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刑婚 > 第7章 虎口(3)

第7章 虎口(3)


        一路上,杨琰什么都没有提,坐在椅子上,手支着头闭目养神。徐微澜也无话说,坐在他的对面,手里握着蒋牧淮的名片,颔首低头。

        夜已深,车子内外都静得发慌,唯有汽车飞驰在平江街道上带来的呼啸声充斥了整个车厢。

        半小时后,汽车驶到徐微澜家的街区,徐微澜和杨琰告辞,杨琰没有抬头,连眼睛都没有睁一下,只“嗯”地应了一声。

        徐微澜不再打扰,拿了自己的东西便下了车,目送车子离开后,她这才转身往回走。

        刚一转身,徐尧便从墙角闪了出来。

        徐微澜看着吓了一跳,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不在家?跑出来吓我?保姆阿姨呢?”

        “阿姨早就下班了。”徐尧小嘴撅得老高,指了指空空的手腕,“都几点了,才回家!”

        徐尧不同于其他家庭的孩子,说话向来有些老气。徐微澜对他的口气也习以为常了,把他往身前搂了一下,“尧尧对不起,下次姐姐不这么晚回家了。”

        徐尧看着姐姐,眼珠转了转终于笑了起来,“下不为例。”他说着一下跳进了徐微澜怀里。

        徐微澜抱着他往回走,徐尧趴在徐微澜肩头,想了想问她:“你晚上去哪里了?怎么穿成这样?”

        徐微澜不好解释,便说:“工作。”

        “是和那个男的吗?”徐尧问她。

        “那个男的”是杨琰的代称,徐微澜曾和徐尧说过,是“那个男的”帮他们还了母亲的债务。

        徐微澜点点头,徐尧叹了口气,想了想说:“姐姐,你可别做傻事。”

        徐微澜听了愣了一下,笑着摸了摸徐尧的头发,“怎么会。”

        -

        回到家,徐尧已经趴在她肩头睡着了。徐微澜帮他脱了衣服盖好被子,这才对着镜子开始卸妆。

        卸妆时,徐微澜注意到了脖子上的项链,想起忘记把它还给杨琰了。

        她将项链摘下,找了个盒子放好,再回到镜子前,蓦然看见了胸口的伤疤。徐微澜愣了一下,抬手摸了一下。伤疤已经平复,只是她肤色偏白,隐隐的疤痕在那个位置却很显眼。

        徐微澜有些出神,突然回想起今天下午在车里,杨琰有意无意的触碰。她心神不由一晃,没来由地想到了刚刚徐尧的话。

        她现在这样,算是在做傻事吗?

        -

        次日,徐微澜把项链带去了工作室,工作结束后,她开车去了趟畅铭。到了畅铭,徐微澜一路畅通地上了总裁室的楼层。

        秘书接待了她,说杨琰正在南非客人那里签约,请她在办公室稍等片刻。

        徐微澜想起了昨晚杨琰和戴维斯先生谈话的情景,猜测他的合作多半已经达成,心里没来由松了口气。

        -

        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杨琰还未出现。徐微澜想了一下,准备给杨琰留个纸条,留下项链就走。纸条才写了一半,门外突然有人嚷了一声:“我知道他不在,我就去看看我嫂子!”

        徐微澜下意识收起纸条,纸条还没收好,周越推门进来。

        “嫂子?”周越笑着直接闯了进来,三两步走到徐微澜面前,问她,“你在等我哥?”

        徐微澜有些尴尬,怕他瞧见手里的纸条,便伸出手指瞧瞧把纸条往后一撤,没留神落到了地上。

        好在两人之间隔了桌子,徐微澜瞧瞧挪了一步,踩住纸条。

        “我是周越。”周越也没注意到,只顾着自我介绍,“算是他堂弟吧。”

        周越这样介绍,徐微澜有些不明所以了。一个姓周,一个姓杨,如何能是堂兄弟?

        周越也没留意到徐微澜的不解,看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灵机一动伸手拉她:“走,带你去见个人。”

        周越不给她考虑的时间,徐微澜看了眼地上的纸条,慌乱之下把它踢进了杨琰的桌下。

        -

        周越拉着徐微澜穿过廊桥,到了另一栋建筑的顶楼。他在门口喊了声“爷爷”,便直接推门而入。

        周老爷子正在屋里执子布着残局,听到门外一声叫喊,手一抖,黑子掉到地上,滚了几下落在了徐微澜脚下。

        徐微澜脚步微微错乱,看见了黑子,弯腰捡了起来。

        她一弯腰,脑后的马尾越过肩膀垂了下来,看着有几分娴静。

        周越恰到时机地介绍:“爷爷,这是我嫂子,你还没见过吧?”

        周老爷子看着徐微澜捡起棋子,愣了一下,又突然笑了起来:“见过,怎么没见过!我在电视上见过。”

        周越听了也笑起来:“我哥最不够意思,二话不说就把婚订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啊!”

        周越说话不经脑子,周老爷子听了板起脸啐了一声:“胡说,丫头哪里丑,漂亮得很!”

