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美女赢家 > 第一一八六章 是为谁

第一一八六章 是为谁

        俩人正吻得如火如荼呢,杨景行的电话又响了,不是何沛媛猜测的跟刚刚的电视节目有关,而是公关公司要向杨总汇报《锦瑟华年》的头二十四小时战果。按照计划头一天只是预热阶段,但是看情况计划要变了,因为越热效果大大越之前的乐观预期。&1t;/p>

        几十万制作成本的视频放上网之后,跟之前那些非官方的凌乱手机照片和录像片段所得到的反响就是天上地下。之前网民大多还只是觉得新奇有趣,现在则是感叹音乐的震撼,现场的轰动,歌手乐手的精彩……&1t;/p>

        数据能说明问题,视频网站的播放和评论、搜索引擎的相关热度、微博的转、门户网站的流传热度……毫无疑问,今晚的网络第一热点就是《锦瑟华年》,连“快闪”和“说唱”都成了排名前几的热搜词汇,甚至连带着古诗词也火起来。&1t;/p>

        邀功之余,公关公司不忘本职,建议杨总这时候就可以用上自己在音乐圈影视圈的人脉了,因为事情已经炒起来了,那些对网络同样热衷的演员歌手们虽然不一定愿意冒险打头阵,但是火上浇油的事大多十分乐意。,&1t;/p>

        杨总的说法是:“……定位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们是专业的,做好既定的事情就可以了,不要节外生枝。”&1t;/p>

        公关公司的老总也是理解的,是没必要去沾染娱乐圈那些习气,道不同不相为谋……&1t;/p>

        &1t;/p>

        何沛媛是中断接吻时的坐姿,算是紧挨着杨景行的,眼神交流间安静地听他打完了十来分钟的电话,当然也很明白了,看杨景行挂了电话就问:“什么钱?”&1t;/p>

        这公关公司还算有点良心,主动坦白计划中用来购买视频网站页头条的钱应该不需要花了,当然是不会退钱,就按照合同约定新增到其他项目,能增加好多呢。&1t;/p>

        何沛媛这才知道不光快闪用钱了,宣传还要花上一笔,而且七八十万那么多,这姑娘有些意外,似乎还质疑:“……老齐知道吗?”&1t;/p>

        杨景行摇头:“没跟她说。”&1t;/p>

        何沛媛有点同情还是鄙夷:“那不白花了。”&1t;/p>

        杨景行看着姑娘的眼睛,笑:“是我该花的,责无旁贷。”&1t;/p>

        何沛媛看看无赖,身体有点远离,但是嘴上义气:“我帮你跟她说……王蕊去帮你说!”&1t;/p>

        杨景行想解释:“这钱不是为齐清诺花的……”&1t;/p>

        “那是为谁?”何沛媛几乎呵问,还提示:“郭菱?甜甜?”&1t;/p>

        杨景行说:“先是为我自己,也算是为大家……吃醋了?不会吧。”惊喜了。&1t;/p>

        何沛媛没改变表情:“你敢说做所有事都是为三零六?从一开始?”&1t;/p>

        杨景行呵呵笑:“那你觉得是为谁?为了齐清诺?”&1t;/p>

        何沛媛挑衅看穿:“不是吗?”&1t;/p>

        “包括这次?”杨景行想不通:“只跟她有关系吗?”&1t;/p>

        何沛媛能想通:“……补偿她呀,觉得对不起她,就帮她把三零六做好。”&1t;/p>

        杨景行好笑:“三零六是齐清诺一个人的?”&1t;/p>

        “差不多。”何沛媛看得清:“你们两的!”&1t;/p>

        杨景行哈:“那好呀,我要潜规则媛媛了。”&1t;/p>

        “没跟你开玩笑!”何沛媛屁股一起一落,似乎动真格划清界线。&1t;/p>

        “我一直都觉得三零六是大家的。”杨景行也尝试真诚:“刚开始我跟诺诺也没在一起,后来在一起,我也是考虑她是三零六的一员,以后也一样,我女朋友媛媛也是三零六的一员……”&1t;/p>

