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寒夜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Voldemort所谓“关心”与“质问”的打趣,如果那算得上是打趣,让米娅整个上午都沉浸在一种很奇妙的情绪里。米娅想不明白,黑魔王大人如何能将这种问题问得如此理所当然。难道他一点不懂什么是内疚,在他亲手割裂开两人的羁绊后,他还有什么立场问出这种问题?好吧米娅觉得自己又在犯傻了,黑魔王会觉得内疚这种事,简直就跟有谁告诉她其实LordVoldemort与邓布利多是亲戚一样令人难以置信。

  米娅心不在焉的拨拨餐碟里的小羊排,又想起那句极轻的“谢谢”。原来他并没有忘记,不管他选择了什么样的道路,他终究没有否定过去。米娅不确定她现在的心情是否叫做感激,她只觉得那么深那么浓重的怨恨在一点点消散,些许愉悦的情绪悄悄冒头。

  她真的还可以毫无芥蒂的叫他“Voldy”吗?

  “你现在的表情该叫做荡漾吗——”蕾拉盯着米娅,问得毫不客气。

  “蕾拉,注意措辞。难道你希望威斯摩兰先生祭出家法收拾你?”威斯摩兰家这位小姐的特点之一就是口无遮拦,当然这也是分人的。但那种令人抓狂的形容真真让人无力。

  蕾拉轻嗤一声显得毫不介意。不过眉心轻拧似乎真有什么难以开口的事想向米娅求证。

  “我跟伍德没关系。”米娅笑笑。这种问题也值得纠结?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是吧?”米娅促狭的眨眨眼,“我不仅知道,我还看到哟!”

  蕾拉比常人略显苍白的脸迅速飘起一抹绯红。推开面前的餐碟,“——我吃饱了!”起身就想离开。

  “原来威斯摩兰小姐也会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呀,我真是吃惊——”米娅可不准备放过她,笑嘻嘻跟上去。

  “你够了啊——”

  “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女孩们轻声笑闹着往外走,到大厅入口,正好碰到前来就餐的教员们。邓布利多和麦格教授一边走一边低声交谈,而令米娅意外的是,LordVoldemort也在其中。他落后邓布利多几步,身后是伍德、斯内普以及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卡卡洛夫。黑魔王走到哪儿都前呼后拥,他也不觉得这是种麻烦。而且来餐厅就餐不像是处处标榜与众不同的LordVoldemort会干的事吧?

  心底虽然腹诽,米娅还是拉过蕾拉退到一旁,低下头行礼。她能感觉到黑魔王走过时,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一秒,不知为什么,这让她有点紧张。但今天明显还有更紧张的事挑战她的承受极限。在Voldemort就要进入餐厅时,从他身后冲出一个急匆匆的身影。来人低着头走得快极了,仿佛正在被怒气折磨找不到地方宣泄,自然也没发现霍格沃茨所有的大人物此刻都集中在门厅里。

  “波特先生?在霍格沃茨三年多你连基本的礼仪都没学会吗?是你太愚蠢还是你根本就藐视一切古老传统?”斯内普大手一伸捞起哈利的领子,阻止了他不管不顾撞上黑魔王的脚步。尖刻的讥讽随即不留情面扔向哈利。

  哈利此刻才发现他让自己陷入了怎样的混乱。脸吓得发白,镜片后翠绿色的眼珠闪着恐惧的光。LordVoldemort辨不出情绪的目光深沉的盯着曾经打败他三次的所谓黄金男孩,眼底恨意涌动。

  由于历史改变,哈利并没有经历魔法石、密室等等的考验,他身上也缺少应对突发事件那一分沉着与冷静。但这并没有破坏他的勇敢无畏。黑魔王让他感觉恐惧,然而这恐惧却不足以阻挡哈利回避黑魔王任何轻蔑或威胁的眼神。

  Voldemort深思的眯起了眼睛,气氛胶着。哈利在霍格沃茨应该是过得非常平静且顺利的,Voldemort太忙以至于回归三年也未曾腾出空收拾巫师界所谓的救世主。在这样的前提下,哈利愚蠢的无畏来自哪儿呢?Voldemort突然觉得问题的答案说不定会相当有趣。

  “波特先生。你的舌头被猫吞了吗?还是你觉得你已经可以狂妄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斯内普式的反讽堵得哈利说不出话来,语速又急又快。让米娅觉得他不是为了谴责哈利而是单纯的想转移某人的怒气。

  哈利的眼神里满是被侮辱的愤怒和对斯内普的憎恨,混杂着对Voldemort的恐惧,交织成一种复杂难辨的目光。他倔强的一言不发,情况似乎更糟糕了。哈利很不对劲,平时的他不会这么没脑子的去挑衅无法抗衡的人。

  “三强争霸赛!”蕾拉小小声告诉米娅。

  是了!米娅恍然大悟。三强争霸赛的莫名入选让哈利成为整个霍格沃茨的谈资,也成为众矢之的。而做事向来小心的他会这么冒失,怕是又被谁刺激了?米娅掌心冒出一层汗,她觉得她必须做点什么。