        周越急忙拍嘴:“说错了,说错了。他这是金屋藏娇。”

        爷孙两人一唱一和,徐微澜站在一边,手里拿着黑子有点尴尬,觉得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周老爷子似乎看了出来,伸手招了招,让徐微澜过来。

        周越推了她一下,轻声道:“这是我爷爷,也是杨琰的爷爷。”

        徐微澜迟疑了一下,也喊了声:“爷爷好。”

        周老爷子听了心花怒放,忙说:“好,好!爷爷很好!”

        徐微澜把黑子放在了棋盘边,瞥了一眼战局,白子已成困境,想要突出重围似乎非常困难。

        “丫头,你和杨琰认识多久了?”

        徐微澜本有意说出真相,但看到老头的殷切表情,犹豫了一下,含糊其辞:“有一段时间了。”

        这话杨琰也说过,周老爷子也没起疑心,又拉着她问她的家世。

        -

        杨琰和戴维斯先生签完合约,驱车回到公司,到了楼层,秘书过来通报:“徐小姐过来找您,刚被周特助拉走了。”

        杨琰听了皱眉,问:“拉走了?”

        “可能是拉到周董事长那边去了。”

        杨琰迟疑了一下,迈步向廊桥的方向走去。

        走到门口,屋里传来一阵哭哭啼啼的声音。杨琰脑子不由一胀,推门进去了。

        徐微澜站在周老爷子旁边拿着纸巾,一张一张往老爷子手里送。老爷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一个劲儿地拿纸擤着鼻涕。

        周越也在一边沮丧着脸,跟着唉声叹气。

        徐微澜看见杨琰低了一下头,含糊说了句:“你回来了。”

        杨琰没理她,看了眼周老爷子,走过去问:“您老又怎么了?”

        周老爷子哼哼唧唧,满心不高兴地责备杨琰:“丫头也太惨了,你早干嘛去了?怎么不帮她!”

        杨琰皱眉看徐微澜,徐微澜有些不好意思。她本以为说出自己的身世,老爷子觉得门不当户不对就会出言反对,可没料到还没说几句,倒是把老头说哭了。

        周老爷子看见杨琰瞪眼,便也凶了起来:“你瞪她干嘛!我让她说的。”他说着拍了拍徐微澜的手,“丫头,以后不怕了,出了天大的事有杨琰呢。杨琰不管你,还有我呢。”

        周老爷子的话不像客套,徐微澜听了不免感动,可内心还是警告自己不可深陷。

        杨琰叹了口气,拉过徐微澜,将她的手握在掌心。“您老安分下棋吧,有我在,哪里有什么天大的事。”

        “就是。”周越也安慰道,“爷爷你别瞎操心了,有哥照顾嫂子,还能有什么事?”

        “就是他我才最不放心。”周老爷子看了眼杨琰,心怀不满地撇了撇嘴,“找个老婆还藏着掖着,不让我见一见……”

        “没有。”周越忙说,“哥昨天还跟我说,周末要带嫂子去家里见你的。怪我怪我……”周越捶了捶脑袋,“我一时心急,把嫂子带过来,坏了哥给你的惊喜。是吧,哥?”

        周越说着冲杨琰挤了挤眼睛。

        杨琰无奈,闷闷应了一声。

        周老爷子听了破涕为笑:“真的?那……那我就当今天没见过,你们周末还得去。”他说着冲徐微澜笑笑,“爷爷周末给你做好吃的。”

        徐微澜不置可否,杨琰侧目看她,手里捏了一下。徐微澜尴尬笑了笑,无奈点头。

        -

        两人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徐微澜呼了一口气。

        杨琰看了她一眼,问她:“你找我有什么事?”

        徐微澜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杨琰:“昨天的项链和戒指,忘记还给你了。”

        杨琰垂着眉目看了一眼,没有接,反问她:“你对所有事都分得这么清楚吗?”

        徐微澜抿了抿嘴,不知道怎么回答。小事她可以不用分清楚,可这样动辄近十万的东西,她怎么可能装糊涂?更何况,说到底,她和杨琰并不熟悉。

        “这是你应得的。”杨琰见她不说话,便自己说,“昨天我和戴维斯并没有谈拢,今天他却找我去签约。”杨琰顿了一下,看着徐微澜,“这是你的功劳。你修的礼服,戴维斯夫人很满意。”

        戴维斯的原话是,因为徐微澜,他们有理由相信杨琰的眼光。

        想起这句话,杨琰此刻又仔细打量了徐微澜一番。她和昨天并无二样,素白的衬衣,衣袖挽到了小臂,牛仔裤上边破了几个洞,小腿边还粘着几根白色的线头,多半是她从工作室带过来的。

        这样的女人顶多算得上是清爽,丢在人群里顷刻消失,如此不起眼,何来眼光?

        杨琰沉了口气,把首饰盒推回给了徐微澜,又说:“如果你愿意,我还想请你继续帮忙。”他顿了一顿,“还有,昨天那条项链很配你。”

        徐微澜挣扎了一下,还没有意向收下首饰。杨琰看着点点头:“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我帮过你一次,你也帮了我,算是扯平。”

        徐微澜微怔,脑海里想起了那晚她在废工厂听到电话中杨琰声音时的心情。她心房颤了一下,和自己妥协:“别这么说,我还欠你很多。还清欠款之前,我会配合你的。”




  https://www.dengbi.cc/shu/160461/303165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