        何沛媛没骂不要脸。&1t;/p>

        杨景行继续:“我女朋友是一员当然会让三零六对我而言变得特别,但也不纯粹是为了女朋友。我对不对得起诺诺,或者追不追媛媛,对三零六的态度不会变。”&1t;/p>

        何沛媛理解的:“我当然,我有什么特别的,特别的是你诺诺。”两片嘴唇有点互相挤压的趋势,视线死盯不放的应该是电视指示灯。&1t;/p>

        杨景行靠近姑娘尝试温柔:“媛媛对我而言当然特别,但是三零六是工作,是大家共同的梦想和努力……我的意思是不是为你也不是为齐清诺,你不该为工作生气吧。”&1t;/p>

        何沛媛就瞪向杨景行:“工作……如果是工作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有什么不能说的?”&1t;/p>

        杨景行觉得:“也算我主动告诉你吧,你一问我就说了……她们问我就不会说,免得觉得三零六俗气炒作了,但是媛媛肯定理解我。”&1t;/p>

        “我不理解!”何沛媛回到开始:“你就是为了齐清诺!”真是真格的,嚷得眼眶红了。&1t;/p>

        “不是。”杨景行都有点凝重了:“……如果说这件事我有私心,那也是因为我追你了,我们也说过,大家可能会有点点尴尬,所以制造一点新气氛希望能转移一下注意力,但是我真的很早以前就计划过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一个合适的宣传点,不然你们这么东一场西一场也不是办法”&1t;/p>

        “一场一场怎么了?”何沛媛挺知足的:“别人想演还没得演……委屈你诺诺了是不是?”&1t;/p>

        杨景行急眼了:“再不讲道理我要亲你了!”&1t;/p>

        何沛媛好像有点怕,没再开口,但是肯定更委屈,所以眼泪掉下来了。&1t;/p>

        “媛媛……”杨景行简直惨呼,想去捧姑娘的脸。&1t;/p>

        何沛媛不光躲,还打。&1t;/p>

        杨景行只能讲:“对不起……我应该早就告诉你。”&1t;/p>

        何沛媛强烈看穿:“你不敢,你心虚!”&1t;/p>

        “不是不敢。”杨景行苦口婆心:“我希望你们觉得这种事是凭实力,也免得说出了不好听……其实也是靠实力,我只是想推波助澜,这钱花得很划算。”&1t;/p>

        何沛媛继续掉眼泪,仇恨着静音的电视,不过节目画面看起来依然很欢乐。&1t;/p>

        杨景行起身离开。&1t;/p>

        何沛媛也唰地站起来了,仇视对象变成无赖,蓄势待。&1t;/p>

        杨景行解释:“我找纸巾。”&1t;/p>

        何沛媛按兵不动。&1t;/p>

        打开小卧室门,杨景行进去小半分钟后出来,手里拿着纸巾包,抽出来一张了,还是有点心虚的,尝试着去给亭亭玉立梨花带雨的顾念擦眼泪。&1t;/p>

        何沛媛没反抗也没迎合,看了无赖一眼。&1t;/p>

        杨景行手上和嘴上都温柔:“我再解释一遍,这次的事情是我一直有计划早就想做的,不是为了一个人两个人,三零六也有我的寄托。还有关于花钱的事,我是不想让你们看来变得低俗了,说出去也不好听,本来就算是走捷径……可是时间不等人,但我相信三零六承担得起这份名气,经得住考验。”&1t;/p>

