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笔小说网 > 乱世天雄 > 第68章 官军败北

第68章 官军败北

        敌军的势头来得非常猛,当那主将带着大群军队走到山脚下,也就是彩虹军设定的陷阱的前方,看着前方几名之前中陷阱而死的士兵尸体,不禁有些犹豫。

        但看呢看前方,只见一路平坦,山上也看不见什么特别异样的东西。

        此时,那先陷阱已经村民们都遮盖好了,留下的一些痕迹,那主将只当是过往的行人较多,或者野兽动物导致,因而,那主将终究还是决定命令军队攻击。

        主将看了看上方,虽然有所预感前方会有埋伏,但是,还是举起了手中的的长枪,对着全军下令道:“冲!”

        全军在他的号令下,起冲锋。

        四千多军队,全部朝着正前方的大道冲锋,这条大道逐渐上坡,一直上到山顶,客供三四匹马并行,是宽阔的大道。

        在哪主将下达进攻命令后,前方的骑兵,先快马加鞭,往前冲锋。

        青尢了握紧缰绳,正准备要往前冲锋的时候,却被那主将叫住了,他道:“你等一下,先不要冲,看一下情况再说。”

        那主将这么说,自然是希望青尢暂时留下,不仅是需要他继续留下来,带会儿派做他用,那主将也自知自己法力不行,需要青尢在他旁边,这样能够保护到他。

        青尢听了他的话,便当即点点头,只坐在马上,看着全军冲击。

        骑兵先上去,当即就是踩入了村民士兵们预先挖下的陷阱中去,接二连三,不断有马蹄被绳索套住,摔倒,跌入陷阱中,被埋藏在陷阱之中的竹尖刺死。

        后面的骑兵继续冲上去,越过陷阱继续冲往前方,但前方还有陷阱,继续有骑兵连同马,跌入陷阱中被刺死。

        一百多骑兵,并不顶多少用,村民挖了很多陷阱,几乎遍布整条道路,很快,一百多骑兵,竟是全部阵亡。

        那主将见了,自然有些心急,虽然仅仅一百多人的伤亡,着对于他的整个攻山计划,以及全军的伤亡来讲,依然是小数目,这一点心理准备,那主将还是有的。

        他先在直希望,步兵赶紧冲锋到山顶上,然后与村民士兵展开近距离的搏杀,穿着盔甲,手持长矛的官军,比起没什么好装备,只有刀的普通村民,绝对有很大的优势。

        后面的步兵紧跟着冲锋而上,陷阱基本上都已经被踩出,后面的步兵绕过陷阱,走边缘的地方,不断的往前方推进。

        一路上到半山腰。荆刑也也在半山腰,看着冲上来的士兵,这个时候,已经可以用炮弹轰炸了。

        李明瑶也站在山顶上头,在草木的后面隐藏着,却能看见山下的一切,当他看见着大队人马冲上来到山腰,便朝着后方招手,下达开始用炮弹轰击山下的命令。

        后面一些的士兵早已搬出很多木板,用木板驾在石凳上,或者圆木上方,然后把炮弹放在木板的一端,另一端,用三个体重大的人同时起跳,跃起到高处,踩踏木板,将在另一端的炮弹弹飞。

        当然,在弹飞之前,要有一个人先把引线点燃。炮弹在弹力的作用下,沿着一条弧线冲上山顶,然后沿着山坡的弧线,往下掉落,准确的落在了敌军的阵地上,一颗,两颗,三颗.....

        轰隆隆的声响在山谷中传响,还有被炸道的士兵的吼叫声。

        弹出炮弹,这样的事情,对于平时手工活干的许多的村民而言,他们至少都有敏锐的感觉以及经验,知道大概使出多少气力,让炮弹刚好落在山腰的地方,李明瑶对这一方面颇有经验,因而,他也大致推算了一下,该在哪个位置将炮弹弹出。

        官军士兵在主将的命令下,不敢后退,依然顶着炮火前进,不仅,违抗军令后退着,是要斩的。

        炮火不断的落下,大多数的炮火落在了路上,也不排除总有一些炮弹不十分准确,落到了周围的地带,官军们冲锋飞快快,有不少士兵越过轰击的地带,继续往山上冲锋。

        接下来,轮到刘义洪还有李一鑫力,他两带领数百弓箭手,已经往山下移动,埋伏在了山沿更低矮的地方,待到从上来的士兵距离近了,便下达攻击的命令,随后,弓箭手们拉弓射箭,箭如雨下,射向前方冲锋上来的士兵。

