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晋枭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叹阴谋夔安定计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叹阴谋夔安定计


        从面见绵上特使,到偶遭桃豹冲突,再到路遇支雄对话,夔安将今晚的所见所闻所言所语几乎一字不落地尽数告诉了张宾,但他话说完了好久,却始终不见张宾一字一句的回应。顶点更新最快他惶然无措地偷眼看了这中年晋人一眼,却见他盘着双腿坐在榻上,神定气闲地闭着双眼,似乎已经安然进入了甜美的梦境。

        夔安只觉心中莫名有些慌乱,他呆着脸吞了口唾沫,哑着嗓子轻轻唤道:“先生,张先生!”

        “唔,”张宾的喉咙里咕噜了一声,他缓缓地睁开双眼看了看夔安,淡然一笑道:“你是不是很想问一问我,你把这些话说给了支雄听,他会不会连夜去向刘越告密?”

        “你!”夔安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张宾云淡风轻的脸,骇然惊叫道:“你怎么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话一出口,他顿觉失态,忙强行收敛起自己扭曲的面容,呼哧呼哧地喘了几声粗气,闷声闷气地说道:“是先生你让我指派癞头去和那两家交涉的,所以我随口就向他说了我们这次的最终计划。听口气,癞头似乎并不太赞同我去打刘越的主意,所以,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如果有问题的话,你打算怎么办?回去杀了他?!”张宾扫了眼面前这个局促不安的羯人大汉,轻叹了口气道:“你放心,你用不着去杀了他。我看人的眼光是不会差的,支雄这个人功利心很重,是个可以与你一同谋划大事的人。以他的性子和做派,他是不可能背着你暗地里去和刘越做什么勾当的。倒是那个桃豹刚猛暴躁,你可要多提防着他点,尤其不能像对支雄那样,让他也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那就好,那就好!”夔安长长地吁了口气道:“请问先生,接下来我还要做些什么?”

        “去找个女人败败火吧,我看你也是憋得太久了,否则的话,你也不会去打那个叫全氏的晋人女子的主意。”张宾两眼盯着桌上跳动的火光,悠悠说道:“别跟我说什么你只是在试探刘越的态度之类的鬼话,在我看来,你这就是愚蠢的打草惊蛇。你要知道,就因为一时的冲动,你不但引起了对手对你的警觉,还激起了桃豹对你的不满。”

        “以后不要再因为女人犯这种错误了,”张宾摆了摆手制止了夔安想要辩解的话,沉声说道:“桃豹的问题一定要尽早解决了,最好是在打千亩塬之前。”

        夔安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又飞快地恢复了正常,他看了张宾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沉吟了一阵开口问道:“刘越找我要那个在冠爵津中散布流言的人,先生觉得我应该如何应付才好?”

        “怎么应付?想必你不至于要把张某绑起来交到刘越手里去吧,”张宾冷笑了一声道:“你不是总嫌莫拉塔拖延着不愿放下手中的匈奴骑吗?你不是说桃豹总嫌弃莫拉塔在你面前挑拨你们和刘越的关系吗?既然如此,在冠爵津中散布流言的人定然就是这个新附的匈奴贼首了。你可以把刘越的交代告诉桃豹,让他去取了莫拉塔的舌头便是。”

        夔安面色发白地看了张宾一眼,瞠目结舌地半天没再说出一句话来。世人都说晋人多诡诈毒计,以前因为和真正的晋人文士接触得少没有什么感觉,但自从这段时间和这个叫张宾的晋人呆在一起,两人早晚筹划之下,他对这句话所蕴含的事实可谓是感同身受。

        真不知道像他这样的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夔安忧郁地想道,或许他们和别的人不一样,他们不靠五谷杂粮而存活,养育他们生长的,想必是像粟米一样数不胜数的阴谋诡计。想到这,夔安觉得自己的身子一阵阵地发紧,他默默地站起身拱手朝张宾恭敬地说道:“先生智算入神,夔安受教了。时间不早了,先生且先安歇吧。”

        张宾见他神色有异,心下明白却不点破,只笑着朝他挥了挥手,便又盘坐在榻上缓缓闭上了眼睛。夔安心中一松,抬腿便往门外走去,一只脚还没跨过门槛,他猛然想起一件事来,忙又转过身来,讪讪地朝张宾说道:“对了,夔安还有一件事想请教先生。”

        张宾连眼也没睁,淡然道:“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支雄听绵上的人说,呼延灼的独子呼延赞最近无故失踪了,”夔安轻声问道:“我在想,他极有可能是自己偷着出去浪荡了,要是他跑到介休或晋阳这样地方去,会不会对我们合力攻取介休有什么影响?”

        “呼延赞不在别处,就在介休刘越的手里。”张宾闭着眼摇了摇头,嘴角微微一抽,平静地说道:“放心,无妨的,你只要注意别让呼延灼的人知道了就行。刘越虽把呼延赞抓在手里,却不知道他究竟有何用处,加上这几天他既要安排演兵,又要准备打千亩塬,诸事繁冗,千头万绪,更不会有时间去想呼延赞的事了。等夺下介休之后,你倒是可以拿他做筹码,好好和呼延灼叙一叙轻重主次。”

        张宾虽离开了介休城,但他说的却没错,刘越为了组织好定于后天进行的实兵演习已经忙得昏头转向,脚不点地了。按理说那天晚上他在县尉府已经制定好了详细的计划,分配好了各自的任务,但整个演习准备过程中除了练兵的事不需要他操心之外,其他一应杂事全都是他一个人在尽心竭力地周旋。

        没办法,谁让介休县里吃官饭的人这么少呢!刘越疲倦地坐在县衙的公房里,看了看手中一大叠的钱粮簿记和人员名录,郁闷得只想扯着嗓子放声大吼。属吏太少也就罢了,原本应该承担起后勤工作的县尉韩奎竟整整一个下午都没见到人影,听门下临时补过来的小吏说,韩县尉为了祈求演兵的顺利,独自一人到云龙巷去卜卦纳福去了!

        刘越耐着性子在记有府库钱粮数目的册子上扫了几眼,只觉得册子上苍蝇一样密密麻麻的数字映得脑袋一阵阵发昏,他烦躁地将册子丢在案上,风一样冲出县衙,气咻咻地朝云龙巷的方向奔去。


  https://www.dengbi.cc/shu/200035/439119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