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月老志 > 第1348章 月相

第1348章 月相

        贺鬼头将矛头

        贺鬼头冷笑道:“石头,你不用为我讲情。老子早看这地老鼠不顺眼,今天非废了他不可。”

        说着挥起鬼头刀,使出浑身力气往地上斩去。地灵这地行术甚是刁钻,他躲在地下不易探其位置,进可攻退可守几乎立于不败之地。

        贺鬼头性情犷悍,武艺虽非绝高,却有股悍不畏死之气,地灵虽有地行之术,神出鬼没,一时也不敢过于逼迫。“地老鼠,你给老子滚出来,怎么梼杌山都是你这种缩头乌龟。”他这话可把梼杌山一众妖将都骂上了,眼焰本想息事宁人,这时不由脸色一变,沉声道:“贺鬼头,你嘴巴放干净一些。”贺鬼头哈哈笑道:“怎么?说到你们痛处了?梼杌山的怂货,有种和老子真刀真枪斗三百合,不要使这种见不得人的把戏。”其实比武较技,各展所长,有时事关生死,尔虞我诈,惟求自保,也是常有之事。地灵路数如此,本也无可厚非。但是人道激浊扬清,好善恶恶,地行之术颇不光明磊落,自然为人道所恶。天道、人道可说是三界影响最大的两种思想。道和理习惯连称,两者却颇不相同。理犹言规律,近于客观。道则属于观念,带有主观色彩。是以诸子争鸣,皆有自己的道术。所谓言之成理,便是因为近于客观,所以让人信服。道术争鸣却不免是其所是,非其所非,主观太强固也。人在世俗行走常不免受人道观念影响,修行者也不例外。地灵虽不服气,对于贺鬼头的话却无可辩驳。厉啸一声从土里跃将出来,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朝贺鬼头头顶刺下。“老贺当心。”石将军等人皆无法眼,不能窥破地灵的行藏,虽说人多眼杂,可以站立四方,不管地灵从哪个方向进攻都能让他无所遁形,只要能缠住他片刻,让他施展不出地行术,此术便不攻自破。但地灵隐入地下,能刺人脚掌,实在防不胜防。贺鬼头手脚长大,反应却是极快,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虽然嘴上狂傲,他可不是傻子,深知地灵不好对付,不过想激他出来罢了。贺鬼头刀法虽无太高境界,却胜在刀沉力猛,连挥数刀势如暴风骤雨,地灵尖刀太短,占不到便宜,有怕石将军等人趁机围攻,翻身一跃,钻回泥土中。这时彭去病大步冲上,举起铜锤砰訇一声砸落在地,激得土石飞扬,现出一个大坑,地灵不妨有此,登时被震得气血翻涌,直欲吐血。彭去病豹头环眼,须发皆赤,在十三家中修为颇高,胜过贺鬼头许多。他话语不多,眼光却甚是老辣,铜锤劲力颇强,深入地下,地灵也无天眼,既入地下看不清地面的情况,被彭去病一顿乱锤,差点震死在土层中。

        地灵窜飞出来,落到万焰身边,气极败坏的道:“老万,你还愣着干什么,这几个跳梁小丑敢对神尊不敬,今天非把他们挫骨扬灰不可。”万焰见地灵差点丢了性命,甚是面上无光,冥九又踪影全无,虽说自己这边人手不少,也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地灵,华阳军将至,咱们还是以大局为重,放他们去吧。”“什么?”地灵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听岔了,梼杌山兵强马壮,不可一世,何时向人低过头,服过输。地灵没讨到便宜,还差点被彭去病打死,自然愤恨难平,不肯善罢甘休。“老万,贺丑鬼辱骂神尊,难道你耳朵聋了没有听见?”万焰脸色一沉,“我身负守城重责,岂能因小失大?石将军,你们是杨大爷的客人,今天我不为难你们。但是你们要速速出城,不得羁留。”彭去病虽然击退地灵,不落下风,梼杌山人手甚众,也都不是易与之辈,真个火拼起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只怕会有所伤亡。石将军拱手笑道:“万兄通情达理,石某佩服。但我等是随大爷而来,岂能不别而行,需等大爷醒来之后当面告辞。还请万兄海涵。”石将军此番是有所为而来,也不想无功而返。只要拖延到华阳军围城,他们牵制住梼杌山的人马,则大局可定。万焰心头暗怒,冷声道:“万某已是仁至义尽,你可不要得寸进尺。万某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万兄何必动怒。”石将军却不生气,“你我都是两界山一脉,留我们兄弟一同抵挡华阳军岂不甚好。”地灵接口道:“老万,少跟他们废话,我看他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若不教训他们,岂不堕了我们梼杌山的威名。”

