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妖星传 > 第四百七十七章 尘主

第四百七十七章 尘主

        风凌本身便是妖兽,妖兽最崇尚的便是力量,任何约束都不被她们看在眼里,而杀了吴人敌,也是她唯一能够想到的主意。

        “暂且不必。”林云深吸一口气,吴人敌找到他的目的或许并不仅仅是为了应付即将在惊棠县到来的危机,想来应该还有其余目的。

        喜宴本是欢喜之事,他并不想令此等小事破坏气氛。

        “林云!”刚刚迈出几步,身后便是传来清脆女声。

        林云回头轻望,却见一副行色匆匆模样的红袖正向他招手,她的玉手中捏着一封书信,信封上写了几个大字:林云亲启。

        见到红袖,林云心中不免有些疑惑,红袖独自来到了这悬弓城,却不见墨冰儿,想来是又有突状况,只盼休要再是噩耗。

        拆开书信,书信上只有寥寥几行清秀字迹。

        原来墨冰儿已与冰凝回返霰雪国,冰凝已点头应承下了家中安排,择日便要与雪鳞完婚。

        “如此倒也好些,总没了后顾之忧。”林云心中略有些酸涩,不知为何,他总觉墨冰儿所留书信的字里行间全是冷漠,竟似在与一陌生人诉说着无关紧要的事情。

        “明日我们便启程吧,少主给的时间不多,我们总不能耽误了行程。”红袖似笑非笑说道。

        “也好。”林云将那纸书攥紧,而后,又轻轻将其折好,放入了储物石中。

        悬弓城事已了,阎苏迎娶了甘青芎,总算也能为自己留个后,日后的日子想必会日渐红火。

        拜别了阎苏后,林云便与兰心、红袖、风凌一同踏上了前往苦槠城的路途,此番前来不比以往,有兰心这公主在侧,任何关隘都拦不住几人脚步。

        不过一日半光景,苦槠城便已近在咫尺。

        荆棘便寄居在城中最大的客栈内,刚刚进入客栈,几人便是望见了在客栈木桌旁正襟危坐的荆棘。

        “统领,你们可算来了。”见到林云,荆棘登时松了口气。

        “来了,事不宜迟,我们马上登岛吧。”林云笑道。

        “不必了,师傅似乎早知我会在这苦槠城等候,已差孔雀送来了指示。”荆棘左右环顾一周,随后悄悄将一张纸条递到了林云手中。

        林云展开纸条一看,却险些跌掉了下巴。

        原因无他,荆棘拜师年满三年的师门任务,竟是要帮助吴人敌度过惊棠县的难关!

        “菖蒲前辈,竟然要你帮吴人敌!”林云心下骇然。

        这任务与红袖当年所接到的大不相同,红袖只是要杀花彪一人,若是花彪不小心死在了他人之手,也算是红袖圆满完成任务,时间自是不限。

        可眼下却是不然,若是吴人敌在惊棠县殒命,只怕荆棘便永无回返师门之日!

        “这干系太大了,我们还需好好商量一番,好在惊棠县之约还有几日时间,还有时间做些准备。”林云微微叹息。

        说来也巧,几人在桌旁坐定商议之际,一派风尘仆仆之像的吴人敌恰好亦是走入客栈,也不客气,笑嘻嘻地落座在了林云身旁,亲昵地伸手揽住了林云的肩膀。

        “巧。”吴人敌道。

        “是巧。”林云嘴角一抽,心中却是犯起了难。

        此事干系自然是太大了,随着他实力提升,在五国间已是声名鹊起,此时他代表的已不仅仅是他个人,而是整个墨家。

        若是他当真因吴人敌与整个林茵国所有的门派都起了冲突,只怕墨家也会因此树敌无数,到时候他的罪过无疑是太大了。

        可是,他已应下了要帮助荆棘度过此劫,若果真不加援手,又如何对得起“统领”二字?

        “你究竟为何会在惊棠县挑战所有名门子弟?”思索再三,林云还是将深埋在心中的问题问了出来。

        “我只能告诉你,我有自己的计划,但是眼下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吴人敌沉声道。

        “那我该如何帮你?”林云右眉一挑。

        “帮我摆平所有名门的后期之秀,在我听说过乃至识得的人中,只有你我才有这个资格。”吴人敌傲然道。

        这话着实有些狂傲,他在说这话时,也丝毫没有顾忌一旁兰心、荆棘与红袖的感受,但却也算是实话实说。

        “可以,但在那之后,你要将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告知于我。”林云道。

        “当然,事实上,到了那时候你会自己看个分明的,无需我告知于你。”吴人敌伸了个懒腰,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笑容,只是那笑容中怎么看也带着些阴谋得逞的意味。