  米娅深吸口气。蕾拉还来不及阻止,她就已经站到Voldemort面前。

  “LordVoldemort,很抱歉惊扰了您。但哈利是为了避开我,才不小心撞到您面前。我代替他向您道歉好吗?如果需要责罚,也请宽恕哈利而责罚我。做好事的人不应该得到相反的结果!”米娅说得很慢,遣词用句十分讲究,充满斯莱特林式的高雅。虽然其中的内容并不让Voldemort觉得愉快。

  “弗洛齐瓦小姐——”斯内普急匆匆的打断米娅。不管斯内普的目的是削哈利一顿还是帮助哈利,他都不想把米娅牵扯进去。

  “LordVoldemort,我很抱歉。”米娅没有理会斯内普教授,固执的与Voldemort对视,海水蓝的眼睛里漾起若有若无哀求的波纹。

  Voldemort唇角勾起一个细微嘲讽的弧度,他还是没有说话,也或许是在这种情况下不屑开口。最后只警告似的看了米娅一眼。

  米娅松了口气,她知道哈利的危机算是过去了,至少黑魔王不会在此刻找他的麻烦。

  邓布利多察觉到门厅的状况也回转身,爽朗大笑着来到哈利身边。“Voldemort先生宽宏大量,不会介意学生们的小小冒失。哈利,进去用餐吧,我听厨房的家养小精灵说今天的羊排非常不错哦。”邓布利多冲哈利眨眨眼睛,笑容慈祥像真正和蔼的老人。

  Voldemort唇边讽意更深,“当然,邓布利多教授,在霍格沃茨,没有什么是我不能宽恕的。”不过在霍格沃茨之外就不一定了。Voldemort知道他没说完的话邓布利多能懂。他也从不费心在邓布利多眼前假装和平,那根本就是徒劳。

  午餐时间的小冲突消弭于无形。米娅回到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还是觉得惊魂未定。她不在乎巫师界和平或是战争那一套乌烟瘴气的事,但哈利是她绝对要保护的人。尤其在拿不准Voldemort究竟存了什么念头的现在。蕾拉对米娅的多管闲事十分不满,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威斯摩兰家敏锐的小姑娘知道米娅必定瞒了她许多事,就像她变得完全不像是她的这三年。她会等到米娅坦诚那一天的。

  下午上课之前,猫头鹰给米娅捎来一封邓布利多的信。

  To弗洛齐瓦小姐,

  我十分赞赏你的勇气,并且希望你愿意下午下课后来校长办公室陪我喝一杯咖啡。

  FromPro.邓布利多

  这封信让米娅有了十分不好的预感。那年平安夜之后,邓布利多的确关注过她一段时间,到后来实在没什么发现才又不了了之。而现在突然要见她,是因为知道什么了吗?

  这揣测让米娅整个下午都若有所思,平时挺开心的保护神奇生物课也让她提不起一点兴趣。当然米娅感兴趣的绝不是海格养的那一大堆恶心的炸尾螺,仅仅是因为四年级的保护神奇生物课,斯莱特林是跟格兰芬多一起上课。而事实上,米娅与赫敏的关系的确不错。

  前一次课上只有三英寸长的炸尾螺已经长到三英尺了。软体动物般灰蒙蒙的躯体覆盖上僵硬的外壳,但一样令人作呕。

  “我们今天上课的内容仍然是炸尾螺”,海格笑得很开心,“这些可爱的小东西已经长这么大了。所以我觉得也许可以带它们散散步什么的,你们知道,适度的运动能使它们的精力不会过于旺盛。”

  不止是斯莱特林,格兰芬多的大部分人也露出嫌恶的表情。整个霍格沃茨,大概只有海格才会把成年炸尾螺看成可爱的小东西。能勉力保持正常表情,避免刺激海格的只有哈利三人组。

  米娅没有加入到同学们抱怨的行列,事实上她心思根本不在炸尾螺上。献殷勤的男生早就给炸尾螺拴上绳子递到她手里,她唯一要做的事就是微笑,然后带这些可爱的小东西沿着湖走一圈。不过米娅还是低估了成年炸尾螺的破坏力。大部分同学都走得跌跌撞撞,几乎是被这种狂乱的生物拖着前进。米娅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特别是她还心不在焉。走到环湖中间,米娅分到的那只炸尾螺也许是不满意她的拖拖拉拉,尾部爆出一连串火花,整个身子往前窜了好几英尺。米娅猝不及防往前倒去,完全来不及反应。然而在她的脸接触到地面的前两秒,一股大力揽住了她,仿佛是在她和地面之间隔开一道透明的屏障。等米娅站稳身子,害她差点摔倒的炸尾螺早已僵硬着四肢一动不动。看情形不止是昏过去那么简单。

  米娅迅速抬头往城堡方向望去,可是到处都没有她以为会出现的身影。失望收回目光,步子绕开死去的炸尾螺离去。

  不过某种猜测,却让米娅从心底泛起一丝毫无疑问的,隐蔽的愉悦——

  http://www.dengbi.cc/shu/127940/645002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