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寒夜 > 第60章 第60章

第60章 第60章


    议会厅里一片寂静,但空气里却又像压着什么。刚才几乎翻脸的卢修斯和贝拉特里克斯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卢修斯微微蹙眉,单纯的忧心与不赞同。而贝拉特里克斯眼底却蔓延开无边的恨意,她抿紧了唇一言不发,发白的下唇似乎预示着这位公认脾气不好的贵族小姐爆发前的宁静。

  黑魔王端坐于高台,唇边讽刺的弧度不变,右手屈起,指节一下一下,缓慢在座椅的扶手上敲击。那声音不重,却极有节奏的传入众人耳中,摸不清虚实,让心虚的人背心里冒出阵阵冷汗。公爵大人漠然挑挑眉,似乎终于估量完什么重要决策,“定个时间,我要见邓布利多!”

  一石激起千层浪。刚才静寂的气氛突然变得喧哗。列席的都是高级食死徒,算得上黑魔王衷心耿耿的部下,对他的决定也从不质疑。但如今在稳操胜券的情况下接受谈判,摆明了要将唾手可得的东西拱手送人,就算忠诚如他们,也禁不住小小的骚动了。

  “Lord,这怎么可以?”贝拉特里克斯是最先开口的,傲慢又冲动的布莱克,耐心从来不是她的优点。“邓布利多怎么可能无偿交出‘回魂石’?威森加摩换届在即,首席魔法师非您莫属,如果——”在Voldemort冰冷的眼神中,贝拉无法继续,但未竟的话大家都明白,如果黑魔王接受谈判,他的损失不仅仅是失去将邓布利多踩在脚底的先机——

  “首席魔法师?那又如何?”黑魔王先是沉吟,然后牵起嘴角冷冷一笑,睥睨众生的傲慢,又透着浑然天成的自信尊贵,“你们以为我在乎?”说罢站起来,华丽的长袍在他转身时掀起张扬弧度,拂袖离去前低低沉沉的嗓音响起,“斯内普,三天内,定好时间地点。我相信,这件事上,你不会让我失望——”

  Voldemort话语里的嘲讽也许只斯内普和凯瑟琳才能听出,斯内普惨白着脸深深行了一礼,“是的,MyLord!”

  谈判的时间地点很快定好。大抵是为了避开魔法部的耳目,地点最后定在马尔福家的庄园里。德拉科在暑假里看到校长大人出现在自家庄园很是诧异,但父亲礼数周到而疏离的招待,以及向来不动声色的脸上难看极了的表情,让德拉科闭紧了嘴不再多问。不必急于一时。

  LordVoldemort下午抵达,德拉科与父亲在庄园门口迎接。公爵大人举手投足依然充满优雅贵气,但心情似乎不那么美好。德拉科本来想找机会问问米娅的情况,天知道蕾拉已经快把他吵疯了,但父亲和Lord的表情都让他觉得,这不是一个聪明的话题。

  Voldemort踏进马尔福家的书房时,邓布利多正聚精会神欣赏墙上挂着的一幅画,嘴边噙着笑,似乎来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仔细看看这幅画了,表情极其满意。Voldemort挑眉,直接越过邓布利多,在书桌后坐下,才不紧不慢开口,“邓布利多教授,久等了。”

  “Voldemort先生,又见面了。”

  Voldemort是一贯的傲慢疏离,邓布利多是不变的和蔼慈祥,但视线相撞的几个瞬间,交汇的不止是刀光剑影。在这种时候,有些东西,无须费心掩饰。

  许久,黑魔王眼中的恨意稍敛,优美的薄唇轻抿,几许嘲讽,“我退出威森加摩的竞选。”

  邓布利多好整以暇在对面的椅子上坐定,“看来我跟Voldemort先生对威森加摩都没什么好感!”顿了顿才又接着说,“我也不参加。”

  Voldemort的眸光更胜刚才的凌厉,他不转瞬的盯着邓布利多依旧笑眯眯的脸,“你想要什么?”

  “停战协定。”邓布利多很爽快就给出了答案。

  Voldemort双手交叠靠在椅背上,明明是平视,却给人居高临下的感觉。“与魔法部的停战协定并没过期。”是陈述也是疑问。

  邓布利多笑得老奸巨猾,“对魔法部来说,那的确是巨大的安慰。”实际上他们都知道,与魔法部签订的契约无法约束黑魔王,只要他想,撕毁协定轻而易举。“我想要的,是你与凤凰社的停战协定。”

  就算来之前黑魔王已经有充分的心理准备,还是觉得恼怒了。这头老狐狸!没错,僵化的魔法部根本无法对抗黑魔王,如果他想要君临,凤凰社是最大的障碍。而邓布利多这一手,不仅牵制了Voldemort保存了己方实力,也间接保护了哈利的生命。

  “你这么有把握我会同意?”一字一顿,冰渣似的。

  邓布利多很诚实的摆摆手,“没有!”但藏在半月形镜片后的眼却露出狡黠的笑,他知道他赌赢了。

  “太阳下山之前,我要在我的城堡见到回魂石。你应该知道怎么送过来!”Voldemort不耐再与邓布利多打太极,虽然心情很不痛快,但他现在确实更想救米娅。

  邓布利多也跟着站起来,万年不变的笑脸上有一丝裂痕。LordVoldemort这么好说话?“老实说,我很意外——”

