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妖星传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永寂

第二百五十九章 永寂

        听闻此言,竹林深处黑衣罩体的两人皆是屏息凝神,出现在面前的小胖子虽然实力不高,但小心些总是没有坏处。

        小胖子一脸沉闷,自言自语间提到了林云,面上更是浮现出了一丝阴冷,看上去似乎恨不得生啖其肉。

        走着走着,他的身体忽然哆嗦了一下,继而自语道:“人有三急啊……”说完,他竟是兀自解开腰带,向一旁茂密的竹林行去。

        隐藏在竹林中的两人面色一变,他们本就不想节外生枝,没想到他们不去招惹麻烦,却偏偏有麻烦找上了他们。

        两人对视一眼,其中身材高挑的一人飞出手。可怜的小胖子还未反应过来,便是两眼一翻,晕倒在地,手上还紧紧握着那不可言述的宝贝事物。

        那嗓音沙哑的一人沉吟了片刻,轻声道:“斩草除根。”

        那身材高挑的黑衣人愣了一下,迟疑道:“不好吧。墨家如今本就戒备森严,墨子洵狡诈如狐,眼下已是有些怀疑我了。万一这死胖子的尸体被高手现,岂不是更容易暴露我的身份。”

        顿了顿,她继续道:“更何况,此人似是对‘林云’怨念极深,以各种手段稍加控制,说不定日后会对陛下有所帮助。”

        “那若是陛下怪罪下来……”

        身材高挑的黑衣人深吸一口气,道:“如果出了事,我一力承担。”

        另一个黑衣人沉默了半晌,感受到伙伴心思坚决,只得无奈应道:“那好,这小胖子就交给你了,我去对付那个小丫头。”

        ……

        此时,林云正百无聊赖地漫步在小溪旁,夜间无事,他也不甚着急。

        小溪中水的流渐渐缓慢了下来,显是已经接近了下游,游鱼也多了起来,林云从一旁信手斩了一段竹节下来。

        “林云!”正待动手捕鱼,一声呼唤忽然传入林云耳中,他转头一看,原来竟是小胖子。后者的面色十分焦急,说是火急火燎也不为过。

        见到小胖子,林云面色顿时警惕了起来,淡淡一笑,道:“怎么,想挨揍?”

        小胖子猛然摇头,道:“哪里还有心思与你胡闹!红袖师妹出事了!”

        “哦?”林云面色一变,随即收敛了去,狐疑道:“那你应该去找三长老,为何来寻我,你如何知道我在此地?”

        小胖子神色出现了一瞬间的慌张,但在夜色的掩护下,倒也未被林云察觉,只听他道:“我现红袖师妹出事,就欲顺着小溪去寻少主,不想在此处遇见了你。”

        这解释合情合理,由不得林云怀疑。

        林云道:“那你快去寻师傅吧,我去找红袖,她在何处?”他有些慌了神。

        “就在竹桥那里。”

        听闻此言,林云不再理会小胖子,转身展开身形向着竹桥的地方掠去。

        远远地,他便看到了一身红杉的红袖,她静静地躺在竹桥之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红袖,红袖!”林云试了试红袖的鼻息,感受到后者的呼吸十分平稳,应该并无大碍。但他呼唤了几次,甚至在呼喊中加入了法力,却都没能将其唤醒。

        这时,他忽然注意到红袖的身体中似是散出了一丝淡淡的香气,闻起来并不像是女儿香,倒像是淡淡的酒香。

        刚刚吸入一口酒气,林云便是感觉到了一阵头晕目眩,大惊之下,他只得将红袖拦腰抱起去寻墨子洵。

        还没走出两步,一道流光便是落在了林云的身旁,小胖子已将此地的情况尽数汇报,墨子洵担心林云,第一时间来到了此处。

        “怎么回事?”墨子洵淡然问道,言语之间依旧是威严有度,似乎任何变故都不会令他色变。

        “师傅,红袖她……”见到墨子洵,林云松了口气,将红袖平放在了地上,将她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墨子洵点点头,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了红袖的脉门处,沉默半晌后,忽而开口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

        “为何?”林云眼睛圆睁,有些不明所以。

        墨子洵叹了口气,道:“放心,她暂时没事,只是喝了一种酒,一种非常珍贵的酒。”

        “酒?”林云依旧是放心不下,因为他在墨子洵的话中听到了“暂时”二字。

        “这种酒唤作永寂,即便在我墨家中,这种酒也实属珍品,只是……”墨子洵瞪了林云一眼,“倘若是水脉修士喝了这种酒,不仅无害,还能够令法力更为纯粹,而倘若是其余属性的修士喝下了它,无异于喝下孔雀妖兽的胆汁。”

