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刑婚 > 第65章 忏悔(4)

第65章 忏悔(4)


        次日一早,渔夫帽按照杨琰的吩咐将机票送到了他的手上。

        杨琰来不及吃早饭,拿着机票开车就出去了。

        车子驶入了一所公寓的地下停车库,杨琰坐在车子里等了很久,直到看见蒋牧淮从电梯里下来,他这才闪了一下灯光,从车上下来。

        蒋牧淮看见他停住了脚步,杨琰隔空问他:“蒋先生,有空吗?聊两句。”

        蒋牧淮一眼看到了他右手手上缠着的绷带,迟疑了一下,迈步走了过来。

        他走到杨琰面前,冲他点了一下头,算是问了好。“杨总真早。”

        不是早,而是彻夜未眠。杨琰听了淡淡笑了一下:“心里有事,睡不着。”

        杨琰心里的事情也横在了蒋牧淮的心里,让他也难以入眠。他点点头,也不避讳,自嘲似的笑了一下,直说:“昨晚微澜回去找过你,但是你已经走了。”

        蒋牧淮的话让杨琰十分惊讶,但不免心里有了些安慰,觉得自己这么长时间来的救赎和付出总算没有白费。然而转念一想,杨琰的心情又不由沉重起来。就在他决心推开徐微澜的时候,她发现了一切。以她的性格,怕是不会这样轻易离开。

        如果她不走,这只会让她的处境更加危险。

        杨琰浅蹙眉心,听见蒋牧淮说,“我没想到杨总会为微澜做那些事。”

        蒋牧淮曾经以为杨琰和徐微澜是一对恩爱的眷侣,然而当他发现谢筝的存在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他开始同情徐微澜,甚至觉得如果是自己,一定能比杨琰做得好一万倍。然而,当他昨天在树墙背后看到杨琰的时候,他才发现,并非所有人都有杨琰这样的魄力和担当,也并非所有人都愿意为爱人牺牲到如此地步。

        杨琰没有说话,蒋牧淮却主动道歉:“对不起,我想我以前误会你了。”蒋牧淮嘴角尴尬地扯动了一下,但不难发现,这仍是一个真诚的道歉。

        杨琰苦笑,不做过多解释,只说:“蒋先生没必要抱歉,如果不是你,我和微澜也还是会走到这一步的。”他沉了一口气,又说,“我要谢谢你愿意陪着她,这让她好过了很多。”

        杨琰说着,从兜里摸出了两张机票,递给了蒋牧淮:“希望你能继续陪着她,说服她和你一起离开。”

        蒋牧淮皱了一下眉,犹豫着接过机票。机票是平江飞往巴黎的,时间就在今晚。他不解,抬头看杨琰:“你这是……”

        “微澜一直很想去巴黎,之前我不希望她去,后来又因为怀孕……”想起了旧事,杨琰心里还是不由一疼,他跳过了那段回忆,对蒋牧淮说,“有你陪着她一起去,我会很放心。”

        杨琰的话让蒋牧淮不可思议,他困惑地看着杨琰,问他:“你这么做,有没有想到后果?”

        这么做的后果无非就是日久生情,徐微澜爱上蒋牧淮,再坏一些就是天各一方,他们不再回平江,他也再见不到徐微澜了。经过了一晚,杨琰已经考虑清楚了。这些结果再坏,也坏不过他永远失去徐微澜,只要知道她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还是安好的,他也就不再奢求了。

        杨琰点点头:“有些东西我给不了她,或许你才是微澜最好的归宿。”杨琰说着从衣兜里摸出了一个首饰盒,他打开那个精巧的小盒子,最后看了一眼那枚婚戒。

        他将戒指交给了蒋牧淮:“如果可以的话……找机会帮我把这个交给她,就算是……”他咬了咬牙,艰难地说出了最后几个字,“就算是你们的结婚礼物。”

        婚戒转赠给了蒋牧淮,虽有不舍,但杨琰还是觉得松了口气。蒋牧淮对徐微澜是真心的,更何况他们志同道合,他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男人。

        -

        杨琰上了车,顺道去了趟公司。一路上,他不□□稳,想着徐微澜,有些魂不守舍。他坐电梯到了总裁室,走到门口才想起来,自己已经离任,不该出现在这里。

        杨琰摇摇头,转身的时候正好碰见周越,他刚刚散了会,从旁边的会议室出来。

        两人见了面,因为之前的争执,略有些尴尬。

        杨琰朝他点了一下头,说:“我走错了。”说完绕过周越就要下楼。

        “等一下。”周越在他身后说话,他犹豫了一下,又说,“哥,你先别走。”

