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妖星传 >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大战开幕

第一百五十四章 大战开幕


        能够发出先前的一记元神攻击,已经让赤焰倾尽全力。面对着面色犹豫的司马燔,向来运筹帷幄的赤焰也不禁有些忐忑起来。

        原本赤焰的计划是由火王来阻拦司马燔,有火王在,司马燔很难对赤焰造成伤害。但没想到来看热闹的黄袍老人却忽然帮衬起司马燔来,成了今天最大的变数。

        司马燔冲动归冲动,但他还是为大局着想,他不想有任何的意外发生,否则他与他的一干手下今天是绝对走不出炎弛城了。

        “司马燔,速速受降!”震天动地的呐喊声忽然从传入了司马府中的众人耳中。

        一个修士慌里慌张地从门外冲到了司马燔的面前,半跪在地上,抱拳道:“大人,不好了!拜火教的军势从四面八方逼近了!”

        “好,传令弟兄们,照原计划行事。”司马燔低声向进门汇报的修士吩咐道,他等着一天已经等了太久,为了这一天,他可以说是卧薪尝胆,结发妻子的仇,他今天就要百倍奉还给拜火教。

        “是!”

        司马府中原本拜寿围观的众人全部都掣出了随身兵器,他们中有的是拜火教的爪牙,有的是司马燔的帮手,真正来看热闹的恐怕也只有黄袍老人、林云与剑二三人。

        眼看着大战就要爆发,剑二与林云背对背靠在了一起,以防备突然袭击。略微观看了一下四周的形势,剑二问道:“怎么办,杀出去吗?”

        “不行啊,”林云面色为难,“阵法还没有到手,现在杀出去我们岂不是白来一趟?”说完,他就有些不甘地看向了司马燔,眼下司马燔已经自顾不暇,哪里还有时间管他们?

        司马府中已经乱成了一团,双方的修士冲杀在一起,由于大部分人都是身着便装,根本分不清谁是司马燔的人谁是拜火教的人。

        无奈之下,剑二与林云只好选择两不相帮,杀了几个对他们出手的修士后,退到了司马府院子中的角落,紧张地看着双方交战。

        而赤焰早在拜火教的人手到了司马府后,就趁乱退了出去,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整个司马府中,除了林云与剑二外,只有两个人没有参与战斗,那就是火王与黄袍老人。这两人正默立在两边对峙,两人都没有动手,而其余的人都知道这两人是炼神高手,谁都不敢寻他们的晦气。

        火王的面色有些古怪,他总觉得对这黄袍老人有一种由衷的亲切感,他很想与后者一较高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信心满满的他却总觉得自己一定不是眼前这老人的对手。

        黄袍老人的脸上略微有些恨意,他与赤火老人同出一门,但师兄弟两人的性格却并不相同。黄袍老人自在惯了,从来都不屑于参与一些党派之争,一生也只收了剑一一个弟子,他万万想不到他的师兄赤火老人居然会打起他徒弟的主意。

        两人对峙的这段时间,少了火王纠缠的司马燔已经虎入羊群般杀入了敌军中,无论是周天修士还是练气修士,都经不起他的一掌。

        司马府外,司马燔一方背水一战的修士们由于人数远远少于拜火教,阵型已经被冲散开来,但他们却仍然死战不退,人自为战,虽然勉强挡住了拜火教的一**冲击,但伤亡的数目却正以一个可怖的速度增加着。

        “杀!杀!杀!”拜火教修士无论是修为还是数量,都比司马燔的手下高了不止一筹,几轮冲杀后,已经有大量的高手从司马府的门口一拥而入。还有大量的拜火教修士想从院墙翻进去,但他们却尽数被司马府的禁制弹了回去,一些对禁制发动攻击的修士甚至被烧成了飞灰。

        “都退下!”威严的声音忽然从空中传来,原来是赤火老人赶到了司马府。

        闻言,拜火教的众人都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而那些司马燔的手下则是面带恐惧地看向了赤火老人。赤火老人的恐怖实力恐怕这炎弛国中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如果他要大开杀戒,在场的这些练气与周天修士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够存活。

        冷哼一声,赤火老人单手结了一个印诀,一只火凤凰瞬间由火灵气凝聚而成,凭空出现在了空中,长鸣一声,俯冲而下,眨眼间就将司马燔布下的重重禁制与阵法破除了个干干净净。

        一众拜火教修士见状,皆是喊杀着翻过院墙,从四面八方进入了司马府,将司马燔等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赤火老人双掌一抬,火凤凰消散在了空气中,他轻飘飘地悬浮在空中,飞到了司马府的上空,居高临下的地俯视着司马燔,面色冷漠。

        司马府的规模不算小,今天的主角又是司马燔,因此现在林云与剑二躲在一个不起眼的墙角倒也算是安全,可想来用不了多久,他们也会陷入包围之中,到时候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可以说是插翅难飞了。

        剑二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大惊失色地看了看空中的赤火老人,对林云道:“我们快走吧,赤火老人来了!”

