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求仙则仙 > 第六百七十四章 唯一的

第六百七十四章 唯一的


        求仙则仙无弹窗

        可是,这遗迹竟然害唐承念失联十年,着实谈不上好吧?

        “这遗迹怎么这么古怪?到底是怎么回事?”唐承奕有些疑惑,也有些反感。

        本以为那是一件好事,忽然变成了坏的,的确会让人评价大减。

        唐承念依旧苦笑,这一次则回答得更加全面些,她总不能仗着看守者不在云中城了,就拼命诋毁那个构建云中城遗迹的人吧?那可是令看守者崇拜的主人,况且,云中城遗迹的设定也的确了不得。而且她知道唐承奕的个性,若是唐承奕真的气急了,说不定真的会跑去和一座城过不去。

        “其实,在我通过了它的考验后,它的确给了我一个奖励,它让我进入密地磨练,但是,我一开始以为那是一个幻境,谁知道,密地中的时间与外界一样,所以,我其实也在密地中被困了十年,等我离开密地,才发现外面已经天|翻|地|覆,明月崖,娘亲……唉……”

        “你别放在心上,这可不怪你,就算你在,也改变不了那结局,最后反而会把你搭上去。那我不就只有一个了?”唐承奕叹息一声,又不悦地说道,“可是,这是什么鬼门派的遗迹?真是太折磨人了!要不是你从密地出来,假如一直呆在里面,岂不是要被困一辈子?它岂不是误导你吗?”

        唐承奕很快推测出唐承念是将那密地认成了幻境,但如果不是密地本身误导人,不会如此。

        唐承念庆幸自己这个故事圆得还不错,毕竟,唐承奕比她想得要敏锐得多,他只听她说完一段话,就猜测出了她话语中未吐出口的“秘密”。好在,她还是瞒住了他。

        她接着回答道:“这门派乃是天象门,你可听说过?”

        唐承奕疑惑地皱紧了眉,神色难看,他显然没有听说过这三个字。

        盛翡也微微蹙眉,但她想了想,却说道:“天象门是上古时期的宗门吧?”

        唐承念朝盛翡偷取了一个赞许的目光,她点了点头,说道:“没错,那正是上古时期云泽**的霸主。”

        唐承奕朝盛翡露出敬佩之色:“你连这个都知道?看来,这里只有我没听说过。”

        盛翡害羞地一笑:“倒也没什么。”

        唐承奕又问唐承念:“那是上古时期的霸主?那比之如今的辅天教又如何?”

        他对天象门一无所知,自然需要一个比较的参照物,同样是如今云泽**第一宗门的辅天教做对比就再好不过了。

        唐承念笑了起来,说道:“如今的辅天教是五大宗门之首,而当年的天象门却是风光尖子,无出其右者。”

        这样说,唐承奕就容易理解得多了。

        “我觉得我好想能够想象出那样的情境了……这样看来,这天象门的确曾经是无可撼动的霸主,那,然后呢?”

        唐承念可惜地说道:“然后,天象门就像五灵剑派,像明月崖一样了。”

        她当然不会是说天象门等于五灵剑派与明月崖。

        她只是用隐晦的方法说出那个词,毕竟,直接讲出来容易勾起唐承奕的可惜,对明月崖的,也是对五灵剑派的。

        唐承奕轻轻点头,他同样可以理解这个结局。

        其实,从云中城是遗迹开始,一切便已经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直接面对它的感觉果然还是不太一样。他叹道:“也对,毕竟如今已经没有天象门了。”

        唐承念问盛翡:“你了解天象门吗?”

        她本来打算,如果盛翡知道,就让盛翡来讲,她也好对照一下看守者所言和世人所见有什么区别。

        不过盛翡却摇摇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对天象门不太了解,只知道那是上古时期的霸主,除此之外,我就一无所知了。”

        见盛翡有些愧疚,唐承念哭笑不得。

        怎么盛翡总像是欠了所有人一样,动不动就愧疚自责?