        听到周越这么叫自己,杨琰心里舒服了许多。他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他,冲他露出了一个微笑。

        杨琰对周越有时过于严厉,说教居多,鲜少给他笑容。周越看着,沉了口气说:“哥,进屋说吧。”

        杨琰第一次跟着周越走进总裁办,这种感觉有点微妙。他进了屋,看了一眼沙发,不假思索地走了过去。

        周越拉住他,“哥,你还是坐你原来的位置吧……你不坐那里,我觉得怪怪的……”

        杨琰双手插在兜里,一直没有拿出来过,听周越这么说,他笑了一下,用右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这个位置迟早都是你的,要习惯。”

        他的右手上缠着绷带,周越看到了,皱了一下眉,问他:“你手怎么了?”

        杨琰讪讪收回,随口道:“小事。”

        周越叹了口气:“我爸妈的事……爷爷跟我说了,其实我也知道一些,那事我没道理怪你,毕竟你也是受害者,如果我是他们,我也愿意救你。”

        周越心地一向善良,这件事如果放在别人身上,未必能够这么快转过弯,但他却已经开始同情起了杨琰的遭遇。

        杨琰微微蹙眉,“周越,我一直想要补偿你,叔叔他们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过世。”

        周越摇摇头,“我记得小时候我老是跟在你身后,你觉得我烦也不会把我撵走。我在学校被人欺负,也是你帮我出头。我入学、毕业,你都陪着我,中间我出国留学,你也会抽空飞过来看我,就连我大学追女生,也是你帮我出的主意……”周越说着,声音有些哽咽,“哥,你已经补偿我很多了,够了。”

        周越的话让杨琰心情也很沉重,他呼了口气,伸手捏了一下周越的肩膀,责备他,“哭什么,要像个男人一样。”

        周越点点头,“爷爷说你已经给自己找好出路了,为的就是不和我争……可这样……我觉得对你不公平。”

        杨琰笑了一下,慢慢踱步到了办公桌后的椅子上,伸手拍了拍椅背,他抬头问周越:“这两天做这个位置有什么感受?”

        “你这个位置简直不是人坐的,我坐了两天就觉得累得快不行了……”

        杨琰笑笑:“我也是这个感觉。”

        周越愣了一下,也笑了起来。兄弟两人相视而笑,周越觉得,此时的杨琰才是最真切的。

        “周越,你不小了,周家和畅铭今后都要依靠你。”杨琰又走回到周越身边,摸了一下他的脸,“坐在这个位置上,才能知道怎样可以担上这个重任。”

        周越听了,问他:“哥,那你呢?”

        杨琰没有回答,只说:“每个管理者都有自己的特点,你很善良,也很乐观,你会受到员工的爱戴,也能调和管理层和董事会的关系。畅铭的弦被我崩得太久了,也是时候松一下了。”

        杨琰的话让周越困惑,他看着他,问他:“现在竞争那么激烈,周玮又虎视眈眈的,怎么松?”

        杨琰笑笑:“很快你就会知道。”他说着,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抄底德灵股票有了最新进展。杨琰不忙接通电话,只是说,“周越,记住你作为畅铭新主人的定位,剩下的事情我会帮你做好。”他说完,又拍了一下周越的肩膀,转身离开了总裁室。

        出了办公室,杨琰接通了电话,媒体那边的消息已经吵开了,德灵的股价自开盘以来一路狂跌,市面上抛售的股票均被杨琰在跌停前全部收购。

        杨琰点点头,叮嘱道:“继续,有多少进多少。”

        他挂断电话,又去办了一些手续,从电梯里出来,走到大堂的时候,看见了徐微澜从门外走了进来。

        杨琰停住了脚步,下意识躲在了立柱背后。

        -

        徐微澜昨日回到家里坐立不安,晚上更是做了一个离奇的梦。

        她梦见了杨琰,他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怀里抱着他们的孩子,正低着头哄着宝宝睡觉。徐微澜过去叫他,他抬头看她,浅浅对她一笑,说:“微澜,你回来了?”

        那一刻,徐微澜几乎放弃了挣扎,她点头说自己回来了,不走了。她伸手去抱孩子,抱起孩子时发现襁褓里的孩子也已经消失不见,再抬头看杨琰,他竟然浑身是血。

        徐微澜从梦里惊醒,一摸脸上,全都是泪痕。

        她那时只有一个想法,孩子已经没有了,要是杨琰也有什么不测,她该怎么办?