        这些士兵中箭身亡倒下,生命消亡在冲锋中。后面的士兵继续跟上来,不过这些士兵有了防备,他们举起盾牌,或者让拥有盾牌的士兵走在前方,士兵举着盾牌不断的向前推进,大队士兵躲在盾牌兵的后面,跟着前进。

        普通的弓箭手们拿这些盾牌兵无奈何,只得停止了射箭,不过,这一切没有完。

        待到官军走得更近,一颗又一颗比头颅还大的石头从山上滚落下来,这些石头,早在空闲的时候,村民们就准备了不少在沟壕里面,就等着官军如果从这里攻击,就用石头砸他们。

        石头有的被炸过去,有的滚落下去,坡度的角度颇为陡峭,盾牌兵有全是躲在盾牌的后面,毫无防备,被石头滚落砸中,便是难以避免的滑倒下,还有许多士兵,则是索性被远远扔出的石头砸中头颅,当场身亡。

        石头小的,村民们便一个人扔出去,石头大的,两个人合力扔。

        一列又一列的盾牌兵被瓦解,弓箭手们并不放松,他们也很机灵,当即抓住时机,拉弓射箭,将暴露在盾牌后面的士兵射死。

        官军动了五六波攻击,但都五一例外的被村民士兵打退了,余下的少许士兵,进退两难,退,也会被炮火轰击,最后,只得硬着头皮往上冲,最后的结果自然是一个死。

        打退数波攻击的村民们,自然是十分高兴,个个喜笑开颜,心情别提多开心,士气更强。

        后面再炮火轰击段后面的士兵十分害怕,都不敢上前,担忧不敢后退,怕违抗军令,只得畏畏缩缩的。

        那主将见了这种情况,知道继续强攻,自然死亡无数,这不是好办法,便当即也下达了停止进攻的命令。前方的士兵这才害怕的跑回来。

        于此同时,李明瑶在山顶上头也下达了停止炮轰的命令,官军已经不再冲锋,继续炮轰,只是浪费弹药。

        那主将看了看上方,显得有些无奈,这几波攻击下来,伤亡颇大,几百人的性命就这么没了,在这么强攻下去,非得把全军将士的性命都送光。

        “青尢,你看该怎么办?”那主将问青尢道。

        “要不然,我冲上去,将那山上埋伏射箭的一群士兵杀个片甲不留,掩护全军出击。”那青尢道。

        主将看了看上头上方的情况,思索了一下,心想当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得在这么试一下。

        当即,他下令让青尢冲杀上去,然后有再次下达了让全军冲锋的命令。

        青尢以轻功冲击而上,就朝着那在山腰上方的那群埋伏着的村民士兵,来势力颇凶。村民士兵们见了,当即朝着他射箭,无数飞箭射向青尢,但是,这些普通弓箭,哪里能够伤害到他,他只将手往一推,只见一道白色气波在他的手掌前方,那些弓箭凶猛飞来,但一旦碰到这白色气波,却像没了气力一般,边缘的弓箭会自然改变方向,中央的弓箭,则会当即落地,一致弓箭也无法伤及青尢。

        荆刑在山头上看见这情况,知道青尢一旦上去,便是对村民们打开杀戒,这伙村民哪里能够招架得了他的一招半势。

        荆刑当即也飞上去,在那青尢一掌推向刘义洪的时候,荆刑刚好贴近他,当即也是使出一章朝着他推去。他担心在杀刘义洪之后收伤,便当即转手过来,接招荆刑,和荆刑在空中对了一掌。

        这一掌十分威猛,但是双方都没有使出全部的能量,在一阵强烈的波动向四面八方散尽之后,二人各自回去,都找到了一颗树尖作为制高点战力。

        青尢所使用的是一把黑黝黝的刻龙大剑,他当即就把武器唤了出来,荆刑见了,知道对手并不弱,而且,当此关头,村民们就在下方埋伏,容不得半点闪失。

        青尢没有多做什么迟疑,当即有朝着荆刑攻杀上去,荆刑也飞出去接招,二人在空中波动,光气四射,刀光剑影,叫人眼花缭乱,一时间,却分不出胜负。

        那主将在马上看着,确实干着急。

        李明瑶就在山顶上头看着,当这些官军起冲锋,他当即又命令村民们弹射炮弹,炮弹落在山腰上,哄哄爆炸,能冲过去的士兵不到一半,而冲过去之后,有遭到刘义洪和李一鑫两人带领的村民士兵弓箭射击,石头猛砸,官军士兵伤亡惨重,而官军却几乎无法还击。