        “不可能!”闻之,林云断然摇头:“先前她的身边有一只竹筒,竹筒中分明是她自行酿造的九里香,我时常饮酒,不可能认错的。”

        墨子洵无奈道:“这就是事情所在了。看来我们的闭关要推迟一段时间了,我要马上召集一众长老高层议事。”

        没由来的危机感让林云浑身一颤,他忍不住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墨子洵深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子,凝重地道:“三长老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希望她不会计较。”他以法力将红袖托起,末了,忽然意味深长地道:“这件事必有蹊跷,希望你能想明白。”

        说完,他不再理会林云,跃上天空不见了踪影。

        林云对墨子洵的话不明所以,又有些放心不下红袖,当下急忙向着墨府大殿的方向飞奔而去。

        夜色已然降临,但墨府中依旧是灯火通明,亭宇楼阁辉煌大气,但这却更让林云隐隐感到了带着一丝不安。越是金碧辉煌的地方,其背后隐藏的污垢便是越多,一将功成万骨枯,同样也是这个道理。

        墨家高层皆是不世出的高手,待林云飞赶到大殿时,一众高层已经到齐了一大半,就连墨冰儿也在其中。

        此时的冰清影周身正环绕着冷厉的气势,整个大殿的温度似乎都降低了下来。林云这才愕然觉,冰清影并没有坐在往常的位置,而是侍立在红袖身前,冷冷地盯着墨子洵。

        见到林云到来,众人皆是友善地向着他点了点头,冰清影散的气势也是弱了不少。墨冰儿对着她嫣然一笑,不知是不是错觉,那笑容中似是带着点点苦涩。

        压抑了许久的冰清影忽然冷声道:“墨子洵,此事你如何交待?”因为愤怒,她并没有刻意将声音压得沙哑,而是以原本的音色道出了此言。

        林云暗暗咋舌,冰清影的护短程度,只怕是震古烁今了,弟子出了事后,竟是不再给墨子洵面子,敢于直呼其名。

        墨子洵面色依旧平淡,道:“人差不多都到齐了,三长老,还是先请出目击者说说此事的来龙去脉,再请诸位做个判断,如何?”

        闻言,林云默默步入了墨子洵下,静静地看着众人言语。

        “欧阳渃!”冰清影轻喝一声。小胖子应声从后堂行入了大殿,环视了一眼大殿,他的身体微微颤抖,似是战战兢兢。

        “见过少主,小姐,各位长老。”小胖子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

        “别废话了。”冰清影顿时不耐烦起来。

        小胖子像是战栗了一下,急忙如竹筒倒豆子般将事情道了出来。据他所言,他由于偷懒,被冰浊长老责罚去小溪边捕鱼,偶然经过竹桥,却现红袖已经倒在了竹桥之上。

        “冰浊长老,此言是否属实?”冰清影直截了当地向冰浊长老问道。

        冰浊长老抚了抚胡须,憨厚地道:“的确如此。”

        “墨子洵,你如何解释?”闻言,冰清影更是怒火中烧。

        “怎么回事啊?”林云轻声问道,他有些不明所以,但又不好打断长辈们的话问,只能呆立在当场。

        冰清影耳聪目明,听清了林云的问题后,冷笑道:“怎么回事?这永寂乃酒中绝品,就连我等三大长老都没有这个口福,唯一的一坛便在我们墨家大小姐的手中。”

        “什么?”林云目瞪口呆,下意识将目光瞟向了墨冰儿。

        墨冰儿此时的表情与墨子洵别无二致,只是淡淡地凝望着这一切,直到林云将目光投来,她的脸上才浮现出了一丝委屈。只是,这一丝委屈在“铁证”面前无疑显得太苍白,太苍白了。

        林云倒吸了一口凉气,若是事情真是如此,这麻烦便大了。墨家门规极其森严,同门相残乃是第一条大罪,就算是墨冰儿,恐怕也是难辞其咎。

        若是在从前,林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相信墨冰儿,但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却忽然想起了几日前与墨子洵的一段对话:

        “同门相残,岂不是大忌吗?”

        “那也只是相对而言,有时候只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又有什么问题了?”

        想到这里,林云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情感让他选择相信墨冰儿,但后者与墨子洵乃是亲兄妹,事情仿佛有了些许的解释,一个让他万分难以接受的解释。

        狠,也是一脉相承的吗?

        墨冰儿苦笑一声,柔声道:“今夜我一直在房中修炼,并不曾见过红袖姐姐。”

        冰清影嗤之以鼻,道:“岂有证人?”

  https://www.dengbi.cc/shu/200042/495621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