        徐微澜想着,抱着膝盖坐在床头闷声痛哭。她不敢哭出声音,深怕惊动了隔壁的徐尧,她只能默默啜泣。她一直都在责怪杨琰欺骗她,但她从没有想过,如果杨琰真的从她的生命里消失,她永远都见不到他,那会有多恐怖。

        徐微澜第二天早上送徐尧去了学校,还没来得及去工作室,便直奔畅铭来找杨琰。

        她到了前台,前台换了新的员工,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小姑娘把徐微澜拦下,问她:“您找谁?”

        徐微澜说:“我找杨琰。”

        小姑娘在系统中输入了杨琰的姓名,不过一秒蹦出了“查无此人”的提示。小姑娘问徐微澜:“杨先生是哪个部门的?”

        徐微澜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杨琰已经卸任了。

        徐微澜呼了口气,背过身摸出了手机,犹豫着调出了杨琰的电话。她拨通了电话,立柱背后的杨琰急忙关掉了手机的声音。

        他低头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拇指不住颤抖,挣扎着是否要接通电话。

        他还没接通电话,徐微澜的电话倒是先断了,他从立柱后探出头看了一眼,萧靖远出现在了徐微澜面前。

        “徐小姐,今天怎么想起来过来?”

        徐微澜知道萧靖远不是好惹的人,当下挂断了电话,抬头看他:“我来畅铭好像不需要和萧秘书汇报吧?”

        萧靖远笑笑:“您要是因为董事会的事情过来,最好还是该告诉我一声,我好亲自过来迎接您。”他说着,又上下看了一眼徐微澜,“不过您应该是为了私事过来的?来找杨总?”

        杨琰既然不在公司,徐微澜也就不想再和萧靖远废话了。她睨了他一眼转身就走,萧靖远在她背后叫住她:“您要是真为杨总考虑,这段时间就不该在外边瞎跑。”

        徐微澜听了脚下一顿,还是径直出了门。

        萧靖远看着她的背影,转身走到了立柱旁。他在立柱前微微停了一下脚步,侧头看着杨琰,浅浅一笑。

        一笑过后,萧靖远没说一句话,转身上了电梯。

        周玮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已经传出,德灵的股价也跌入谷底,萧靖远知道大势已去,刚刚的话似乎别有暗示。

        杨琰锁眉想了一下,想起了什么,立刻奔了出去,去追徐微澜。

        他出到门外的时候,徐微澜已经开车离开了,杨琰当下也上了车,开车跟在她的身后。

        萧靖远的暗示其实很明确,有了之前在泳池的事件,徐微澜显然已经成了周玮的眼中钉,她手里有畅铭的股份,况且她和杨琰已经离婚,如果徐微澜出了意外,那这些股份就面临着变更和转让,又变成了悬而未决的东西。

        杨琰开车跟在徐微澜身后,抽空摸出手机,他右手受伤不太利落,还没来得及拨出电话,便发现身后出现了一辆黑色商务车。那辆车看得十分眼熟,正是以前曾经跟过徐微澜的车子。杨琰从后视镜里看商务车的司机,发现那司机不是别人,正是默顿。

        默顿把车开得飞快,跟着两人的车子上了跨江大桥。杨琰意识到了危险,转了车道,别住了商务车的车道,默顿不甘示弱,也跟着频频转换车道,企图超过杨琰的车子。

        商务车的车速很快,眼看就要追上徐微澜的车子。杨琰不能让他得逞,便紧紧追在他身侧,不惜用车身狠狠别住它的路。中午的跨江大桥上,两辆车疯狂地追赶着,谁都不愿让谁。

        眼看就要下了大桥,商务车按耐不住了,车身一闪,蹭到了杨琰的车子,就要直冲向前边徐微澜的小q|q。杨琰来不及多想,紧紧握住方向盘,一咬牙猛踩油门,横在了商务车前边,商务车也没有刹车,直直地撞向了杨琰的车子,直接把他的车子撞出了几米。

        车里的安全气囊被弹出,杨琰坐在驾驶座,只觉得眼前一花,胸口被重重撞击了一下,继而就是失重的感觉。他坐在车里,被商务车撞得原地转了几圈,最后停在了跨江大桥的护栏边。

        他经历过许多次暗算和车祸,唯有这一次是主动被撞。他靠在椅背上,觉得浑身僵硬,动弹不得。他看了一眼商务车,默顿也被安全气囊顶住,失去了知觉,他艰难地转过头,看到徐微澜的黄色q|q已经越变越小,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杨琰痛苦地笑了一下,闭上了眼睛。




  https://www.dengbi.cc/shu/160461/319218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