        何沛媛再看看无赖,眼泪是没继续了。&1t;/p>

        杨景行壮起狗胆,下手抱何沛媛,当然只是轻轻抱:“……我还怕她们误会我是为了讨好你,你倒好,想到哪儿去了。”&1t;/p>

        何沛媛的下巴搁在杨景行肩膀上了,是她脑袋的重量,然后稍一下,手也环抱住杨景行的腰,但是并没放过:“……你誓,说的都是真的。”语气倒是温柔了。&1t;/p>

        杨景行说:“如果我骗媛媛,就让我一辈子没女朋友。”&1t;/p>

        何沛媛的下巴换了下姿势,语气变得更柔软:“你敷衍……”&1t;/p>

        “这还不够狠毒呀?”杨景行坦白:“我就靠这个活了。”&1t;/p>

        何沛媛要确认一下:“你真的没告诉别人?”&1t;/p>

        杨景行摇头:“没有。”&1t;/p>

        何沛媛再问:“不准备说?”&1t;/p>

        杨景行嗯:“本来也没想告诉你,可是我已经把你当女朋友了,女朋友问起来……”&1t;/p>

        “不要脸。”何沛媛恢复了点气势。&1t;/p>

        杨景行笑了,把姑娘抱得更紧一些。&1t;/p>

        何沛媛报复心挺强,手上和下巴都用力。&1t;/p>

        杨景行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的:“不行,我做错事了就得挨罚,也要罚你。”说着就想掰过姑娘的脸。&1t;/p>

        “我做错什么了?”何沛媛委屈又倔强的,边说用力保持下巴对无赖肩膀的占领。&1t;/p>

        还是杨景行力气大,把姑娘的脸蛋搂到了自己眼前,说:“你害我女朋友哭了。”&1t;/p>

        “你没有。”何沛媛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要躲。&1t;/p>

        杨景行纯粹是欲加之罪,那会真的讲道理,找个借口就吻上了……&1t;/p>

        &1t;/p>

        似乎还是站着更方便熟练一些,何沛媛也挺有状态的,甚至算得热烈,而且取得了重大突破。以前都是杨景行在领地上胡作非为,或者顶多两人在公共区域纠缠。而这一次,何沛媛是实打实地反攻到杨景行这边了,甚至没什么初来乍到的客气小心,直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1t;/p>

        真算是棋逢对手有来有往了,何沛媛好像练出来了,有点战斗力了,几乎不放过杨景行的每一次后撤,一有机会就勇敢追击。杨景行也不能认输投降呀,要维持在自己领地的尊严呀,所以这拉锯战就没完没了的。&1t;/p>

        人的身体是挺团结的,其实从何沛媛反攻到杨景行这边开始,这无赖的主要战备力量就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因为两个人的拥吻姿态挺紧密,何沛媛肯定也现了杨景行的隐藏实力,不过她并没害怕退缩,当然了,也没有故意去挑衅去逼战备力量出动,感觉是现了但保持无视的方针。&1t;/p>

        杨景行呢,似乎不想暴露自己的战备力量,但是明显已经藏不住了,因为时不时地就会被何沛媛接触到,所以他也懒得刻意躲藏了,毕竟炫耀武力多半也有点快感。&1t;/p>

        人的身体各部分确实是义气的,在杨景行的主要战备力量被姑娘现时,或者是何沛媛侦测到了无赖的实力时,两个人头部的那点摩擦就会变得更剧烈一些,这边大概是想给主力部队挣个脸或者是有底气,那边没准是要有力打击敌人嚣张气焰免得局部战争扩大。&1t;/p>