        “赤火老人……”林云咬牙喃喃自语,他与这赤火老人还真是有些缘分,先是雪山时遇见,后来又在阳山与盘龙镇的战场遇到,现在又在这里遇到。

        “别犹豫了!救小姐是没错,但是前提是你的命也要保住啊!”剑二不断地催促着林云。

        林云瞪了剑二一眼,面色坚毅地摇了摇头,“你不是说过么?司马燔敢于这样面对拜火教,一定有大杀招。”

        “这……”剑二一愣,随即傻笑道:“好像也对,可是我们不是从萧落那里得知了司马燔的人中混入奸细的消息吗,万一……”

        司马燔见到赤火老人,怒火已经在他的心中熊熊地燃烧了起来,他分毫不让地逼视着赤火老人,气势也一分一分提升,单凭气势,竟然逼得周围的拜火教高手皆是不敢靠近。那些司马燔的手下趁机归拢到了司马燔的身边,将司马燔护持在中央。

        赤火老人不屑地冷笑一声,眯了眯眼睛,懒洋洋地开口道:“司马燔,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听闻此言,司马燔只是冷笑,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不成功,便成仁!

        赤火老人见司马燔不答话,又转头对仍然在与火王对峙的黄袍老人道:“师弟,前些日子你说要加入拜火教,我以为你总算是想通了,想不到今日居然助纣为虐,冥顽不灵!”

        “呵呵,”黄袍老人皮笑肉不笑地答话道:“赤火,冥顽不灵的是你,今日我只问你一句话,为何要对我的徒儿下手?”

        闻言,赤火老人眉头一皱,他虽然不惧黄袍老人,但是今日却恰好赶上司马燔的叛乱,如果后者硬要对他动手,此事倒还真是不太好办了,拜火教的伤亡会大幅度增加。

        “此事,我们日后再谈吧。”沉吟再三,赤火老人淡淡地道,他无疑是想用“拖”字诀,将这件事拖后,到时候黄袍老人兴师问罪也好,不依不饶也罢,他都接下就是了。

        “日后?”黄袍老人脸上已经尽是怒意,“我已经等不了日后了,当年师傅……”

        “住口!”赤火老人忽然爆喝一声,面色阴沉地打断了黄袍老人的话。

        黄袍老人嗤笑一声,“你现在知道怕了么?”

        赤火老人眼睛已经眯成了缝,由于愤怒,他的气息都有些不稳定起来,让周围的空间都出现了一些略微的扭曲,他从怀中取出五火七禽扇,冷笑道:“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来有什么长进。”说完,赤火老人一反常态地暴掠向了黄袍老人。

        黄袍老人随后一抓,一把火焰凝成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今日我就要为师门清理门户!”

        “该清理门户的应该是我才对!”赤火老人咬牙切齿,与黄袍老人化为了两道流光战在一起。两人都是炼神巅峰的修士,破坏力太大,因此二者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另寻战场。

        “这下好了。”林云不禁松了一口气,赤火老人一走,司马燔这边的胜算应该也是大了不少。

        “我看未必吧。”剑二摇摇头,向着火王努了努嘴。从先前的交手中,就是个傻子也能看出来司马燔绝对不是火王的对手。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黄袍老人离开后,火王古怪的神色一扫而空,元神已经锁定了司马燔,他已经准备要对司马燔出手了。

        司马燔低声对周围的修士吩咐道:“你们出去帮其他的兄弟吧,这里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可是……”一众手下皆是犹豫了起来,他们在这里应该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恐怕火王的一招就能将他们屠戮殆尽,可是留司马燔一个人在这里又实在是不妥。

        “去吧。”司马燔全神贯注地盯着火王,他虽然肯定不是后者的对手,但硬抗上上百回合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见到司马燔的窘境,林云对剑二犹豫道:“要不然,我们想办法挡一挡剑一?”

        “你疯了!恐怕连我师傅都不是剑一的对手,咱哥俩在他手里绝对走不过一招的!”剑二倒吸了一口凉气,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林云。


  https://www.dengbi.cc/shu/200042/45500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