        他连忙安慰起盛翡,道:“你无须如此,我来说就是了。”

        盛翡忙安静下来,掩去了那一丝内疚之色。

        唐承念不想勾起她的心绪,索性避而不谈,直接说起了天象门:“那是一个测算命数的宗门,在天象门上下人人都会这个,而且,特别准。”她先做了一个简单的背景介绍。

        唐承奕和盛翡果然被她这简单的一句话勾起了兴趣。

        尤其是盛翡,已经不再沉寂,转而露出了积极的样子。

        很少有人会不对算命感兴趣,尤其还是算得特别准的情况下。

        在这一点上,凡人与修士都是一样的。

        唐承念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把她知道的天象门的介绍从头到尾说了一遍,这真的很费口水。要知道,她一开始只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解脱怀疑罢了!谁知道,现在居然说起了天象门,而且还滔滔不绝。尤其唐承奕和盛翡又露出很想听下文的样子,她自然不忍让他们失望,这样一来,就说了许久。

        唐承奕和盛翡听完,都愣了好半天。

        先回过神的人还是唐承奕,他年纪小,但修为高,所以比盛翡更快找回清醒。他显然对许多事情都很好奇,看他的样子,有好多问题都憋在他的心里,唐承奕吞吞吐吐了好久,才结结巴巴地选出一个他现在最想先知道的问题:“那云中城,到底是什么样子?我只听说它云雾弥漫,但那些人说得颠三倒四,我都糊涂了。”

        唐承念笑了起来,说这个是她的拿手好戏。

        她侃侃道来:“云中城有经年白雾,能够遮挡修士的神识与视线,令人只能看到很短的距离,当时,许多修士都冲了进去,所以,虽然云中城里没有机关,却也危机重重。”

        唐承奕点点头,道:“不错,这种环境的确很适合埋伏。”

        他对于唐承念所描述的情景没有太多惊讶,他的确没有什么常识,但在风游仙的教导下,早已经没有初时那么天真了。他知道了修士中有些人是多么的贪婪,就算云中城里没有宝藏,只要有修士,就绝对不缺相互觊觎的人,这样,自然会掀起战斗。

        “是啊,在那云中城遗迹里,还有一名看守者,那是原本的云中城城主所留下来的人,但之后它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所以,现在它应该不在云中城了。”唐承念怕说完故事以后,唐承奕会对那看守者好奇,索性先斩断了这条线,免得再解释,又更复杂了。

        唐承奕确实没有怀疑,他怎么会怀疑唐承念的话呢?

        在原文里,他与温燎相亲近后,便将他当成了亲兄弟一样信任,被他一再利用,也不曾怀疑过。

        “原来已经不见啦,真是可惜。”唐承奕果然只是冷淡地说了几句。

        他不是一个天生冷情的人,但他对于离开的人的确不会在乎。

        当然,也是因为离开的人与他本来就没什么关系,就比如绿瑛,虽然颜容美好,但在他心中也只是侍女而已。若是他真的对所有人都不在乎,又如何会对明月倩和失踪十年的妹妹念念不忘呢?他或许只是一个感情有数的人,将这些感情一个个分送后,就再也没有剩下的了。

        “是啊,他负责看护我们,如果有人战斗受重伤,被他鉴定为无法继续战斗,他就会将那个人从云中城里送走。”唐承念说到这里,又忍不住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我也遇到过危险,也幸好有这个规矩,我才保住一命。”

        如果死在风景悠那个npc手上,她真的会死得不甘心。

        好在,她仍然活着,而死去的人,是风景悠。

        “原来那里如此危险!”唐承奕正要说什么,又忽而一笑,改口道,“不过你还活着,就太好了。”

        唐承念也不戳穿他。

        他估计是犯了个乌龙,想要问她有没有出事吧?——但她要是出事,还能活着来酆都见他吗?

        唐承念微微一笑,道:“是啊,不管最后得到什么,哪怕一无所获也没关系,只要不将性命搭在里头,迟早都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你说得对,这话我们都应该共勉。”唐承奕严肃地看着她,“你以后如果还要冒险,起码也该想一想我,想一想娘亲。如今娘亲不知下落,你就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直接忽略了唐瑄奇。

        唐承念忍不住想,唐承奕是不是和唐瑄奇见过一面?唐瑄奇到底做了什么,让唐承奕受了这么大的心理创伤?以他的性格,本来不会如此绝情,尤其是那个人还是他的亲生父亲。不过唐承念也没想过要知道,想一想就罢了。不然能怎么办?问唐承奕吗?那不是往大哥心里戳刀子?问唐瑄奇吗?都已经撕破了脸,还见什么见?关系已经那么差了,何必让印象差到绝境去?

        “好,大哥,我答应你。”唐承念认真又诚恳地说完,便看向了盛翡。

        盛翡连忙说道:“我也答应您,师父。”

        “你对我也很重要,是我唯一的徒弟,可别为了一时意气,搭上你的命,在我的心里面,你的命比许多人都珍贵。”唐承念真心地说道。她越是了解盛翡,就越是无法抑制自己的怜悯之情。r1152(  )


  https://www.dengbi.cc/shu/17619/159953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