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妖星传 > 第一百零九章 朝不保夕

第一百零九章 朝不保夕


        墨冰儿银色衣衫罩体,正忙着将手中不知从哪来的胡萝卜喂给怀中的雪兔,笑靥如花,丝毫没有察觉到林云的进入。

        “咳咳……”林云为了引起她的注意,轻咳了两声。

        “来啦?”墨冰儿依旧没有抬头,淡淡地问道,莫名的尴尬气氛在两人中弥漫开来,自从那次她醉酒失态后,一直都不太好意思见林云。

        “嗯……”林云紧张地搓了搓手。

        墨冰儿看似淡然,实则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林云,只好简短地问道:“有事?”

        林云点点头,“是有点事。”说完,他就将自己今天的经历与猜测,详细地给墨冰儿讲了一遍,并要求她不声不响地离开冰原,回到霰雪城,那里是墨家的大本营,就算是玄老也休想轻易对她下手。

        见墨冰儿一言不发,只是抚摸着雪兔,林云忍不住喊了一声:“师姑……”

        “我知道了。”墨冰儿微微叹了口气,“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

        “可……”林云大急,墨冰儿曾经跟他说过,她很喜欢冰原的幻境,有朝一日希望在这里定居,看她的样子也根本没将他的警示放在心上。

        “你太多心了。”墨冰儿冷淡地打断道,“不是每个人都像你想象的那么坏。”

        墨冰儿的冷淡让林云很是受伤,他为了找到这里可以说是吃了不少苦头,如今却换来这种态度,他多少也有些委屈,当下他叹了口气,道:“希望如此吧。”说完,他就后退了两步,准备从帐篷中退出去。

        “给你。”临出门之前,墨冰儿扬手将镇魂铃抛给了林云。

        林云伸手接住,出门后,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将镇魂铃戴回脖颈,而是将其收入了压制护腕的储物石中。

        见林云出来,风凌亲昵地舔了舔他的手。林云摸了摸风凌的脑袋,对一旁警戒地观察着周围的头领拱了拱手,道:“这位大哥,有件事要麻烦你。”

        这些墨家高手虽然并不认识林云,但林云始终也是墨子洵的徒弟,真要讲起来他也有权调动这些高手。

        头领点点头,痛快地回答道:“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在他们看来,墨子洵的徒弟自然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能帮上的忙他们不会拒绝。

        林云犹豫了一会,还是开口道:“麻烦马上你派人去霰雪城将长老请来。”

        “这恐怕……”头领顿时为难起来,墨家长老高高在上,他一个周天级别的修士哪能请动他们。

        “这几天也许会有一个炼神高手袭击xiǎojiě,”林云将实情相告,“十万火急!”

        头领大惊失色,如事情真如林云所言,那恐怕已经来不及了,从冰原到霰雪城最快也要一天半时间。

        “不能坐以待毙。”林云皱眉道,“派一个速度最快的请长老前来支援,其他人加强警戒,多派暗哨,一旦有情况马上动手!”

        头领面容一肃,抱拳道:“是!”

        ……

        墨冰儿不走,林云不能先行离开,于是他拜托了头领为他扎了一个新的帐篷,以供他和风凌居住。

        是夜,林云始终无法入定,回想起白天玄老一招扣住他的脉门,而他甚至没有看到玄老的动作,更是心惊胆战。

        睁开眼睛,林云发现风凌竟已经不在帐篷中,他披上了一件厚厚的狐裘,这才出了帐篷。

        风凌正蹲坐在帐篷门口,远远地眺望着北方,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风凌,你怎么了?”虽然披着厚厚的狐裘,但是林云还是被寒风吹得一阵发抖。

        风凌转过头,眼神复杂,妖兽与妖兽之间有着特殊的感应能力,它感觉到在冰原更深处的地方,有一个让它十分惧怕的力量存在。

        林云半蹲下揽住它的脖子,叹道:“你要走了吗?其实也好,这里马上就有可能要发生一场大战,吉凶未卜。”他看到风凌眺望远方,下意识以为它是要离开了。玄老一旦出手,恐怕他们所有的人都难逃此劫,没必要让风凌也送死。

        风凌舔了舔林云的脸颊,低吼了一声,趴下了身子,林云把它当做朋友,它又何尝不是呢?妖兽天性不喜束缚,它渴望自由,却又舍不得林云,何况它也懂这里可能马上就有大战要发生,怎能就此舍林云而去?