        哎呀,还是开始扩大了,不知道是蓄意的还是擦枪走火了,杨景行的右手,怎么跑到何沛媛的腰线下面去了,已经触摸到何沛媛的皮带了。&1t;/p>

        何沛媛嘴上放弃了,改用尖尖的下巴攻击了杨景行的肩胛骨:“不行……”&1t;/p>

        杨景行好像不是故意的,立刻蛮规矩地抱着姑娘。&1t;/p>

        安全了几秒后,何沛媛脸蛋后撤,跟无赖对视一下,很小声:“以后不准这样。”&1t;/p>

        杨景行笑,有点尴尬。&1t;/p>

        何沛媛明确一下:“只吻。”算是商量的表情语气。&1t;/p>

        杨景行点头:“好,等我也变成你男朋友之后再……”&1t;/p>

        “想得美。”何沛媛好像不放心:“……我想看电视,好吗?”&1t;/p>

        杨景行好绅士呢,好的。&1t;/p>

        &1t;/p>

        不过电视上没继续四零二的话题了,何沛媛就想起问快闪视频到底是怎么样了,昨天晚上她也没来得及仔细看,好像也没什么特别。&1t;/p>

        杨景行说一下大概,何沛媛虽然对数据没有具体概念,但也能大概估摸,一天之内二十几万的播放次数如果没水分,要比大家之前的保守预期是强了好几倍呀。&1t;/p>

        何沛媛也挺欢喜的,不过又猜想到伙伴们此刻多半在群里欢呼庆祝呢,而且之前还约好了一起看综艺节目想找点顾问的笑话的……想这就让何沛媛着急了,自己又不能及时声以证清白了,杨景行这边也没电脑。&1t;/p>

        更让何沛媛恼火的是:“以前她们说什么事如果我不在都会打电话叫我。”&1t;/p>

        杨景行认了这个罪,计划明天就跟姑娘去换一个上网比较方便的手机。何沛媛想象力丰富,这古董手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意义呀?不然为什么用了这么久!杨景行居然好意思说自己专一……&1t;/p>

