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寒夜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大战之后的世界一片荒芜。月光碎了一地,满目疮痍的世界显得尤为阴冷。破败的教堂还留有一个高高的尖顶,尖顶下的巨钟已经不见了踪迹,只剩下一个黑黢黢的巨洞,静默着仿佛等待吞噬一切。教堂的尖顶上坐着个约莫6、7岁的小姑娘,说是坐也不尽然,似乎只是借了点力,飘在半空中。小姑娘的身形只能看出个模糊的轮廓,被雪白的光圈包围着,仿佛月夜里一片偶尔遮挡住月光的云彩,因为光的穿透力而具有了透明的质感。

  教堂前站立着沉思的男子,头发乱蓬蓬的,前额上有一道闪电形的伤疤,在月光下看起来狰狞得很。然而男子碧绿的眼睛盈满哀伤,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种种复杂的情绪交错闪过,他仍是一动不动。如此已经几个小时。久得一直盯着他看的小姑娘也不耐烦起来。伸个懒腰,顺着风轻飘飘落下,仿佛夜间忽起的薄雾,透明,冰冷。

  薄雾轻轻缭绕在男子周围,柔软的怀抱,想抚慰他的哀伤,告诉他,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死去的人不会再回来,活着的要好好生活下去。告诉他,就算他从来不知道她的存在,她依然那么爱他。最多偶尔抱怨下,他太专注于战争,而忘记了给她取名字。给他从来不认识的女儿一个可爱的名字。

  察觉到夜间的雾气,男子紧了紧风衣,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在他身后,薄雾依旧轻轻飘着,没有像这七年来的每一天那般,随着他离去,而是晃荡在原地,回忆几个小时之前结束的那场大战。

  薄雾又化成小姑娘的形状,盘腿坐在空中,小手托着下巴认真思索。坏人死了,表情很凶的斯内普教授死了,总是很开心的弗雷德死了,禁林里那些漂亮优雅的半人马也死了。小姑娘仿佛这才察觉到哀伤,扁起嘴,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但她知道自己不管多么难受,都不能像别人一样流出眼泪,最后还是鼓起双颊,愤愤不平。

  最初,她记得她是在一个黑暗又温暖的地方,后来她知道那是母亲的子宫,有时候能听到母亲温柔跟她说话的声音,虽然总是困得睁不开眼睛,但每次都会觉得睡得格外香甜。她并不是不受期待的孩子,但却选择了不好的时机来到这个世界。因为当她离开母亲的身体,才发现他们完全看不见,也感觉不到她。她只有雾蒙蒙一团睡在母亲宽大的衣袍里。后来慢慢长大一点,能飘得更高更远一点,才发现自己跟别人并不一样。没有人能看到她的样子,湖泊也映不出她的脸。她猜想自己一定有一头红发,像母亲,有碧绿的眼珠,像父亲,可惜没人能够证实。

  后来,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小姑娘偏着脑袋继续思考。啊她学会了说话,但只能说给自己听。她总是盘旋在父亲出没的地方,好奇的研究凤凰社的每一个成员。她知道在雾蒙蒙叫做伦敦的地方,有凤凰社,因为总听到父亲和母亲悄悄讨论。她知道他们有个敌人叫做Voldemort,是个很坏的人。她还知道Voldemort做了很多魂器,父亲是最后一个。然后在父亲和母亲的母校霍格沃茨,父亲杀死了Voldemort,就在几个小时以前。她还记得从第一次睁开眼睛到现在的许许多多事情,可是又没有人来问她,知道也没用。

  小姑娘鼓起包子脸,闷闷不乐站起来,顺着风在霍格沃茨的破败的校园里飘荡。从她有记忆以来,这里就很压抑,她知道都是因为那个坏人。偶尔能听到父亲母亲怀念久远记忆时的窃窃私语,似乎从前这里是个充满了欢笑的地方。真想看一看呐。不过她大概永远都没办法实现这个梦想吧。没有名字没有身体没有人能感觉到她。飘荡在霍格沃茨长而阴暗的走廊里时,甚至那些远古的鬼魂和幽灵也无法与她交流。

  那她究竟是为了什么存在呢,还能思考很多她不能解释的问题?比如为什么她跟她看到的小孩不一样,不能跑不能拥抱不能吃那些看起来很漂亮的糖果。她从来不知道别人口中的饥饿是什么感觉,因为她好像不需要吃东西。还有父亲母亲明明很爱她,母亲常常因为看不见她而偷偷哭泣,但不管她怎么大声呼唤,母亲还是不理她。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没有名字。明明父亲母亲都有那么好听的名字,父亲是哈利,母亲是金妮。但她为什么没有呢?越想越烦恼!小姑娘嘟着嘴闷闷不乐!