        那主将盼望青尢尽快击败荆刑,好对付山上的村民士兵,但是青尢迟迟战不败荆刑,而且,在荆刑的攻击下,青尢根本抽不出一点空来斩杀那些埋伏的士兵,在攻击了两拨,之后,那主将看见死伤惨重,更之前一样,攻击毫无效果,便当即叫停了士兵,打算另外找攻击的路径。

        而荆刑,还在和那青尢在空中战得难舍难分,你攻来,我守去,看着情形,谁也猜不出谁胜谁负,也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那主将自然也懂一些功法,他看着荆刑和那青尢打斗的一段,眼下,对于青尢能够获胜这样的事情,他已经不敢报多大期望,只希望青尢能够拖住荆刑就是了。

        主将身后还带了一个某士,那主将对那某士道:“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依我看,正面三路虽然宽阔,但是,较为陡峭,而且是,上方都峻岭,可以供对方埋伏,实在易守难攻,我们如果从侧面上坡强攻,以弓箭手与盾牌兵在前,必定能够攻上山去。”那某事诺诺的建议道。

        那主将看了看侧面的山坡,从侧面的山坡攻山,必定要穿越林子,但林子都是稀稀落落的森林,较为平坦,远远看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像正面山坡那样,有人在山腰埋伏,就是路段叫长而已。

        主将心想当下也别无他,当即就率领人从侧面攻山。

        全军按照主将的安排,盾牌兵与弓箭手冲锋在前,全军沿着侧面的山坡攻上去。

        此时,刘温和荆将荣已经带领人在山顶处埋伏,不过他们是在山的最顶部,这边破段叫长,当下远远还不是起攻击的时候。

        刘义洪和李一鑫在正面山头看见官军主力已经朝着侧面山坡攻击,便当即也将大部分弓箭手转移过去,只留下三十名弓箭手在这边由李一鑫率领防备,刘义洪带领其余数百弓箭手往左翼山坡转移。

        这面山坡虽然较为缓和平坦,但是却布满了村民们挖的陷阱,那些盾牌兵和弓箭手冲锋在前,恰好落入陷阱中去。

        那主将看着落入陷阱的士兵,不仅气的有些咬牙切齿,此时他上下两难,想撤军,又怕让士兵们没了士气,自己失去威望,而且,那些先冲锋上去中陷阱的士兵的名,岂不是就拜拜丢了。

        又想到,如此巨大的陷阱深坑,村民们不可能挖的许多,陷阱一旦踩过就会暴露,后面的士兵便不会再落入陷阱,索性,他没有下达后退的命令,让全军继续冲锋。

        相反,那主将还让自己的一个贴身护将前去喊话,鼓舞士气,让兵士们加快冲锋的度。

        “冲啊!全军,给我冲啊!”那贴身护将冲了上去,将刀拔出来,举起刀不断的大喊,让军队冲上山顶。

        除去落入陷阱死亡的士兵,依然有活着的官军不断的朝着山的高处推进,刘温带领着士兵们,已经紧紧的将手中的武器握着。

        村民士兵们武器并不好,没有多少长矛,大刀也不够长,唯独就是弓箭多,当下,山顶上头有上千的弓箭手在等待着,对付那冲上来的三千官军,不成问题,因而,这一次,山上的村民士兵们并没有害怕。

        很快,刘义洪率领的弓箭手也到达,山上一千五百多弓箭手准备着,有的卧在沟壕你隐蔽,而多数人,则是站在后面,只要官军接近,一千多弓箭手就可以交替射箭,将官军射得片甲不留。