        &1t;/p>

        综艺节目结束了,十点了,何沛媛又要接母亲的电话,有点紧张的,警告杨景行千万别出声。&1t;/p>

        “妈……”对母亲,何沛媛好温柔,还带着表情:“哦……我也回……好……嗯。”这就挂了,告诉无赖:“我妈他们回家了,我早点回去吧。”&1t;/p>

        杨景行同意,姑娘就帮忙收拾一下,杯子洗了放好,门窗关好,何沛媛还提醒:“你记得办出入卡,别忘记了。”&1t;/p>

        &1t;/p>

        出门之前,简直有点默契了,又是一阵热吻。可能是现杨景行说话算话真的埋藏了主力部队,何沛媛就有点肆无忌惮,简直嚣张,经常在对方领地长时间盘踞挑衅。&1t;/p>

        &1t;/p>

        终于下楼上车了,何沛媛看看刚上路的司机,突然笑了:“你好狡猾。”&1t;/p>

        杨景行还不明白:“怎么说?”&1t;/p>

        “你自己说的。”何沛媛都替对方难为情:“……之前你说你有什么私心?”&1t;/p>

        杨景行笑一下:“不是主要目的……其实也可有可无。”&1t;/p>

        何沛媛又有点落寞:“我不是怪你花钱了,你知道吗?”&1t;/p>

        杨景行点头。&1t;/p>

        何沛媛自己说:“因为你没告诉我,才让我有种被骗的感觉。”&1t;/p>

        杨景行点头:“是我的不对……但是你反应强烈了点。”&1t;/p>

        “你不准骗我。”何沛媛挺温柔,近乎撒娇。&1t;/p>

        杨景行郑重点头。&1t;/p>

        何沛媛想了一下:“你跟老齐以后可能也避免不了一些工作来往……但是你不能骗我,要告诉我!”&1t;/p>

        杨景行再点头,笑一下。&1t;/p>

        何沛媛有点伤感的样子,突然又郑重起来:“这是建立在,假如那天你万一追到我的基础上……如果没追到,你不想说就算了。”&1t;/p>

        杨景行嘿嘿笑:“我觉得已经追到你了。”&1t;/p>

        “不要脸……”何沛媛打击着气愤了:“不准笑……就算你没追到我也有资格问……相亲第一次见面也能问对方有没有女朋友喜欢的人吧?”&1t;/p>

        杨景行说:“其实我还有个私心。”&1t;/p>

        何沛媛简直兴奋:“什么?”&1t;/p>

        杨景行记说:“大家都在一起努力,尽自己所能光热,蕊蕊会画画,甜甜也努力编曲,翩翩也让家里帮过忙,菱子、瞎子……”&1t;/p>

        何沛媛安抚:“你做的已经不少了……其实我觉得没必要这么急,我相信一步一个脚印。算了,反正也就这一次,就当是为了推广作品吧。”&1t;/p>

        杨景行继续说:“其实这一次也可以不花这个钱,只要让我女朋友多露脸,多几个大特写,最好是坐在前面当主角,这视频肯定不用炒就有热度,三弦女生一下就火了……可是我舍不得让我女朋友出这份力呀,我女朋友的技艺是听众的,但身体是我的呀。蕊蕊她们都挥了自己的特长,可我舍不得媛媛的特长,只好用这个办法来弥补。”&1t;/p>

