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天朝之梦 > 第474章 要以德服人 求月票

第474章 要以德服人 求月票


        公元1849年7月26rì。辽河之上,百舸争流,千帆竞发,悬挂着rì月同辉旗的上千艘沙船,布满了整个河面,浩浩荡荡沿着辽河一路向满洲内陆挺进。

        朱济世坐在其中一艘吨位最大的沙船上面,望着前方的船队,手中拿着一本《李朝实录》,感慨万千。

        这本《李朝实录》是朱济世在金左根的宅子里面顺来的,上面记载了很多满清攻占辽东时,辽东汉人的悲惨遭遇,其中就有关于努尔哈赤取辽阳时的记录:“时奴贼既得辽阳,辽东八站军民不乐从胡者,多至江边……其后,贼大至,义民不肯剃头者,皆投鸭水(鸭绿江)以死。”

        在朱济世下令编纂《大明国史》后,大学士府就从民间搜集了许多散落的明清两代的史料,许多被满清掩盖起来的当年屠杀汉族人民的罪证,都一一浮出了水面。比如乾隆年间国使馆纂修蒋良骐所著的《东华录》中就记录了大量满清屠杀汉民的记录,如天命九年,努尔哈赤下九次汗谕,清查所谓“无谷之人“(每人有谷不及五斗的汉人),并谕令八旗官兵”应将无谷之人视为仇敌“,“捕之送来”,最后于正月二十七rì下令:“杀了从各处查出送来之无谷之尼堪(满语之谓汉人)”。这可是公开的种族灭绝政策,堪比后世希特勒对犹太人的灭绝!

        天命十年十月初三rì,努尔哈赤又命令八旗贝勒和总兵官以下备御以上官将。带领士卒对村庄的汉人,“分路去,逢村堡,即下马斩杀”。

        以上这些还都只是满清在入关之前,在辽东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的一小部分,而且还仅仅是努尔哈赤统治时期所犯的罪行。至于之后在明清战争和满清入关之后所犯的种族灭绝罪行,更是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

        “屠城”、“灭族”、“尽屠”之类的记载几乎充斥着这一时期的史料,光是被满清“尽屠”的城市就不下数十。后世鼎鼎有名的扬州十rì。嘉定三屠和江yīn屠城,就是显露出来的冰山一角而已。

        “我看了《李朝实录》、《清实录》、《东华录》还有罗马教廷、荷兰东印度公司的相关记载,只觉得清鞑之人,尽皆于禽兽无异,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者,皆是万古未闻的恶贼!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等贼之罪是流波南尽,罄竹难书。而后的顺治、康熙、乾隆、嘉庆,一直到现在的天德朝,无不是作恶多端。天理不容。今rì有此亡国之祸,只是上天给予的薄惩。”朱济世放下手中的《李朝实录》,有些感慨地对左右的罗泽南、苏玉娘等人言道。

        “他们几个首恶虽死。但还是要被掘墓鞭尸的。然而单靠其三四个首恶也是不可能做出如此恶事的。只纠首恶,余皆不问并非惩前毖后之道,只会让后人存有侥幸之心。”

        罗泽南和苏玉娘对视了一眼,心道:“莫非王上要以怨报怨,一路杀人放火打到盛京去?这得杀多少人啊?”

        朱济世却叹了口气:“有人问孔子:‘以德抱怨,如何?’。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孤王若遵孔子之教,以直报怨,这满洲一族也该尽屠了吧?可是孤王实在不忍如此行事,哪怕其族最恶滔天。毕竟上天有好生之德……孤王决定以德报怨,以德服人。任由辽东、辽西之寻常旗民往西北方投他们的天德皇帝去吧。”

        罗泽南点点头。拱手道:“圣上真乃仁君啊!”

        苏玉娘却撇了撇嘴,奕欣有那么多粮食喂饱一百多万八旗子民?大概真要靠上天的好生之德降下食粮才能让他们活下去吧?