        万焰沉吟不语,他平日就对地灵甚是鄙夷,冥九不在,他在众妖将中位次最高,干系也重,不能任意胡来。马面忽然开口道:“我看石将军所言也有道理,咱们还是叫醒杨大爷由他定度吧。”傲狠虽有吞并之心,杨家世守东原,民心易安,需得徐徐图之,万焰也不能罔顾杨家兄妹的性命。杨贯一、杨再思兄妹尚在石将军等人控制之中,欲战则投鼠忌器,马面所言倒是釜底抽薪之法,只要石将军等人无所凭借,对付起来就容易多了。

        石将军明白马面的用意,事已至此他也不能心虚露怯。“马兄所言正合我意。”石将军故示坦然,杨贯一不知他们的真正意图,巴不得他们相助守城,就算醒来也不会赶他们走。最高兴的要算杨荣,他正愁无计夺回杨贯一兄妹,梼杌山的人一出面可帮了他大忙。“快把大爷和小姐扶回去醒酒。”杨荣招呼手下护卫照顾杨贯一兄妹。韩采薇冷眼观瞧,不动声色,她的白玉碗不比寻常,能盛夜光,注入酒液后轻轻晃动,便会芳香醇厚,沾唇即醉,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醒转。

        杨贯一只是饮酒过量,杨荣找来醒酒汤给他灌下,很快便苏醒过来。杨贯一见万焰带了许多人,吓了一跳,不解道:“万老师,你怎么来了?这些朋友都是……”梼杌山妖将在城中骄狂跋扈,杨贯一对他们印象大坏,否则不会专门请石将军进城相助。万焰和声道:“大爷,华阳军将至,这些都是我们梼杌山的精兵强将,此来是专程助我们守城的。”杨贯一愣了一下,不甚自然的道:“如此甚好。”“大爷,华阳军卷土重来必是一场恶战,石将军等人不便在城中久留,还是让他们回山去吧。”万焰想让杨贯一开口逐走石将军等人,让他们无话可说。“这却是为何?石将军兄弟都是杨某好友,他们和你们梼杌山也颇有往来,万老师何必多心?”杨贯一甚感不悦,他积极结好梼杌山众妖,是为了援引他们对付华阳军。可不希望他们鸠占鹊巢,沦为傀儡。东原防务始终在杨再思掌握之中,杨贯一可不想让梼杌山越俎代庖,趁机把持东原。

        万焰脸色一沉,“大爷,石将军他们可都是道术高手,万一心怀异志,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前车之鉴,大爷这么快就忘了吗?”杨贯一老脸一红,上次华阳军攻破东原,便是有墨由、林绫进城充作内应,杨家夺回东原,杨家私兵同样功不可没。如若石将军等人和华阳军真有勾结,倒是棘手之事。万焰虽有私心,傲狠是龙族分封的藩王,只要将东原控制在手中,华阳军就休想迈出两界山,万焰对东原防守倒是不遗余力。

        杨贯一对万焰既已心存芥蒂,自然信不过他的判断。劝说道:“万老师言重了。石将军他们都是两界山的妖王洞主,如你们梼杌山一般,怎会和华阳军有勾结?”万焰见杨贯一执迷不悟,恫吓道:“大爷可知冥九突然不知所踪,我怀疑华阳军已经有细作混入城中,冥九八成查知他们的行踪,说不定已遭了毒手。石将军他们来得太过蹊跷,为什么早不来晚不来,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万望大爷以东原安危为重,不要放过一个可疑之人。”

