的真容,刚偏过脑袋,利爪正悬停在她面前不过毫厘。

  她吓得捂住了嘴,生怕一口气喘大了,惊扰了眼前的不速之客。

  而这位客人就像是在和玲希玩游戏,只用一只手轻轻划拉着被单,仿佛在逗弄玲希,她越是躲,床下的笑声就越骇人。

  床上玲希度过了最漫长的一分钟,小脑袋里想着生前与死后。

  五通邪神度过了很短暂的一分钟,想着此猎物“淫、杀、吃”的先后顺序。

  窗外,叶北正和窗户上的螺栓大锁较劲。

  他一手拿着猫主子的脑袋,让穷奇的牙齿咬紧螺帽,另一手按住了猫主子的脑壳,将它当成扳手,一点点把螺帽松开。

  穷奇两眼暴突,内心有滔天恨意,瞪住叶北时,却发觉奴才也是两眼充血,仿佛火气比自己还要大。

  ——这凶兽两面三刀装疯卖傻,叫叶北如何不发火?

  它要是早告诉叶北哪怕一丁点线索......

  咔——的一声轻响,窗户打开。

  响声也惊动了床下的怪物——玲希看悬在眼前的利爪显凶!像是不耐烦了,朝着自己的脑袋抓来!

  砰——

  枪声响起,叶北手中的雷风恒发红,冒着硝烟。

  床下怪物的手掌叫这颗灭灵弹打得弹飞出去,撞上墙壁挂画,划拉着壁纸,留下四道深深刻痕。

  “老板!”玲希慌慌张张跳下床,要往叶先生身边赶——

  ——叶北的枪口准心叫这冒失姑娘挡了大半!

  “可恶……”

  听飒飒风声,床下正主还未完全现身,两只怪异的长臂像是鞭子一样甩了过来!

  砰——

  叶北一枪打在玲希的胸口上!

  灵类子弹好似岩盐弹的冲击力打得她人仰马翻,失了神智,身体与两条怪臂交错而过,窗帘被尖爪扯了个粉碎!

  再看五通邪神已经露出真身,本来正常的人体结构如今变成扭曲怪形,身高不过五尺,像是手腿调换,腿短手长,脑袋上有根骨刺独角,浑身的红皮透出血色凶光,正朝着叶北怒目狂吠。

  “嗷——!!!”

  音波贯耳,似平地惊雷,玻璃电视镜子水杯都震成了碎片!

  砰——

  又是一枪,打在五通邪神的肚皮上,看它受了冲击,两眼翻白,退了几步。

  叶北可没受过专业的射击训练,伥鬼之身的力气能消化雷风恒的后坐力,他只得瞄住目标最好命中的地方。

  情况不妙!——叶北的阴阳眼中看得仔细,眼前五通神的肉身是普通人类的,灭灵弹命中之后,五通神的灵体脱身一半,还有另一半留在身体中,正慢慢往回钻,像是黏在衣服上有了生命的口香糖一样。

  叶北将剩余的灭灵弹尽数送出,边打边走,步子凌乱,想拉进距离将弹药全灌进五通神的脑袋,子弹爆鸣的声音震得他脑子嗡嗡作响。

  五通神的身体抽搐不止,灵体像抽丝剥茧一样脱离出来,再看叶北一拳轰上那红皮山魈的脑门,生生将墙壁打得龟裂——邪神的灵体就像是喝了一壶,独角断作两截,醉醺醺的摇晃几下,仿佛还没完全丧失意识。

  听门外异动频频,叶北收枪,右手双管齐下一块加入了超度流程,又是五六拳下去,墙壁打得开出一朵十六瓣八重表菊纹,这五通神的灵体才渐渐开始虚弱,要往地下沉。

  咔——咔咔咔——

  大门裂开一道缝,从中露出半截消防斧,叶北应声看去又是一只,那鬼怪附在某个泳装女郎身上,獠牙上淌着脓血,像是已经咬死了某个倒霉蛋。

  就在叶北观察门外局势时,穷奇趁机发难,从他肩上猛然扑出,朝着虚弱的五通神灵体奔去。

  “狗奴才!干得好!”

