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寒夜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当我们还是小女孩时,总希望快快长大。那自然散发的成熟优雅,浅笑时唇角牵起的细微弧度,甚至是衣柜里满目的漂亮衣服,是每一个小女孩埋在心底最深最甜美的梦。但当我们真的长大,才能明白,所谓成熟,总会伴随无法排遣又无力抗拒的内心隐痛——

  ××××××××××

  米娅站在斯莱特林她和蕾拉卧室的穿衣镜前,细心将最后一朵蓝色珠花别在金色的发间,然后安静与镜子里的身影对望。耳边是穿衣镜呱噪不已的赞美,镜子里女孩海蓝色的眸子幽深一如不见底的汪洋,米白色的低胸礼服露出她弧度优美的脖颈,白皙的肌肤上跳跃着象牙白的光芒。她的唇角翘起一个细微弧度,那样的笑容像她的身影,优雅而安静。

  轻轻提起裙摆,理顺繁复的褶皱,米娅仍然微笑,然而眉心却浅浅蹙起。

  安静的蓝眸掠过倏忽即逝的茫然。米娅轻叹。

  终于又要见面了吗,在他离开的三年以后——

  宿舍里的装潢三年来换了几茬,大床上黑色的天鹅绒布幔早已变成浅蓝颜色,颜色泛黄却精心保存着的抱枕藏入衣柜深处。像斯莱特林每一个淑女的卧室,这里渐渐有了让女孩们骄傲的品味与格调。

  蕾拉早早去了宴会厅,还犹豫着未曾出门的,只有猝不及防被回忆淹没的米娅。

  我们总说时间如流水,因为它向前滑去不留一丝痕迹。如果说7岁的米娅对时间并没有概念,11岁的米娅对时间并不在乎,那么将要15岁的她,显然已经深刻体认到时间的魔力。其实米娅很少想起她天真张扬的童年时代,太美好的时光并不适合常常回忆,也或许,是不愿想起那让她感激也怨恨的傲慢身影。

  是太害怕还是太想念,这样的情绪米娅从来分辨不清——

  遇到他以前,她生活在单色的孤独里,他为她打开一扇窗,为她的世界注入缤纷色彩。小小年纪以为那就是永远,却不曾想过,唯一能永远的,只有别离。

  他离开的第一年。米娅会在午夜梦回时流着泪惊醒,哪怕身边围绕着亲人和朋友,却还是在不属于她的时空感到刻骨孤独。而曾经天真的日子像秋日里掠过田野的金翅鸟,转眼就寻不到半分痕迹。她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不再有人知道她的秘密,也不再有人讽刺她恶作剧的愚蠢,当然,她也对幼时的游戏完全失去兴趣。

  最开始来到霍格沃茨那半年,米娅偶尔也会疑惑,只是对同伴的信任让她从不愿多想。但事实不会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所有的疑问都在纳吉尼出现那天有了再明确不过的解答。那时的米娅,无法将蜷缩在她枕边睡得香甜的纳吉尼,与记忆里大战结束时惨死的凶恶大蛇联系,就像她一直固执的,拒绝将未来的他与厄里斯魔镜里温柔浅笑的身影重叠。其实米娅能明白他为什么离开。她的身世,他的野心,他历经苦难卷土重来的坚定,还有他无法摆脱的深沉恨意。

  那年的平安夜雪下得很大,全世界都在猜测黑魔王如何能在邓布利多眼皮下高调回归。奇洛是一开始布下的棋子,目的是转移邓布利多的注意。米娅后来才知道,当骷髅标记莹绿色的光芒闪烁在平安夜的夜空时,邓布利多即刻在下一秒将奇洛掌握在手里。哪怕是算无遗策的伟大巫师,面对记忆完全崩溃的奇洛,也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米娅明白,就凭她的微末实力施出的混淆咒,绝难瞒过邓布利多鹰隼般的眼。那是只有他才能做到的事。

  他寻回了灵魂,重塑了身体,又一次拥有可以不用顾忌任何人,重新站在顶端的实力。但他还是在最后一刻,保护了她,哪怕与保护相对的,是他的抛弃。

  他离开的第二年。米娅收到过一封来自远方的信。没有称谓,没有署名,但哥特体张扬冷酷的线条还是让米娅瞬间就猜到寄出这封信的主人。他说,他会履行他的承诺,只要她还愿意。米娅记不清看到那封信的心情。她只记得她站在霍格沃茨高高的塔楼上,任那精致华丽的信纸,在风中一寸寸化为飞灰。米娅觉得,也许她该感激,他终究没忘记要送她回家的承诺,但她的世界自遇上他那刻颠覆,她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再找到属于她自己的时空。