        一人一虎一同眺望着北方,沉默了半晌,林云开口道:“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是一个小乞丐。”

        “那时的我因为寒毒,每天都困守在城主府中,只能每天隔着院墙听着其他小孩子的欢声笑语,徒生羡慕。”

        “后来我认识了他,他应该要长我几岁吧,每天吃不饱、穿不暖,但他总能想方设法地寻来有趣的事物偷偷送给我逗我开心,活泼的麻雀、烤糊的番薯、还有他捏的泥人……”林云像是在喃喃自语,陷入了回忆中。

        在冰天雪地中穿着破旧衣服的小乞丐,他的脸很脏,满脸泥巴,但眼睛却出奇的明亮,像极了夜空中闪耀着的北极星。

        “他是我第一个朋友,后来,他告诉我他要走了,他说想去南方闯荡一番,看看那些他没有见过的风景。”

        “可是,一直到最后,他也没能走出安北城,第二天,人们就在城门口发现了他的尸体。”

        讲到这里,林云忽然叹了口气,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讲出这个故事,接着他感叹道:“我想我是唯一一个知道他愿望的人,所以一直一来我都很想去南方温暖之地,代替他去看看。”

        “如今,”林云顿了顿,“师傅对我恩重如山,我不可能弃师姑而去,如果真的有人要杀师姑,我会死在她的前面。”他显然现在的情况很是不看好,他们几乎已经陷入了必死的境地。

        “现在我就相当于那个小乞丐,你就是当初的那个我。与其陪我去死,不如带着我的梦活下去。假如有朝一日你能够修炼到能够化为人形的境界,就帮我照顾照顾我爹吧,那时候他应该也是垂垂老矣……”

        风凌奇异地看着林云,低吼了一声,一滴豆大的泪珠从它的虎眼中流出,转瞬凝结成了冰,挂在了脸部的毛发上。

        林云笑了笑,摸了摸风凌,“去吧,远远地离开这里,以你的本事应该很容易生存下来。”

        风凌站起身子,缓缓向远处爬去,三步一回头。

        林云不停地挥着手,直到再也看不到风凌的身影。妖兽比人重感情,为了让风凌离开这里他必须要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到时候倘若自己真的死了,也算是为林北泽留了点念想。

        潘孚是霰雪王指任的,极有可能是霰雪王的心腹,林云几乎确定他就是要对墨冰儿动。林云不知道霰雪王会不会顺便将他也解决掉,就算不会,他也不可能目睹着墨冰儿死在自己的面前。

        “唉……”林云叹了口气,不禁感到一阵无力。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明明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但却就是无能为力去改变。

        玄老是个义气之人,所以即使要动手,他也不会选择在晚上偷袭,应该会在白天光明正大的打过来。

        一夜无话。

        天际已经浮现出一丝鱼肚白,林云缓缓吐了口气,睁开了眼睛,为了应付马上就要到来的大战,他已经将自己调整到了最佳状态,虽然他也知道自己这点实力根本不是玄老的一合之敌。

        林云整理了一下衣衫,就从帐篷中走了出来,静静地侍立在墨冰儿的帐篷门口,他将是保护墨冰儿的最后一道防线。

        果然,天刚刚亮,远处就出现了十几道黑色的身影,似缓实急,向帐篷这边逼近了过来。为首一rénpí肤黝黑,不是玄老又是何人?他的一旁还有换了一身便衣打扮的潘孚,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自己也跟随众人来到冰原监视玄老。

        一干墨家也早早就发现了这一情况,只是对方人多势众,冒然出击只是送死,不如等全部人手集结起来再决一死战。所有的墨家高手都现出了身形,大概有三十多人,这些人全部都面色凝重地看向了玄老。

        林云见状,快步向玄老迎了过去,他想试着说服玄老。

        “玄老,别来无恙。”林云将手搭在凌云剑的剑柄上,打了个招呼。

        玄老讶然道:“小友,你也在此?”

        林云点点头,“玄老,废话就不多说了,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一定要如此吗?”以玄老的战力,恐怕这三十多个墨家高手齐上也讨不到什么好,更何况玄老的身后还有十几个实力不明的修士。

        “唉……”玄老叹了口气,对一旁的潘孚道:“此事倒难办了,这小友与我一见如故,我实在是不想对他动手。”

        潘孚诡异一笑,“那就留他一条命,其他人全部杀了。”他们原本的计划就是留林云一条命,借林云之口让墨子洵了解事情的“真相”。

        玄老又是长叹一声,面色沧桑地道:“小友,我也是没有办法,受人之恩,由不得我不报。”

        闻言,林云苦笑一声,拔出凌云剑,退回了墨家的阵营。

        大战一触即发。


  https://www.dengbi.cc/shu/200042/446032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