  怎料在半途,叶北就死死抓住了它的后颈毛,随手一甩,扔到了玲希怀里。

  他一拳送走了眼前的五通神,又听耳旁响起利刃破风的索魂音!

  噗嗤!

  血液迸射,落下叶北一条断臂——

  ——叶北滚成圆,弹匣落地的瞬间,将备用弹药塞进雷风恒。

  扯住刚才被五通神附身之人的腿,他拼尽全力往玲希身边跑,手臂血流不止,他不敢多说一句,也不敢多看一眼,怕耽搁一秒的救命时间。那一刻他只觉脑后生风,好像有无数把钢刀舞得哗哗作响。

  他狠狠将手中之人甩出窗外,祈祷着十来米的高度能饶了这可怜人一命。

  又用嘴咬住穷奇的尾巴,抱紧了玲希往窗外飞扑。

  那一瞬间,半空中的他,才敢回头偷瞄一眼。

  母山魈像是发疯一般跟在他身后,手中的消防斧叫灵衣的衣料丝线死死缠住,发出声声凄厉的哀嚎,还有两三头五通神刚涌进门,要往窗外冲来。

  叶北用双腿夹紧了玲希的身子,回身举独臂抬枪对窗户倾泻弹药,子弹打光,一枪没中。

  不过打在窗户旁的灵力基点结成一张大网,将破口死死封住,断了追兵。

  咚——

  身子重重地摔在酒店前的花园草地里。

  叶北觉得自己撞上了一辆卡车。

  “别死别死别死别死……”

  他的声音微不可闻,稀碎地念叨着,他多么希望自己能再活一会,活到把手里的人送到安全的地方。

  就像是祈祷声得到了回应,叶北缓了好一阵才重新开始动弹。

  他看见酒店的灯灭了一盏又一盏,一个个窗户里发出一声声骇人的惨叫,他的心脏就像是活了过来,跟着一紧一缩,假装它还会跳。

  叶北撑着身子,爬了起来,断臂已经止血,有无数肉芽正攀上新生的骨头,变成新的身躯。

  他沉默不语,看着不远处被自己扔出来的可怜人,没了五通神附身,肢体已经恢复成人类模样,可惜运气太差,他刚好落在护栏上,被尖刺扎了个透心凉,死不瞑目。

  妖怪……他打过。

  没赢过一场。

  “奴才~”

  穷奇露出凶兽该有的表情,是奸诈,是阴狠,是毒辣。

  “听听,好好听听……你的内心破开了一个大洞,我感觉的到,奴才...我感觉到了,你在慢慢腐化,很快,你就会好好听我的话了。”

  看酒店里跑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客人,侍应生砸碎了旋转门,脑袋让玻璃划开口子,满脸是血,依然在大声维持秩序,给客人们疏通道路。

  大堂经理和几个前台小姐推着行李车,死死堵住楼梯口。

  惨叫声,呼救声,警报声和怒吼。

  段宇飞也在这波疏散人流当中,他衣衫凌乱,径直跑向叶北。

  “你知道的!你知道的对不对!”

  大少爷神色慌张,眼中带血。

  “发生了什么!告诉我!我能干什么!?我能干什么呀!?我能帮你吗?死要饭的你说话啊!”

  叶北将玲希交给了他,断手未愈,背在身后,生怕普通人看见。

  “有点私事要处理,段公子,高姓大名?”

  大少爷被震住了。

  ——眼前之人冷静得可怕,眼神似万古寒冰,却能感觉到他内心的灼人怒火。

  “段宇飞……”

  “重新认识一下,我是个阴阳师,没有执照的那种,叫叶北。”

  叶北将手机扔还给大少爷,淡淡说。

  “送她去医院,登记用你的名字,我会顺着你的名字找到你。”

  “阴阳师……”段宇飞咀嚼着这个词的含义,点头震声,态度认真,“行!”

  叶北掐着穷奇的脖子,递向段宇飞。

  “这是我的猫。打个招呼?”

  穷奇疼得要吐出来了。

  “喵~~呜~!”

  段宇飞点点头,带着玲希离开了现场。

  https://www.dengbi.cc/shu/221260/470452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