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求仙则仙 > 第五百三十章 第二个意外之人

第五百三十章 第二个意外之人


        唐承念根本没看清楚这道银色弧线是什么,可是,当银色弧光消失之后,陈谑的头|颅,也利落地摔在了地上。接着,才是他的身|体倒下。

        陈谑,成了这模样,除非他拥有元婴可以出窍,否则,他就是真的死了。

        ……

        陈谑竟然真的死了,唐承念实在没想到整件事竟然会变成这样。

        冯启王漠然地收了陈谑的尸|体,她赶紧趁着这个机会跑到看守者那里求助:“那我呢?”

        “你?”看守者笑容灿烂,“恭喜你,陈谑他死了,你便是唯一活着的那个通过高塔考验的人,我不用再思考了,这下,总算可以直接将传承送给你了。”

        说完,直接掏出了一块发出淡淡紫光的石头,“它是你的了。”

        “这是什么东西?”

        “这便是我的主人所留下的传承!想要继承他的东西,必须得到这个宝物!”看守者大声说完,唐承念忽然觉得耳朵痒痒的,在耳朵里忽然响起看守者极小的声音,它这时才说完后半段,“这东西暂且交由你保管。虽说陈谑死了,不过,他到底接受了考验,所以,为了公平,你也要接受考验,试试吧。”

        “什么考验?什么暂且交由我保管……”唐承念喃喃不解时,再抬头想问,谁知环顾四周,却不见了看守者,“看守者!你人呢?喂!”

        “他刚才忽然消失了。”

        唐承念朝说话的人望去,然后就恨不得自己没看过去。

        对,这里除了她,还会剩下谁呢?冯启王竟然还没有走。

        她并不清楚命势殿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它的作用,但辅天教的一殿之主,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她忽然想到看守者说过,为了公平,她还要参加最后一道考验,那会是什么呢?难道,就是面前这个冯启王吗?她又打不过他!

        唐承念一边思索,一边笑:“是吗?啊,原来如此。”

        她恍然大悟,继而说道:“这么看来,这里没我的事情了,那……我走了。”

        说完便打算若无其事地走。

        谁知道,冯启王竟然忘她身边一飞,然后,就拦住了她的去路。

        唐承念欲哭无泪,她不认识冯启王,也和他无仇无怨,可他无端端出现在这里,总不会杀了个陈谑就回去。

        不不不,这冯启王又不是辅天教英灵殿的人,应该不至于那么热爱战斗。

        况且,欺压菜鸟,算什么战斗?

        “您想怎么样?”唐承念问。

        冯启王笑了,“小丫头,我感觉你刚才得到的那块石头,似乎对我有些用处。”

        原来是觊觎这块石头!这是什么品位啊!?

        唐承念无语地看了一眼自己拿着的石头,说来也是奇怪,此时此刻,她偏偏没办法将这块石头收进自己的随身系统仓库。显然,现在的石头是个任务物品,而且还是一个很容易掉落的物品,说不准,她挨一下就会掉落这块石头。不对,也许是她挨一下打觉得太痛,就自己把石头扔给冯启王了。

        不过,说来说去,她也是一个有节|操的人。

        闯了那么多关,好不容易得到这块石头,虽然她不明白这块石头的作用,但毕竟是个宝贝,要是轻易给人,这东西就真的再也与她无缘了。她才舍不得。若是因为怕痛,就直接把石头送给冯启王,她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除非,冯启王揍人真的揍得很痛。

        唐承念自认为很有节|操地暗想,除非冯启王下手太狠,否则,绝对不出让这块石头!

        因此,唐承念调整了一下表情,立刻露出了严肃的样子:“这石头对我也有用处。”

        虽然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这块石头对她有什么用,但既然看守者要她保护它,那她就保护它。

        “哦?”

        冯启王还是头一次遇到有胆子反抗他的人,不禁露出了一丝略含兴味的笑容。

        “你的胆子,倒是和那小子一样大……”

        那小子,就是刚刚被冯启王彻底收拾的陈谑。

        想起陈谑那利落的死法,即便是唐承念,也不由得发憷。

        可发憷归发憷,石头不能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唐承念终于也踏上了装傻的老路。

        冯启王被这态度气得半死:“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信不信我杀了你!?”

        唐承念一边左顾右盼找看守者,一边坚定地说道:“我不信!”

