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寒夜 > 第62章 第62章

第62章 第62章


    不再见你,才能假装你一直在身边——

  **********

  四年后的魔法世界,与以前并没有明显不同。霍格沃茨依然是欧洲最好的学校,为不同的势力阵营输送大批精英。每年入学的新生,吵嚷嘈杂,怀揣天真与热情,也未曾褪去莽撞与粗心。斑驳的石墙隐藏了无数秘密,这所学校,一直令人神往。

  在霍格沃茨,异想天开和探险揭秘都是被允许和鼓励的,只要能有本事绕开费尔奇先生似乎无所不在的身影。散落在古旧长廊里的欢笑就像多年前一样,学生们的好奇心永无止尽,挖掘霍格沃茨的秘密,向来令人乐此不疲。

  这所学校并没有什么地方绝对不能去,除非,那样的地方根本无法到达。

  新入学的孩子们都不明白,为什么霍格沃茨主楼城堡明明有四层,到了第三楼又无路可通。高年级的学生却还记得,虽然那里曾经是禁区,但多年以前,只要足够机灵,是可以在空无一人的深夜穿过阴森可怖的走廊,将刺激的经历当做学生时期可供炫耀的资本。从外观上看的确毫无区别,但四年前三强争霸赛结束后,那本该往上延伸的楼梯突然消失,连费尔奇先生都说不清楚原因。

  各种猜测从未停止,而知道真相的除了邓布利多,也许只有LordVoldemort。因为正是尊贵的黑暗公爵,亲手将这里封印,也封印了他跌宕起伏的一生或许唯一的爱。

  也许LordVoldemort不会承认爱情这种在他看来肤浅而苍白的感情,他也向来鄙视幸福这样明显感性太过的词语,但当现实残酷到即便强硬如他都感觉沉重,才隐隐约约明白,也许有她在身边的那些年,就是幸福,而在绝望中等待的心情,叫做爱情。

  **********

  七岁的她天真单纯,说你是我的Rod,所以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于是他悉心教导,倾囊相授,却是存了心利用。

  十一岁的她娇俏可爱,笑着站在厄里斯魔镜前,说看到他浅笑的身影——

  惊讶中的悸动,顽固烙印在记忆深处,哪怕他狠心将她抛弃。

  十五岁的她美丽优雅,站在人群之外,像陌生人般安静,面对他时只肯献上敬意——

  而他淡然以对,却在目光交错的一秒,忆起蓝眸曾展现的热情。

  然后恼怒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LordVoldemort并不懂什么叫做失去后才懂得珍惜,错过了才明白美好。

  他的信仰中,只有他要的,和他不要的,再无其他。

  于是他打破藩篱,强势而不容拒绝,将走远的她又拉回自己的世界。

  在所有人面前吻她,温柔而满怀眷宠,霸道宣告占有。

  他习惯了她的陪伴,她就必须一直陪伴。

  他不许她死,那么就算梅林再世,她还是不能离开。

  他不让她走,她就必须留——

  在人生的最低谷遇见她,没有身体,没有灵魂,顽固保留着仅剩的意识,飘荡在抛弃了他的时空。已知的过去,未知的将来,见证了他们最美好的遇见。站在世界的顶端往来时的路看,以为布满了荆棘和黑暗,却不曾料想,属于她的温暖,早已将单调黑白,湮成彩色缤纷。他拒绝她的离开,可够自信不等于不害怕,够强势不代表不惶恐。回魂石在旋转中化成破碎的齑粉,那满眼的红成为整年的噩梦。三天三夜的日升日落,不眠不休的勉力支撑,在伊索思的帮助下将四圣器的魔力炼化进她体内,强留住本不该属于这个时空的灵魂。但那双充满灵气的瞳眸,始终紧闭着,她沉睡的表情温柔美丽,他却只感到再也无计可施的绝望。

  他是明白原因的。

  被动随他回到过去的灵魂,就算随着年龄的增加灵魂也在成长,失去了最重要的依托,只能被时空法则残忍淹没。曾经他以为他可以逆天,一次次的计划,一次次的变故,让他在最接近幸福的时候跌落深渊。是的他可以残忍不留情的用死咒收割那些害她的人的生命,但就算埋葬了整个魔法世界,她还是沉睡在他够不到的世界。