        何沛媛简直惊奇,看着司机,脸上风云变幻,笑了也恼了,最后还是气了:“……我只有这一个特长?”&1t;/p>

        杨景行说:“最显而易见最有效果呀,温柔什么的……我更舍不得。”&1t;/p>

        何沛媛昂挺胸气势汹汹审视着:“……你骗人,你原来说的是音乐才是重点,所以才忽略其他的。”&1t;/p>

        杨景行点头:“以前我是那么想,可现在就是想的舍不得了。”&1t;/p>

        何沛媛用力哼,然后想,还是想到了:“……那你也没舍得过老齐!”&1t;/p>

        杨景行嘿:“以前是舍不得,现在是音乐才是她的重点。”&1t;/p>

        “都一样!”何沛媛很不开心:“你就是舍不得她。”&1t;/p>

        杨景行笑:“好了,再惹我女朋友不开心,我就停车了。”&1t;/p>

        何沛媛不想停车,就惹无赖本人:“……哼,如果老齐突然交男朋友了,你会不会哭死?”&1t;/p>

        杨景行嘿:“估计……会有点酸楚。”&1t;/p>

        何沛媛不说话。&1t;/p>

        杨景行又说:“但是也替她高兴。”&1t;/p>

        何沛媛冷哼:“说得好听。”&1t;/p>

        杨景行不辩解。&1t;/p>

        何沛媛又问:“你说真的?”&1t;/p>

        杨景行点头:“应该是真的。”&1t;/p>

        何沛媛很是鄙视:“……哼,等她找到一个比你好的,看你还高兴。”&1t;/p>

        杨景行呵呵笑。&1t;/p>

        何沛媛更气了:“什么意思?”&1t;/p>

        杨景行点头:“好事。”&1t;/p>

        “你以为没有呀!?”何沛媛气鼓鼓的。&1t;/p>

        杨景行也没那么不要脸:“当然有。”&1t;/p>

        何沛媛恶毒:“我就希望老齐找个比你好一百倍的!”&1t;/p>

        杨景行嘿:“这可能有点难。”&1t;/p>

        何沛媛看看司机,好像认真探讨这件事了:“你觉得她会不会跟不懂音乐的人有可能?”&1t;/p>

        杨景行的看法是:“凡事皆有可能。”&1t;/p>

        何沛媛简直衷心祝愿:“找一个比你帅比你有钱比你性格好的,而且对她级好级好,特别专一特别浪漫特别幽默……”&1t;/p>

        杨景行怀疑了:“你自己想要吧?”&1t;/p>

        何沛媛哼一声笑,然后:“认真问你……你认识那种你真心觉得比你好的男生吗?”&1t;/p>

        杨景行点头:“特警比我高,李孚比我有文化,老毕比我稳重……”&1t;/p>

        “不是。”何沛媛摇头:“……就是综合条件比你好的,不考虑音乐才华,其他方面的综合条件。”&1t;/p>

        杨景行瞥眼:“有也不告诉你,想什么呢?”&1t;/p>

        何沛媛哼:“肯定有,多着呢……她妈妈认识那么多人,够她好好选。”&1t;/p>

        杨景行讲道理:“你这个观点错误了,爱情不是用来比较的,我不会说你比诺诺身材好,也不会说诺诺比你会创作,优点缺点长处短处都是爱情的一部分,就跟人一样,媛媛也有缺点,但是这个缺点肯定不是爱情的遗憾或者缺陷,也是我喜欢你的一部分,并不是说喜欢的你确定,而是对这种缺点的接受的包容,就是组成爱情的因素,这部分不会让爱情变得脆弱,反而是更坚实,因为有了这种接受和包容,让我更确定对你的喜欢。”&1t;/p>

        认真听完了,何沛媛才变换表情冷声问:“我有什么缺点?”&1t;/p>

        杨景行哼:“你以为你没有吗?我说出来怎么办?”&1t;/p>

        “你说!”何沛媛几乎睚眦尽裂。&1t;/p>

        “你不接受我的念念不忘。”杨景行理直气壮地表情丰富:“经常拿这个做文章,一点都不大度。”&1t;/p>

        “你臭不要脸……”&1t;/p>

        &1t;/p>

        路程不远道路也通畅,十点半刚过就到何沛媛家楼下了。四顾之后亲个只有小半分钟的,何沛媛毅然要下车:“……肯定知道你送我回来,乖,听话……明天还想不想?”&1t;/p>

        杨景行可怜兮兮:“拜拜。”&1t;/p>

        何沛媛满意给颗糖:“你开慢点,我要先洗澡,记得给你妈电话。”&1t;/p>

        &1t;/p>

        十一点一刻,杨景行到家好一会了,该看的东西大概看了一圈,《锦瑟华年》确实是热点,三零六在群里讨论也蛮激烈甚至兴奋,但也没忘记笑话四零二老师。齐清诺都参与讽刺了,抓住了四零二老师“很忙”这一点,不知道忙啥去了。&1t;/p>

        电话接通,杨景行就叫苦:“防不胜防啊,我这几十万白花了,还是遮挡不住三弦的光芒呀。”&1t;/p>

        何沛媛嘻嘻,应该是已经了解到了自己的暴露,群里聊天或者视频网站或者如歌都有人对三弦女生好奇,不过何沛媛还是可以安抚无赖:“没有哇,很少,大部分都是说甜甜她们的……”&1t;/p>

        俩人边上网边聊,光这一件事就可以说很久,后来还讲起何沛媛爸妈之前在大姨家也看综艺节目了,何沛媛有点气:“算你运气好,没懂行的人揭穿你……我要告诉他们,都是假的!”&1t;/p>

        杨景行付出了惨重代价,明天不能强吻姑娘了,才能让何沛媛帮忙保守秘密。&1t;/p>

        说起强吻这事,何沛媛依然是害羞难以启齿的,气息都不均匀了:“……你以后不准耍流氓了。”&1t;/p>

        杨景行还问呢:“我怎么耍流氓了?”&1t;/p>

        “你知道!”何沛媛又信得过无赖了:“我不喜欢……好尴尬,难受。”&1t;/p>

        杨景行嘿:“慢慢就不尴尬了。”&1t;/p>

        “不行。”何沛媛强烈:“你要保证……除非我答应你了。”&1t;/p>

        杨景行好着急的:“什么时候才能答应我呀?”&1t;/p>

        “不知道。”何沛媛气了:“你问我?”&1t;/p>

        这电话一直到十二点,还是杨景行想起姑娘明天上午要练车,才又花了五分钟时间去酝酿结束到最后一次晚安。&1t;/p>

        &1t;/p>

        &1t;/p>

  http://www.dengbi.cc/shu/4862/456407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