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求仙则仙 > 第一百零二章 愚蠢的人

第一百零二章 愚蠢的人


        这种纠结捆缚住了唐承念的双tuǐ,她发现已经几乎没有力气推开那扇门。

        但这扇门终究被人推开了。

        是明月初。

        “她在里面。”明月初只是简简单单地说了一句话。

        唐承念回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慢悠悠地朝前走了一步,跨进了房间里。

        整间屋子里有一股奇怪的药香。

        大概是明月倩搞出来的,唐承念朝右一转,就发现chuáng前点燃了一个香炉。

        明月倩拿起那个香炉,放在了楚良玉的枕边。

        她一共点燃了四个,在楚良玉头颅的左右和双脚左右各自放了一个香炉。

        唐承念缓缓走了过去,脑子里仿佛有一团乱麻。

        她还是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应该做什么。

        好在明月倩很快就抬起头,看见了纠结的她。

        明月倩拍了拍chuáng边,“坐。”

        唐承念便赶紧走过去坐下。

        她小心翼翼地将头探出去,观察明月倩的动作。

        明月倩拿出一枚红sè的药丸,轻轻拨动楚良玉的嘴chún,将这枚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

        然后,她再一次使用了另外一种水系法术。

        在修复身体这方面,水系法术的确是种类最多的。

        唐承念不知道那枚药丸去了哪里,但是她确定明月倩应该有把握不会让楚良玉被噎死。

        没过一会儿,楚良玉忽然张开嘴,嘤咛一声。

        很轻,但落在唐承念的耳朵里,却总觉得这难受的声音中有一股怨怼。

        在被那邪修掳走,折磨的时候,楚良玉一定是恨她的吧?

        唐承念已经彻底走不出这条胡同了。

        她总觉得是自己害了楚良玉。

        她唯一能够做的是弥补。

        可是,应该怎么弥补呢?

        唐承念又一次苦恼起来,她忽然发现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她要怎么做,要作什么?

        她想不出来,她真的想不出来,天知道!她真的想要做些什么来挽救这一切。

        值得庆幸的是她有一个好母亲,又给她支了一招。

        明月倩扶着自己的膝盖,慢吞吞地站了起来,她回头看了楚良玉一眼,有些不放心,环顾四周之后将目光投注到了唐承念的身上:“念儿,我出去抓药炼丹,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你能帮我照顾她吗?”她的这句话里虽然是以疑问的字眼结束,但是话语中的坚定与坚决却是半点都不掩饰。

        唐承念需要犹豫吗?

        当然不。

        她摇了摇头,然后在明月倩不解的目光中又点了点头,很认真地应诺道:“好。”

        明月倩松了口气,从自己的座位上离开。

        那个凳子能够让她更近距离地观察楚良玉的情况,现在她要离开了,就把这个位置交给了楚良玉的新看顾——唐承念。虽然唐承念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可是明月倩对这个孩子很有信心,也许是因为唐承念在镜中世界里的表现太让她惊讶与欣慰了吧,她潜意识里将唐承念当作了和她,和自己的哥哥们一样值得托付的人。

        临别的时候她回了一次头,看到唐承念很认真地跳上了凳子,坐下,安心地收回目光。

        明月倩打开门,离开了房间,没有让明月初等人进去看状况。

        毕竟楚良玉还只是一个十九岁的闺阁少女。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唐承念一人。

        她坐在chuáng边的凳子上,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放——要是明月倩能给她一碗汤药就好了,那她现在最起码可以拿勺子给楚良玉喂药。可是现在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人,明月倩也出去了,没有人给她指点下一步,于是唐承念开始纠结了,她要做什么呢?她……她要不要像前世那些小说的主角那样,给楚良玉讲故事?也许她说着说着,楚良玉就睁开眼睛,苏醒了,伸出手,拥抱她……

        咦为什么要拥抱她?……删掉这句。

        有了这番自娱自乐的插科打诨,唐承念的心情也轻松许多。

        只是当她的目光投向chuáng上躺着的那个人,她的心却又重新变得沉重。

        她忍不住撑住chuáng沿,鼓足勇气,伸长脖子,去看楚良玉的双眼。

        确切地说,是左眼。

        烧焦的那半边脸,也是左脸。

        楚良玉躺在这里,一句话也不用说,就是一场默剧恐怖片。

        但这并不好笑,也不有趣。

        楚良玉是无辜的,无辜地被抓走,无辜地被折磨,唐承念怎么可能笑,怎么可能觉得有趣?

        “你一定……很痛吧?”