        杨贯一皱眉道:“石将军他们是我请回来的,老师莫非连我也信不过?”万焰哑口无言,杨贯一一意回护石将军等人,对万焰的规劝置若罔闻,分明是仗着石将军撑腰。华阳军星夜兼程,东原离两界山又近,很快便有消息传来,华阳军离东原已不足五里。“万老师,国难思良将,大敌当前,大家理当放下旧怨,戮力同心,一致对外才是。杨某愿以身家性命担保,石将军他们都是好朋友,绝不会和华阳军有何干系。”其实杨贯一对石将军等人也未始没有疑心。但万焰执意逐他们出城,反而让他心生疑虑。他对梼杌山本就有所提防,找石将军等人来便是想让他们相互牵制。他们彼此不和却是正中下怀。

        “大爷,形势严峻,不可有半点轻忽,你可要三思呀。”万焰也觉得奇怪,杨贯一和石将军他们应该认识不久,何以这般深信不疑。“万老师,人家石将军可没有说过你们的不是,杨某喜欢结交天下豪雄,不管是你们梼杌山,还是别的朋友都会一视同仁,华阳军此番来势汹汹,你还是多想想退敌之策吧。”杨再思喝了醒酒汤,情况却没有多少好转,杨贯一还要仰仗她主持防务,顿时一筹莫展,束手无策。石将军向韩采薇递个眼色,示意她帮杨再思醒酒,免得让杨贯一心生疑窦。韩采薇修炼月曜功法,能吸收月华,白玉碗便是她练功的法宝。只要将她体内的寒月之气导泄出来,单纯酒液便无能为害。韩采薇又练有锻骨之术,骨若精钢,刺入孔窍自然不成问题。“都怪我不该让大小姐喝那么多酒,还是让我来帮她醒酒吧。”韩采薇缓步上前,吩咐丫鬟道:“你去寻一个器皿来,大小姐饮酒过量,让她吐一吐就好了。”丫鬟眼望着杨贯一等他示下。杨贯一也怀疑韩采薇的酒有问题,但是没有真凭实据,也猜不到她这么做的用意。好在韩采薇所说的法子无甚繁难,大可一试。

        韩采薇容貌端丽,肤光如雪,不愧有玉骨之称。杨贯一对她颇为心折,正想借机接近,当然不希望她包藏祸心,有不利于杨家的举动。“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按照韩夫人的话做。”杨贯一有心讨好,极力要维持一个好印象。丫鬟慌忙答应,须臾找来一个铜盆,韩采薇将杨再思扶坐起来,伸手在她气窍按了两下,杨再思低吟一声,娥眉蹙起,忽然俯下身子干呕起来,丫鬟连忙端盆接着。杨再思吐了一会儿,神智渐渐清醒,抚着额头道:“我这是怎么了?”

        杨贯一忙道:“二妹,你不胜酒力,烂醉不醒,多亏了韩夫人帮你醒酒。”“是吗?”杨再思只记得饮了韩采薇一碗酒,随后便人事不知。“那可真要多谢韩夫人了。”杨再思心知其中必有蹊跷,表面却不动声色。韩采薇、石将军等人是杨贯一请来的帮手,个个都是道术高手,不到万不得已,韩采薇不想和他们反目成仇。

        “我不知大小姐真的不擅饮酒,本来只是开个玩笑。我这白玉碗有些门道,是我练功的法器,能装盛月光。久用可以伐毛洗髓,倒也没有坏处。只是大小姐不知奥妙,饮得多了些,妾不及劝阻,请大小姐恕罪。”韩采薇坦白说出白玉碗的异处,倒让杨再思颇感意外。这却是她的聪明之处,明知杨贯一、杨再思心生疑虑,明白说出释他们之疑,免得胡乱猜疑。

        白玉碗是修炼'月轮相'的宝物,和西海夜光常满杯有异曲同工之妙。月轮相类似佛门法相,光为宇宙之灵,大抵神圣仙佛皆为光体,故能不死不灭。白玉碗收聚月华入体,久而久之,能生成月轮相,妙用之神自不待言。

  http://www.dengbi.cc/shu/63375/494261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