        “……你的胆子……确实不小……”冯启王咬牙启齿。

        唐承念的态度却忽然变得更加嚣张了:“那你要怎么样呢?呵呵。”

        呵呵这个笑声,简直是古今双时代里最魔性也最引人厌恶的声音。

        比如冯启王,就很讨厌这种声音。

        “你果然是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唐承念却更不畏惧,她迎面面对着冯启王,忽然大喊一声:“救命啊!”

        “救命?你还这么天真?”冯启王哈哈大笑,右臂猛然挥起,惊起再一道银光。

        只是,这一次,当银光才闪耀到轨迹里一半的位置时,却忽然消失了。

        “啊!!!”

        冯启王惨叫一声,血光四溅,他捂着自己断臂的巨大伤口,哀嚎不已。

        唐承念得意地往后一跳,不动声色地将石头往后腰里一塞,然后无辜地指着冯启王:“师父,您都看见了,他要杀我!”

        “哼!我当然看见了!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的徒弟下手?不想活了吗?”

        这句话里无数词语都是冯启王好多年都没有听过的。

        想不到如今居然有人敢一气说出口,他回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人,云泽大陆里的隐士高人,十个里他能认识个,不算百晓生,但也不是没见识的人。想到如今宗门里糟糕的处境,即便断了一臂,他竟然也能耐心地发问,“你是什么人?”

        唐承念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师父,别和他废话!赶走他!”

        “这是当然的!”

        这个无端端出现的人,正是那个在唐承念心种下子母感应符的龙赫。

        想不到,他居然在此时,赶到了这里。

        虽然这也是条恶狼,但与冯启王比起来,还算是友善的,唐承念自然知道这时候她该怎么做。

        好在,龙赫也给面子,趁着冯启王受伤,半点颜面也不给他留,一鼓作气将他打成重伤,最后,还是冯启王自己受不了,撕了符箓,直接逃走。

        “哼哼……没用的东西,居然还是逃了。”龙赫深觉在徒弟面前大长脸面,开心不已,自然也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讥讽自己的对手一番。

        唐承念十分捧场:“太好了,幸好师父您来了,要不然,我就死定了。”

        “你愿意叫我师父了?”龙赫此时才意识到这一点,露出了自豪的表情。

        唐承念早就已经打算好了,要是被龙赫找到,该低头,还是要低头。

        “当然!我已经与从前的师父谈好了,以后,您才是我的师父。”唐承念说起大话来,不但不用打草稿,连眼睛都不用眨一下。

        在古墓里关了几千年的龙赫自然纯朴善良地把她的话当了真,那真性情的笑容简直令唐承念心酸又自责。

        当然,心酸归心酸,自责归自责,她也要活命,没办法。

        唐承念到了此时,越发明白境界低的痛苦。

        在修真界,没实力,谈什么人|权。别说别人的人|权,她连自己的人|权都无法保证。

        “对了,刚才那个人是不是要从你这里拿走什么?我依稀看见……是一块石头?”龙赫碎碎念。

        唐承念笑而不语。

        龙赫便不再问了,他想得清楚,反正,等带走唐承念,他有的是机会搞清楚那块石头是做什么的。

        “对了,我进来之前,外面的修士都说这里是什么云城……还说到处都是白雾,雾在哪里呢?”龙赫自言自语。

        唐承念这下可不好继续笑而不语了,便开口解释:“之前这里不是这样的。”

        便将云城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下,反正,就算她现在不说,等出了云城以后,龙赫还是可以问的。

        龙赫听了,眸的光芒忽然变得炙热:“传承?这里是传承之地?”

        他红着眼睛,问道:“传承之地是哪家宗门的?”

        唐承念想起,龙赫毕竟也是一个出过海的人,对这些上古宗门大概是有所了解的。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这里以前叫云城。”唐承念半真半假地说道。

        虽然,龙赫对上古宗门有所了解,但他也是个难以捉摸的人,如果这块石头对他有致命的吸引力,那他说不定还真能腆着脸动手。

        不过,唐承念到底低估了龙赫的脸面。

        对于别的人来说,可能要吸引力足够,才会动手,但是对于龙赫而言,他想要,就要了。

        这倒是和冯启王有点相像,不过不同的是,龙赫比冯启王更强。

        “你把石头给我看看,我帮你参谋参谋。”龙赫坚定地说。

        唐承念抵死不给,一个能把不认识的人献祭的人,还能期望他有什么节|操?这样的人,才真叫无下限呢。她才不会傻乎乎地给他石头,如果给了他,哪里还能要回来?

        “呵呵,算了吧……”唐承念婉拒。r1152(.[乐][读].[乐][读])


  https://www.dengbi.cc/shu/17619/139740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