        罗泽南道:“王上,可差人四下张贴布告,限辽东之旗民在30rì内,收拾家产往西北而去。若有愿归于华夏者……”

        “愿归于华夏者,可先安置于朝鲜国,将来待天下悉平之后,再行安排。”朱济世沉声道。

        安置朝鲜国!?北清是怎么掠朝鲜的?是怎么杀朝鲜人的?把辽东旗民安置于朝鲜不是让朝鲜人报仇雪恨吗?

        罗泽南愣了下,转眼又换上一副无比佩服的容sè,躬身道:“圣上果是千古第一仁君,臣替辽土百万旗民谢王上不杀之恩。”

        朱济世满意地点点头,又对苏玉娘道:“待攻取辽阳之后,就遣人四下张贴布告吧……还须在布告上告诫旗民,不可破坏田地、水坝、房屋,不可捣毁官仓、官衙,每名旗民最多只能带一匹牲畜并随身物品,米粮二百斤离开。违者,杀无赦!另外,凡是据寨抵抗天兵者,也杀无赦!至于八旗官佐,若肯束手就擒者,皆可保全xìng命,按照官职大小处以徒刑、流刑。”

        平辽之战不是请客吃饭!此时的辽土不是228年前的辽土,早就没有了大明百姓,只有大清的祖宗之民,若不将其悉数迁走,还要一味优容,只怕会陷入旗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王上,辽土还有汉军旗人四十万,八旗朝鲜,朝鲜包衣一百余万,当如何对待?”苏玉娘蹙着秀眉道。

        “汉军旗人……当准其自新。”朱济世斟酌着道,“辽土光复之地的村寨都由暂由汉军旗人负责管理,流遣满蒙旗人之事,也俱由愿意自新的汉军旗人负责。不过每户汉军旗人都须遣子入辽阳为人质。

        另外,八旗朝鲜皆系自愿从贼,当视同满蒙八旗。而朝鲜包衣,都是被掠之良民,对满蒙八旗是苦大仇深,当可为我所用。可在被解救的朝鲜包衣当中招募义兵,编入辽东镇。余众可交由李鸿章设法安置。可用为劳工,修整辽东、吉林之道路,砍伐森林,修筑海参崴城池要塞,但不可在中国之土分配土地给朝鲜之民。”

        朱济世侃侃而道,所言的这些话都是谕旨,船舱内自有负责记录的秘书官,一一记录之后,再由朱济世过目,然后颁布施行。

        而就在朱济世正在琢磨着要怎么整治辽东旗民的同时,生活辽河两岸的大清祖宗之民,已经乱成了一团!之前辽东沿海已经被大明海军和东江镇烧杀了一番,辽东旗民早就成了惊弓之鸟。有些身份的人都不敢呆在乡下,全都往辽阳、盛京还有旅顺口(北清的第一口岸也是个要塞)避难了。呆在乡下的,也都收拾好了家当,做好了随身跑路的准备。所以明军大队自辽河来犯的消息一传到,辽河两岸顿时就是流民满路了!

        大量从辽河下游、中游地区,从辽东半岛逃难的难民,向辽阳,向盛京不断涌去,也有一小部分反其道而行之,是往旅顺口而去。大多是老弱妇孺,由上了年纪的老头子或是由当家的妇人领着,带着他们可怜的家当,一路儿啼妻号而走。塞满了各条通往辽阳、盛京和旅顺的道路。沿途还有不断加入进来的难民,队伍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很快就形成了三道逃难的洪流。

        而与此同时,宁远一带,还有另一道洪流往盛京而来。大清天德皇帝现在已经成了败军之将,在得到朱明大军沿辽河攻入的消息之后,他再也无心恋战,立即下达撤兵命令。留下八旗朝鲜的7万多人守宁锦一带的城池堡寨,迟滞明军,掩护他的满蒙心腹还有数十万辽西旗民,仓惶北撤,往盛京而去了。()

        



  https://www.dengbi.cc/shu/15963/74170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