        见林云与吴人敌三言两语便是敲定了此事,荆棘与红袖不免面面相觑,此番乃是荆棘的师门任务,红袖不能插手,而荆棘虽也突破到了周天境界,但战力相当有限,似乎也并不能帮上大忙。

        一行人中,也只有风凌战力足够帮忙,但她本身便是妖兽之身,若是被旁人看出些端倪,难免又要横生枝节。

        惊棠县距离悬弓城不远,林云一行人只需一日光景便能抵达,只是在那之前,几人还需做些准备。

        “这天下,马上就要乱了。”这是吴人敌几日来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每次提起这话,他的脸上总带着些唏嘘之色,似乎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林云没少追问,只是吴人敌却是守口如瓶,面对林云的苦苦追问,他也只能苦笑一声,对林云道:“我不想死,我想活,所以要你帮我度过难关。”

        这模棱两可的回答当然不能让林云满意,可是再继续追问下去,吴人敌却是给林云讲述了一个极为晦涩的概念。

        人有六根,分别是眼、耳、鼻、舌、身、意,六根是佛门的说法,这六根分别对应着不同的感知手段,前五者分贝对应着五感,而最后的意,对修士来说自然便是元神。

        每一根都有异于常人者,例如在眼方面,无论是锒庚国的余笑儿还是眼前的吴人敌,都大大异于常人,其中余笑儿的妖瞳能够操控万金,而吴人敌则是能够直接看清人体内经脉的运转。

        “也就是说,你的目标是这些异于常人者?”林云疑惑道。

        “嘿,果然是天资聪颖,马上便猜出了我的想法,我曾花重金问过天机堂,这些出彩者的位置,你猜怎么着?”吴人敌道。

        “天机堂也不知道?”林云马上便是猜出了答案。

        天机堂也不是万能的,有些人甚至对自己的天赋不甚明了,天机堂当然亦是不能知晓。

        “这倒不是,那些老家伙守口如瓶,只是将其中几位的大概位置告诉了我。”吴人敌沉思了一阵,将在天机堂中所听到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述给了林云。

        人有双目、双耳,除了这两根外,其余感官都是单独出现,而天地间仿佛也迎合了这至理,在这片天地间,眼与耳这两根会诞生两位最强者,其余四根都只会有一位最强者诞生。

        关于这些强者,吴人敌为他们起了一个独特的名字——尘主。

        根据吴人敌的推测,尘主共有八位,其中余笑儿与他自身便是八位中的两位,而他这次的目标也是其余六位中的一位。

        而天机堂的说法也分外模糊,堂中的前辈只是言明除了吴人敌外,还有一位尘主也在这林茵国中,且也是一位后起之秀。

        “你莫不是要对付所有的尘主吧?”林云鄙夷道。

        这些尘主虽然天赋异禀,但是久后的成就未必便是比常人强出多少,似余笑儿、吴人敌这等倒还好些,而像其余耳、鼻、舌等几根所对应的尘主实在是无甚大用。

        “不一定要对付,或者将他们保护好,那也可以,但是要杀死一个人,当然比保护一个人要轻松得多。”吴人敌苦涩一笑,整个人都有些心事重重起来。

        “言之有理。”说到此处,林云轻勒缰绳,止住了胯下独角兽的步伐。

        “前方便是惊棠县,我们就这样进去吗?”荆棘轻声问道,事关师门大事,由不得他不谨慎。

        “林兄弟,你怎么看?”吴人敌闻言向林云问了一句。

        林云沉吟片刻,道:“左右都要被认出身份得罪人,与其遮遮掩掩的,倒不如直截了当地进入惊棠县,总也会对那些个宵小有些震慑。”

        “好,有胆识!”吴人敌向林云伸出大拇指,夸赞林云一声后,驱策着坐骑向惊棠县中疾驰而去。

        眼下距离惊棠县七日之约尚有一日,但惊棠县中已有了不少世家子弟,他们皆身穿华服,衣着谈吐不凡,分别找了民居在县中暂住了下来。

        由于他们个个出手阔绰,县中的百姓们倒是对他们很是欢迎。

        当然,这些世家子弟也只是听说过吴人敌的大名,真正见过吴人敌却是一个也无,因此吴人敌大刺刺地入县,也没有几人注意到他。

        倒是林云在当初在林茵城天机英雄会上大放异彩,令那些名门修士们纷纷侧目以望。

        “林兄弟,看来你比我有名啊。”吴人敌大笑道。

        “只怕明日就变成恶名了。”林云缓缓摇头。

        “无所谓,那些个虚名算得了什么,林兄弟豪情盖世,似他们那些凡夫俗子又如何能理解?”吴人敌似乎从来吝啬赞美的话语,当然,他只将这些话语用在林云身上。

  https://www.dengbi.cc/shu/200042/52744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