        唐承念知道自己是在说废话,但是除了这些,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什么。

        她觉得自己在楚良玉面前,已经天生矮了一截。

        不,也许她还有三个字可以说。

        “对不起。”唐承念吐出这三个字,双眼忽然流下了泪水,冰凉的眼泪,愧疚的眼泪。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伏在楚良玉身上,双手轻轻地拥抱着她。

        她的眼泪大概已经染湿了楚良玉的衣服但她已经顾不得了,她就这么扑在楚良玉身上闷声大哭,并且不断地嚎啕着说着那三个字,她诚心诚意地说着,她希望楚良玉在梦里也能够听得见她的声音,“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她对不起她。

        她该怎么补救?

        如今的唐承念,已经听不进任何道理,也想不了任何道理。

        在她的心中,只剩下了最简单的因果。

        如果不是她因为一件小事将楚良玉派出去,她绝对不会遭遇这些。

        她只是一个凡人女子,而且那是深夜,最该死的是她叫楚良玉别让旁人知道!

        楚良玉原本不可能遭遇那名邪修的,她那么乖巧,最近又一心只想修炼。

        她很快就要成为一名修士了。

        可是现在,全毁了。

        她的容貌毁了,她的一只眼睛丢了……还有她的弟弟,她的亲生弟弟,相依为命的弟弟也不知所踪……这些全天下最悲惨的事情都落在了这个不幸的女子身上,而且唐承念不得不想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就是她自己。

        全怪她。

        为什么她要那么说要那么做?

        唐承念捂着脑袋,她觉得头疼,眼睛疼,鼻子还很酸。

        她知道错了,但是补救……怎么补救?补救了,楚良玉的这些悲惨记忆就会消失吗?

        唐承念原本以为自己的穿越生活顺风顺水,太太平平。

        她真想就这么平平静静地过一辈子,只要能够干掉温燎相,就再也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止她的平安幸福。如今的她的确做到了……她一个人很幸福,大家都喜欢她都关心她……但不是一切都搞砸了吗?

        她的哥哥,她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十岁的小男孩经历了什么。

        他的眼神,几乎一夜之间便从清澈变得浑浊。

        她的母亲,虽然她口口声声说要保护她但是她其实什么也没有做。

        而且,她很清楚明月倩在唐家过得并不好。

        她的……师妹,如今神智混沌地躺在这里,一只眼睛被挖去,半张脸被灼烂,身上还有数不尽的伤口。

        雪上加霜的是,楚良玉的弟弟如今都不知道在哪里。

        是死了吗?

        是被那名邪修带走了吗?

        唐承念知道一切,知道那些保护着她爱护着她的人都过得很不好!而她无能为力!

        她什么都不能做。

        蠢货一样静静地享受着一切宠爱。

        亏她第一次见到明月倩的时候还嘲笑她。

        她凭什么?

        明月倩努力上进只是偶尔被作者操控。

        而她的身上根本没有所谓的作者线,可她活得就像一个提线木偶。

        为了所谓的平安喜乐,她一直都在刻意地忽略很多。

        她只是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但楚良玉的悲剧,却将一切都撕裂了活生生地丢在她的面前让她看。

        让她看看她有多么愚蠢多么自sī。

        唐承念越想越多,她越往深去想,就越是觉得她自己是个卑劣可恶的混账。

        她简直连唐瑄奇都不如。

        她只知道逃避,享受着大小姐的人生,自以为是地清高着,自来熟地以为所有人都是自己的朋友,轻描淡写地漠视着别人的痛苦,只为了不打破自己美满幸福的人生——这样的穿越,有什么意义?和前世的她,有什么区别?

        来到了拥有奇妙法术的异世界,她还是那个懦弱的她!

        不想活着,又不敢死。

        纠结于一切,然后错过了一切。

        那样懦弱平凡的女孩子,最后,死了,大概知情的人也会骂一句活该吧。

        唐承念很清楚,她的懦弱,怕麻烦,毁了多少人多少生命。

        最后连她自己都毁了。

        她哭得倦了,慢慢睡去,然后,她又一次模糊地看到那个有阳台的客厅。

        阳台上的女孩子,为了一场恋爱的争执哭泣着。

        客厅里的中年男人,轻轻地咳嗽了一下。

        然后,便成为了剧烈的咳嗽。

        “多吃药,多休息,要喝热水。”女孩丢下了干巴巴的话,拿起那一袋熟食回了房间。

        fù人不得不站起来,给自己的丈夫泡一杯药。

        而这个时候,女孩再一次接起了电话,再一次发出了哭音。

        为了她的恋人。

        唐承念这次已经没有了那种感动,她狠狠地伸出一拳朝着那个逐渐虚化的女孩击出一拳:“那个笨蛋中二有什么要紧的?你坐在这里,为了那种人哭什么?你就不能分出一点心给更重要的人吗?”RS!。


  https://www.dengbi.cc/shu/17619/50275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