  她不是不会醒,霍格沃茨创始人毕生心血不容小觑,这让他有了丝希望;但她不知何时会醒,也许一天,也许一年,也许一百年,希望和绝望离得如此之近,这种心情让人无能为力。

  而就算强留下她的灵魂,失去魔法的身体甚至比普通人虚弱,再精纯的魔药,也无法支撑她一直沉睡。所以他带她回到霍格沃茨,千年前的结界仍在,在那魔法劈开的空间,她的时间得以静止。而他甚至封印了第四楼,确保她不会被任何人打扰,包括他自己。如此三年。

  她沉睡了三年,他等待了三年。他想,也许这是惩罚,因为他曾抛下她。一年前韦斯莱家的女儿诞下男婴,知道这个消息时,心里升起无法掐灭的希望,企盼她终究摆脱时空束缚之力,走出霍格沃茨延续千年的结界。

  他在第四楼等了七天。

  然后转身离开,猩红的眼睛自此再没有掀起暗色波澜——

  **********

  英国汉普郡郊外,有一座依山而建的城堡,黑色冷硬的线条让人望而生畏,而城堡外宽阔的河流阻绝一切窥探。这座城堡,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声名显赫,深不可测。

  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在任何世界都没有例外。不同的是,有些人生来立于顶端,追随他们,如此轻易。

  LordVoldemort就是这样的存在。

  不管是他将整个魔法世界拖入黑暗中的那些年,还是以不容撼动的王者姿态掌握了大半巫师界的现在,他的心愿,总有人为他完成,并且赴汤蹈火,心甘情愿。

  但有些渴望,即便是他自己,也束手无策。

  汉普郡的城堡,他已经许久不曾回去。

  任何充满回忆的地方,他都不愿意再踏足。

  就像他封印霍格沃茨第四楼时,执意打碎厄里斯魔镜。

  LordVoldemort要的,从来不包括虚幻。

  就算虚幻里有他最深的牵念。

  如果每一次相见,都意味着更深的痛苦,那么他宁愿在离她远远的地方,怀着希望等待。

  不见,才能让他觉得,其实她一直在身边。

  时节又到五月,巴尔干山脉姹紫嫣红。山脚下的城镇热闹而喧哗,与多年前的小镇不同,这是属于LordVoldemort的,独一无二,繁荣富饶的领土。

  建在山顶的城堡恢宏大气,从城堡内往远处眺望,阳光灿烂明媚,就像他亲手封印的笑容。

  又忍不住回忆了,Voldemort唇边牵起一线嘲笑的弧。四年来他总是避免碰触回忆,却又矛盾的在每个落脚的地方,回想她的喜好,留下只属于她的房间。五月满目的绿是她喜欢的季节,湛蓝的天有她喜欢的颜色,但她依旧杳然无踪。

  猩红双眸仿佛是来自地狱之炎,Voldemort立于王座,敛去自嘲,冷酷俯视他的臣子。四年来与邓布利多的争斗从未停止,就算双方都默许了放弃战争这一途径。但有些理想,对纯粹巫师世界的坚持,Voldemort从没想过放弃。斯内普依旧留在霍格沃茨。对背叛者绝不原谅,但有时,知根知底的棋子,却更能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现在的Voldemort已经明白这个道理。可并不代表他会姑息任何人的无礼。

  猩红的瞳眸艳色闪耀,那是黑魔王发怒的前兆。Voldemort的城堡不允许幻影移形,斯内普等不及通报,一路奔跑,站在大厅入口,惯常阴冷的气息也稍显不稳。

  他只说了一个单词。霍格沃茨。

  原本端坐于高台的魔王转眼不见踪影。

  古老的校园依旧充满生机,每靠近一步,Voldemort的心情就激越一分,却又拼命压抑着不让内心的喧嚣将他淹没。

  主楼早已聚集了无数学生,邓布利多第一秒发现他的到来,站在人群中,半月形镜片遮挡了他的眼神。Voldemort无心探寻。

  他不敢猜测,只想亲眼证实。

  不管多少年以后回想起来,Voldemort都承认那是他一生最为幸福的时刻。

  封印的第四楼再一次出现。

  荧荧绿光是他亲手布下结界的颜色,逐渐浅淡的绿光中,走出他盼了四年的窈窕身影。

  时间在她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金发灿烂,是太阳的颜色,晶亮瞳眸,一如记忆中的海蓝。

  她有些无措,直到眼底印上他的身影。她微微一笑,他在她的笑容中失声。

  然后,向着幸福的方向,缓缓伸出手——

  http://www.dengbi.cc/shu/127940/64500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