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寒夜 > 第61章 第61章

第61章 第61章


    怀念是最伤人的感情,所谓活在谁人心里,也许是最残酷的一件事——

  **********

  作为传承了几百年的古老世家,马尔福庄园就像这个家族一样独特,拥有数不清的秘密和荣耀。然庄园里最引人注目的,也许要算那一大片密密匝匝,一眼望不到头的银色桦树林。即便在最暗的夜里,桦树林的银叶也闪着熠熠的光,漂亮极了。而高大的树木顶端,时常有白孔雀昂着头散步,偶尔一声清鸣,更衬出古老世家庄园的庄严与静谧。

  马尔福庄园的清晨,常常就是从白孔雀高傲的清鸣开始——

  蕾拉靠在庄园附楼二楼的窗台边,默默看着不远处在清晨阳光下闪耀碎钻光芒的银色桦树林。从霍格沃茨毕业已经一年,跟德拉科在一起已经四年,今天以后,这座庄园将成为她另一个家。金棕色仿若上好琥珀的瞳眸浮现几许感叹,在坚守所谓纯正血脉的马尔福家族,她和德拉科终究走到一起。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年轻的马尔福惟独对她执着。将视线投向湛蓝透明的天空,蕾拉的眉梢有沐浴在幸福中的笑意,不管经历多少坎坷,梅林毕竟眷顾着她。

  只除了——

  卧室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母亲推开门进来。蕾拉的母亲是个温柔善良的妇人,作为威斯摩兰家的当家主母,温柔和善良也许是最不需要的品质,因为那常常会成为反噬的□□。但母亲善良却不软弱,坚强得足以撑起丈夫的天空。蕾拉深深羡慕父母的爱情。

  “妈妈,这么早就起床了?”

  眼中充满笑意,威斯摩兰夫人递给女儿一杯牛奶。“我怎么睡得着——”话语中的调侃和似有若无的感伤让蕾拉白皙的脸颊微微发红。撒娇般挽起母亲的手,“要不我不嫁了,一辈子当您的女儿!我也舍不得您呀。”父母昨晚才抵达马尔福庄园,父亲与马尔福先生交好。但蕾拉知道,即便她有算得上不错的家世,马尔福家族对接纳她还是相当犹豫。她当然明白母亲心底的担忧,毕竟,那都是母亲曾经历过的噩梦。

  “胡说!”就算明知蕾拉是在撒娇,暖心窝的话还是让母亲笑得开怀,“礼服都准备好了吗?你也真是,家族里那么多女孩争着想给你当伴娘,你一个也不要。有个人帮帮忙也好啊——”

  母亲的话让蕾拉陷入沉默。回避了很久的心事轻易被触动。其实怎么可能回避?在她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她的好姐妹,好朋友,无奈缺席。

  耳边似乎响起许多年前,女孩们的天真笑语——

  “蕾拉,你想象过自己的婚礼吗?”

  “亲爱的,只有我才能当你婚礼的伴娘哦——”

  “如果变卦就罚你一辈子只能养炸尾螺当宠物——”

  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远到,再想起来仿佛是上一世的欢笑。

  “妈妈——”她很幸福,只除了那唯一的遗憾,而这遗憾,不是那个人,谁也无法填满。

  “亲爱的,开心点,她也会希望你今天快快乐乐的!”蕾拉的沉默让母亲察觉到失言。做母亲的何尝不知道女儿的心事。那可怜的姑娘,是所有爱她的人的遗憾。

  蕾拉没有回答,视线重又投向窗外沐浴在阳光下的白孔雀,心思却像穿越了时空,回到她们彼此都童稚的少年时代。

  她是个很多秘密的女孩,蕾拉一直都知道。蕾拉向来讨厌藏着许多秘密的人,但她们却成为彼此唯一贴心的朋友。蕾拉不明白,当年阴沉不讨喜的自己究竟是哪里招她喜欢了,在很久以后曾问过,她笑着骂她蠢,但蕾拉始终都记得,那海水蓝的眼睛在那一刻是多么柔和。

  遇到她之前,蕾拉从未试过像普通女孩一样欢笑。父母不是不疼她,但有些东西,比如友谊,亲如父母也无能为力。但有她的那些年,蕾拉学会了什么是平凡的欢乐。还记得跟她一起埋怨老师,不是很认真的陪着她为了考试发愁,在她苦恼完不成作业时不遗余力打击她,或是悄悄心疼她把真心藏起来时令人心酸的笑容。在一起的日子仿佛永远都不会腻,假期里悄悄去伦敦逛街,大街小巷搜集美丽的衣服和糖果,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然后在众多爱慕羡慕的视线中得意——

  逝去的日子太美好,所以就算隔了这么些年,蕾拉每次忆起还是忍不住想落泪。因为谁也不曾料到,四年前那匆匆一别,就是遥遥无期——

  那是三强争霸赛的最后一晚,蕾拉还记得她进入迷宫前,因为自己捡了个轻松差事幸灾乐祸却又可爱极了的笑容。那成为蕾拉记忆中她的最后一朵笑。

  然后是惊慌失措又担忧害怕的那个暑假——

  蕾拉其实一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曾无数次向德拉科,向父亲确认她的情况。蕾拉记得那年暑假,天气总是阴晴不定,记忆里只剩下漫天的瓢泼大雨。某一天半夜,父亲匆匆离家,三天后才疲惫不堪的回来。直觉那定与她有关,作为威斯摩兰家族的家主,除了LordVoldemort,蕾拉相信没有谁能有本事差遣父亲。固执的要一个结果,却只看到父亲悲哀的眼神。德拉科的沉默证实了最不好的猜测。痛苦吗?那种心情痛苦这样的词怎么能诠释得尽?有时蕾拉觉得甚至是恨她的,消失得干干净净,仿佛从未曾出现,只留下怀念这种冷漠又残酷的心情,和只有她一个人记得的回忆——