  风大了,她飘得也更欢畅。这些问题,她已经不思考很久很久了。可是今晚看父亲那么悲伤,让她也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往事。摊开稚嫩的双臂,她也在长大,不再是记忆中短短胖胖的形体。真希望有一天有人能看到她,跟她说说话呢,她真的有点寂寞。

  月夜里静谧非常,除了月光,就是巨大的建筑阴影下不见五指的黑夜。小姑娘静静的转着圈,薄雾在月光下流动。风越来越大了,晃得她有点发晕,想找个地方停下来,却被愈发强列的风吹得东倒西歪。那风渐渐凝成漩涡,已经能看出实体,在漩涡深处,是彻底的一片黑暗。她试着挣扎,但完全没有办法反抗,最后一阵强风刮过,她终于被卷了进去。

  ……朦胧中,她听到有个冷冽尖锐的声音,“你是谁?你为什么会有我灵魂的气息?”好熟悉的声音,她一定在哪儿听过,但想不起来了。很困,很困,到最后她终于闭上了眼睛,在漩涡中不断的盘旋,盘旋,直到沉入未知名的时空……

  再度睁开眼,已经是晴朗的白天了。是片漂亮的森林,有她叫不出名字的野花。阳光明媚,风柔柔的,很舒服的感觉。她是在野外睡了一夜吗?不回家母亲要担心的吧。她记得总是看见其他母亲在夜晚来临之前到处寻找贪玩不归家的孩子。所以她总是很乖,她不是个让人操心的孩子。可是现在,父亲母亲在哪里呢?闭上眼,完全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

  小姑娘有点惊慌,乘着风飘到了高高的树稍上。一望无际的绿色,没有她看惯的霍格沃茨漂亮的尖顶。也没有那个灰蒙蒙的城市里行色匆匆的人群。她这是在哪里??

  失措中,她又听到了那个声音,依旧冷酷而尖锐,“你是谁?为什么会有我灵魂的气息?”

  “我是谁?”喃喃低语,为什么她会觉得有人在跟她说话?

  “不要让我问第三遍!”还是那个声音。

  最初的惊慌被一阵说不清的喜悦代替。真的有人在跟她说话吗?小姑娘在树梢上转着圈,想找出那个人,然而除了小鸟欢快飞过,什么都没有。扁扁嘴,“你不要躲起来啊!我想跟你说话!”

  那冷酷的声音极为不耐烦,还是用尖锐的嗓音问她,“你究竟是谁?”

  小姑娘左右望望,最后原地坐下来。原来那声音的主人比他更可怜呢,连形体都没有。突然对他生出了几分同情,“我不知道我是谁哦。我没有名字呢。你呢,你有名字吗?”

  声音沉吟半晌,“你是游荡的灵魂?”

  “啊原来我叫灵魂啊。可是这名字不好听啊!”小姑娘委屈的说,“我想要个好听的名字。”

  那声音彻底沉默。大概从来没有过跟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

  “哎,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之前说什么我有你灵魂的气息。你的名字也是灵魂吗?我们的名字一样,好奇怪哦!”

  那声音依旧保持沉默。

  “Hello?”小姑娘偏着脑袋等待半天,“你的名字真的是灵魂吗?你为什么可以跟我说话呢?从来没有人能听到我说话,除了小动物们。还有我为什么看不见你?你故意躲着的吗?你出来让我看一看好不好?”

  一个又一个问题,让那冷酷的声音愈加不耐烦,“少说废话!”

  “啊,是因为你也没有身体对吗?对不起呐!”软软糯糯的声音添上了满满的同情。

  “我不管你是谁,但现在你是唯一能听到我说话的人。我恩准称呼我‘主人’,恩准你为我做事!”冷酷的声音沉默半晌后变得高傲,“你想要什么?我会满足你。”

  而回应他的是小姑娘不高兴的轻哼,“切,我为什么要为你做事?我要回家。我父亲母亲会担心我的!”

  “游荡的灵魂也会有父亲母亲?”冷冷嘲讽。

  “我当然有!”小姑娘仿佛一只炸毛的小猫,突然跳起来,恼怒得很。“我不要跟你说话了,我回家了!”

  “哼,如果你还能回得去?”

  “我当然能回去!”小姑娘从树梢上一跃而下,气呼呼的,不再理会那个高傲讨厌的声音。摊开双臂,迎着风,用心感受父亲母亲的气息,那是指引她方向的牵引。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平时熟悉至极的味道今天一丝也无。小脸上渐渐盈满哀戚,抱着腿坐在大树横生的枝桠上。

  “……我这是在哪里?”

  http://www.dengbi.cc/shu/127940/16580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