  而回应他的是公爵大人不耐烦的冷哼,黑色巫师袍的下摆转瞬消失在门边。

  校长大人注视那道黑色的弧线彻底消失后,忍不住轻笑。这笑不同于刚才的和蔼与防备,相反透着放松的意味。不管于公于私,他都会帮助米娅度过难关。因为他终于确定,LordVoldemort一人的地狱,会成为整个魔法世界的地狱。

  回魂石是邓布利多亲自送到黑暗公爵的城堡的。也只有他,才能在众多食死徒的眼刀中,从容不迫进入城堡。邓布利多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一纸停战协定。Voldemort并没有承诺更多,他也见好就收,但至少,在他有生之年,魔法世界不会出现十几年前人间炼狱般的景致。能达到这样的效果,邓布利多也觉得心满意足。

  入夜,黑暗公爵的城堡一片静寂,夜色并不温柔,无星无月,就像某些人的恨意,暗沉沉的无边无际。伍德坐在城堡外的护城河边,河水奔腾流过的哗哗声是静夜里唯一的声响。他的眼睛无焦距的注视着融入夜色的河流,眼前浮现出那金发蓝眸的女孩优雅又温柔的浅笑。深重的后悔突然攫住了他,让他觉得心底某个角落尖锐刺痛起来。半个小时前,他告诉了贝拉特里克斯LordVoldemort办公室的口令。公爵大人是极讨厌别人打扰的,除了常常协助他处理琐碎文件的助理,少有人能进入。这与信任与否无关,只为了方便,而且高傲的君王自负得不相信有谁敢潜入他的办公室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事。

  食死徒的确可以为了他们的主君万死不辞,哪怕与邓布利多的协定激起众人的反感,也无人敢当面提出质疑,只除了贝拉特里克斯那个疯狂的女人。LordVoldemort的退让,让大家都看清Lord对米娅的爱情,也让贝拉的嫉妒飚到顶点。其实,就算伍德自己,也是嫉妒,或者说是恨着的。他恨她从不正眼看他,那么轻易践踏他的爱情。但恨之外,是没有一天停止过的爱。

  伍德终于忍耐不住站起来,往大门方向跑去。还未到近前,远远看见贝拉特里克斯得意洋洋从城堡里出来。今晚LordVoldemort整晚都呆在米娅沉睡的卧室,除了凯瑟琳,所有食死徒都不允许待在城堡里,贝拉大概是最后一个离开的。看到贝拉阴毒的笑,伍德知道什么都来不及了。他痛苦蹲下,将头埋进臂弯。明明那样爱着,最后却成为害死她的帮凶——

  午夜十二点。伍德还徘徊在黑魔王的城堡外围。脚步早已不由自主,无法下定决心离去。厚重的城墙隔绝开一切窥视,但至少这最后一刻,他想呆在离她近一些的地方。而城堡内,帷幕深深的卧室里,唤醒米娅的仪式正要开始。

  凯瑟琳最后一次给米娅喂下苏醒剂连同其他精心调配的药剂,让她的身体状况达到最佳。然后退出卧室,悄悄掩上门。Voldemort一直站在床边,深深看着米娅,黑眸里只有谁也带不走她的坚定。

  时针指向十二点,火焰般鲜亮的回魂石从长廊尽头飞进卧室。四圣器发出的莹蓝光芒将米娅笼罩得密密实实,回魂石飞到圣器正中,伴随着黑魔王轻声吟诵的咒语,急速旋转起来。红与蓝的交错,黑与金的洗礼,圣器和回魂石的光芒陡的暴涨,光芒正中的米娅,美丽不可方物。

  Voldemort唇边有若隐若无的笑,哪怕仍然一刻不敢放松,他还是欣慰于米娅渐渐红润起来的唇色,他甚至看见米娅的长而密的眼睫轻轻颤动了下。而变故也在此时发生。回魂石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红光刺眼,仿佛是燃尽生命的最后一次爆发。Voldemort察觉到不对,握紧魔杖,想要阻止发狂的魔石。

  终究晚了一步。清脆的一声响,回魂石停止转动,从内部裂开。红色粉末漫天漫地洒下,缓慢的,仿佛时光在此刻静止。四圣器哐啷几声掉落在大床四周,卧室重归静寂,只剩夜明珠惨白的光,映着Voldemort同样惨白的脸。

  他几乎是小心翼翼坐到床边,轻轻扶起米娅的头,让她靠在他的臂弯。米娅的体温很低,那种冰凉似乎透过衣衫浸入Voldemort的身体。Voldemort看着怀里女孩紧闭的双眼,她长长的睫毛又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那汪海蓝猝不及防撞入Voldemort血色的瞳眸,撞疼了他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Voldy——”低低的呢喃,最动听的乐章。“Voldy,我爱你,一直。”

  溺人的海蓝静悄悄的消失,米娅美丽的大眼重又紧紧闭上,就好像从未曾睁开。

  而Voldemort清俊的眉目间,绝望席卷。眼角一滴血色的泪,鲜红的璀璨——

  http://www.dengbi.cc/shu/127940/64500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