  后来的那些年,没有了她,霍格沃茨也变得乏味无趣。拒绝再跟任何人分享同一间卧室,夜里偶尔惊醒,仿佛还能看到她坐在壁炉前若有所思,躺椅轻轻摇晃,她漂亮的侧脸美好又沉静。那样的感觉让人从心底觉得伤心。蕾拉第一次心无杂念投入学习,也是第一次迫切想要离开曾那么喜欢的学校。开始像当年的她一样骄傲而优雅,也许是想抓住好友的最后一点回忆,但除了德拉科,不再允许任何人靠近。

  但时间终究慢慢掩盖伤痕,不管那伤疤下是否还流着血淌着泪,生活还是继续。那一年威森加摩竞选中呼声最高的LordVoldemort和邓布利多,双双缺席,但各自的势力却以诡异的平衡,分别占据了最高法庭和巫师联盟的半壁江山。德拉科还未毕业就已参与到家族事务中,在斯莱特林也开始有目的的培植Voldemort一方的势力。只有蕾拉,始终保持旁观者的姿态,不听不管不问。虽然明白德拉科需要帮助,虽然知道不管从哪方面看自己都该属于黑魔王的阵营,但蕾拉真的恨上了黑魔王。每一次看见《预言家日报》上LordVoldemort整幅的彩照,就想起好友曾经甜蜜羞涩的恋情,以及这恋情在最后带给她的灾难。

  凭什么她在这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的恋人还能一如既往高贵傲慢的出现在公众眼前?那深邃的黑眸看不出隐痛,优雅的举止仿佛什么事也乱不了他分毫。既然逝去的人已不能恨,作为好友,至少可以帮她恨,蕾拉一直这么觉得!

  “Honey?”蕾拉的沉默让母亲开始担心。

  收回散乱的思绪,安抚对母亲笑笑,“妈妈,我没事的,您放心。”

  母亲也无意多说,语言在此时苍白无力。幸福的时刻,不适合回忆打扰幸福的痛苦——

  ******

  下午四点,仪式准时开始。马尔福家族的婚礼意料之中的盛大隆重。威斯摩兰家虽不是巫师世家,但传承几百年的历史自有其无法撼动的地位。父亲真心疼她,婚礼上许多早已避世的世家长老也相继出席,给足了两个家族面子。蕾拉知道,那是怕她今后受委屈而预先给她铺好的路。

  德拉科已完全褪去青涩,成为独挡一面的成熟男子。婚礼之后,他即将竞选英国魔法部部长,这是Voldemort的授意,也是他自己的抱负。这些事蕾拉从来不想关心,因为之间横亘着那个禁忌的名字。十分庆幸LordVoldemort不会出席婚礼,虽然这让德拉科遗憾,但蕾拉真切的觉得松了口气。至少,在她笑着走向自己的新生活时,不会被其他莫名的情绪打扰。

  德高望重的巫师主持这场婚礼,头发胡子白得没有一丝杂质,目光中有历史沉淀出的睿智深远。蕾拉略有些无措的心情在那样平和的目光中沉静下来,心里,渐渐扬起期待。

  “万古恒存的梅林,眷顾着你的子民,将纷扰化为干戈,将平淡化为缤纷;

  游荡在四方彼岸的精灵,张开你的羽翼,用金色的希望,见证神圣的誓言;

  太阳的光迹,月华的引领,流动的清泉,恒绿的森林,

  彼此的心愿幻化不灭之炎,

  被守护的人,请聆听燃烧的心愿——”

  长老沉稳的语调,宣告被家族认可的守护。

  “以传承至今的血脉,守护我的子孙——”

  父母微笑的面容,表达对儿女深爱的祝福。

  “以至深至纯的亲情,守护我的儿女——”

  气氛庄严而神圣,然仪式还未结束,周遭却陷入沉默。观礼的众人不明白为什么冷场,坚持不要伴娘伴郎的蕾拉抬眼看向自己的爱人。年轻的马尔福鼓励一笑,他们的心情一样,如果祝福不是来自那人,他们宁愿让婚礼遗憾。

  眼中只有彼此,所以在谁人悄然入场时完全没有发觉,才会熟悉的嗓音乍然扬起时,不可置信的迅速积聚起满眶眼泪。

  清脆的声音与记忆中的不差分毫,暖暖的充满笑意,传递不变情谊。

  “以不离不弃的友情,守护我的挚友——”

  泪眼婆娑中回头,年轻姣好的面容一如多年以前,海水蓝的眼睛里充满久违的温柔,还有彼此才能明白的,深刻的友谊。

  蕾拉泣不成声,看向站在阳光中的朋友,回头,是德拉科不变的笑容。

  执起彼此的手,完成最幸福的婚礼。

  “以命运之轮的永恒,守护我的爱人——”

  http://www.dengbi.cc/shu/127940/645003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