  生活似乎又重归平静,她也自噩梦中醒来,开始熟悉没有他存在的霍格沃茨。她会在课堂上认真听讲,早早完成作业,因为没有谁能如他一般,总在最后一刻解决她的所有麻烦。她学会像淑女一样微笑,穿上漂亮的裙子像一只优美的夜莺。她开始有了爱慕者,英俊的腼腆的可爱的男生,而她会礼貌接过满纸爱意的情书,然后安静微笑着拒绝。是的,她的微笑不再放肆,而是灿烂又安静。那样的笑容让人心情愉快,可朋友们却说不知道她是在欺人还是在自欺。

  他离开的第三年。米娅觉得他从未远离她的生活,哪怕一切已经完全不同。

  米娅从来不看《预言家日报》,因为上面总有他的消息。整版的彩照帅气逼人,重新回归的黑魔王让所有人感到惊奇。不再残酷暴戾,一纸停战协定让他获得巨大声誉。哪怕表象下汹涌的暗流从来未曾止歇,LordVorldmort仍然以不同于历史的方式,为自己赢得掌声和支持。他的实力渗透进了魔法部,渗透进了霍格沃茨,整个斯莱特林复又光明正大的以他为荣。米娅无奈欣慰却也害怕,历史的细节或许已经改变,但米娅明白,结果依旧是注定的血腥和残忍。

  不是没想过重逢,但那年平安夜的雪地里,小女孩哭泣的身影挥之不去,米娅不知道重逢时她能有怎样的心情。也许梅林总爱跟她开玩笑吧?不管她有否准备好,这一天还是猝不及防的来临。

  霍格沃茨第四年,三强争霸赛的消息在学校里在巫师界掀起巨浪。中断了一个世纪之久的比赛将在霍格沃茨重新延续。也许三强争霸赛的确令人激动,但让整个斯莱特林沸腾的,却是他们仰慕已久的LordVoldemort会莅临霍格沃茨,担任这拥有古老传统的比赛的评委。不管他的到来,是政治作秀,还是什么其他原因,米娅都不会再天真的以为她会是那其中之一。

  但能说服自己不存有幻想又如何?她沉寂很久的心,还是在骤然听到这消息时,又开始疯跳起来。曾经她所依赖的,所信任的,然后又被他亲手打碎的那些年月,如默片般一一在眼前重放。还有他必定会做,而她必定会阻止的某些事,终究还是摊开在她眼前。

  回忆让镜子里女孩的眉心蹙得更紧,对未来的不确定让海蓝色眼睛里的死寂被挣扎所代替。

  墙上的挂钟,时针已经指向七点,三强争霸赛的宴会将在半个小时后举行。

  米娅忍不住又叹口气,最后一次检查衣裙。用魔杖将金发弄得略微卷曲,就算她不是宴会主角,也不希望自己看起来死气沉沉。

  尤其是,他也会出席——

  米娅还记得,她小时候总抱怨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为什么会在霍格沃茨阴暗的地底。那长长的看不见尽头的楼梯,总令她觉得不胜其烦。但这一次她宁愿道路真的没有尽头,这样才不会在仿佛一眨眼的工夫,就来到霍格沃茨装饰得华丽一新的礼堂。

  米娅的举止依旧优雅,笑容依旧安静,但被蓝眸掩盖了的真实情绪,能骗得过别人,又如何能骗得过自己。德拉科是米娅今夜的舞伴,他正站在不远处朝她微笑。铂金色头发上似乎总有阳光跳跃,华贵的长袍衬托出贵族特有的风华。米娅深吸口气,回以同样灿烂的笑容,伸出手,她需要信任的朋友支持。哪怕他们从不明白她深刻的烦恼与纠结。

  “你又迟到了。这可不是斯莱特林公认的淑女该有的风度!”德拉科的声音逐渐褪去青涩,身形拔高,容颜也更加英俊。

  米娅浅笑,“你知道淑女花在打扮上的时间总是令人惊叹。美丽需要很多东西堆砌。”

  德拉科无奈,屈起手臂,示意米娅将手放入他的臂弯。“LordVoldemort就快到了,就算你对他从不好奇,也不能失了该有的礼貌。我想他大概会对你挺感兴趣,毕竟你号称斯莱特林最优秀的学生。虽然我跟蕾拉对这一点始终怀疑!”

  米娅的笑容凝固,她甚至忘了去回应朋友的打趣。

  德拉科注意到了米娅的反常,却没有时间去探究了。此时欢呼声响起,从校门外一路持续到礼堂。德拉科显然很激动,急促往外走,太兴奋以至于忘了他身边的米娅。

  三色礼花在霍格沃茨的夜空中燃起。灿烂而短暂的花朵在天空中盛开。

  米娅回头。在那绚丽的光芒下,终于出现纠缠她整个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的俊美身影。

  http://www.dengbi.cc/shu/127940/645002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