        官军来势非常凶猛,加上越是到上面,越是接近山顶,他们的势头便是更猛。

        当最前方的士兵距离沟壕只有十步左右的具体,刘温率先下达了射箭的命令,同时他也起弓箭手朝着士兵射箭。

        无数官军士兵在弓箭的射击下倒下死亡,后面的紧跟而上,想快冲上山顶,好近身厮杀,但是,效果微妙,冲上去的士兵不断倒下,官军一方,能够活着到达山顶的弓箭手寥寥无几,盾牌兵没有多少,盾牌兵拿着盾牌不断上前推进,但无法保护多少士兵,弓箭手的反击效果更是微弱,许多官军的弓箭手,还没有射箭,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那这盾牌的士兵一路上前,最终闯入了村民士兵们的阵地,与村民生厮杀,但是,冲上来的官军太少了,村民们占据数量的绝对优势,他们根本没有厮杀的机会,就被村民们的乱刀砍杀了。

        望着无数的士兵倒下,后面的士兵渐渐害怕,许多士兵逐渐后退不断的后退,一支退到百步之外,退到弓箭无法射伤他们的具体。

        这些士兵不敢上上,不敢下山,在僵持着。

        刘温正考虑是否冲锋下去与他们厮杀,终究是有些犹豫,毕竟官军还有数百人,手持长矛,身穿盔甲,厮杀依然付出不少的代价,还不如固守的好。

        还在犹豫之际,那主将在山下见大势已去,便命令士兵,吹起了收兵的号角。

        卡在半山腰的官军,闻了收兵的号角,才不断从山上后退,一边退,一边看着村民是否冲杀下去,最后,剑村民们并没有攻下山着,数百官军这才小跑下山去,在山下的小路上队列成了歪歪斜斜的队伍。

        那提议从侧面攻山的谋士在旁边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

        那主将有心责罚那某士,不过当下兵败之余,他已经没有任何说话的力气,自觉地全身酥麻松软,他还得想着回去之后,该要受到什么样的责罚。

        喝——

        主将长叹一声,失望至极。

        “将军,那现在......”那某士终究还是唯唯诺诺的开口说话了。

        “收兵把,令全军返回。”主将无奈的叹道。

        那某士见主将这么多,当下败军之际,他也不敢再提别的意见,更不敢有什么违逆或者怠慢,当即就照着主将的话,号令全军道:“全军撤退。”

        败仗之余,所有的士兵都没了心气,个个垂头丧气没有任何战斗欲望,听见说撤军,更是合了他们的意,当即全军在将领的指挥下,转头向后走。

        全军逐步往回撤退。

        “要不要追击他们,或者攻弓箭道前方在攻杀他们一波。”有个小将向刘温建议道。

        刘温想了想之后道:“算了吧,穷寇莫追,派探子去看看前方是否有别的异动,然后让大伙都休息一下,之后打扫战场。”

        “嗯,好的。”小将也爽快答应,反正打不打都是战胜,他十分高兴。

        “那青尢将军呢?”官军这边,谋士有想主将问话道。

        “他自然会找机会回来,我们用得着关心他吗?”主将呵斥道。

        “是是,那刘庭将军呢?”谋士又问。

        “刘庭?现在都战败了,哪里还惯得了他,他也许已经死了,你看那叫荆刑的有多厉害?”主将又道。

        “是是。”谋士有道。

        “现在还是先想想我们自己的命把,趁着青尢还在和荆刑战斗,我们赶紧撤退,不然,让那叫荆刑的有空杀上来,你我可能都得死。命令全军加撤退。”主将道。

        谋士回答是,然后命令全军加撤退,那主将和几位贴身将领骑马在前,全军小跑前进,伤员有的上了马,有的被人搀扶着,也要加前进。

        村民们虽然打了胜仗,所有人都很开心,但并不代表,他们都完全放心,还有青尢一颗石头,是他们都放心不下的,如果,荆刑战败,那么青尢为了报复,虽然不至于杀光两千人,却有可能杀掉一些村民作为心理的补偿。

        虽然,看着战况,这如果出现的概率更低。

        荆刑战斗,但同时,也看到了官军撤退的的画面,眼下,青尢已经是独自战斗,荆刑看青尢骁勇,便有意招降他。

        “你们军队现在都已经战败了,已经只有你一个人在战斗了。”荆刑一边打,一边与青尢说道。

        “知道,那有怎么样?我一个人就足够对付你了,纵使你们有千军万马,有能奈我何?”青尢对荆刑道。

        “你投降把,打了这么久你我胜负已分。”荆刑又道。

        “让我投降,简直痴人说梦。”青尢根本不想投降。

        打了这么久,虽然荆刑没有正式将他击败,但是,荆刑已经感觉到,对方的修为是在自己之下,如果自己想,战败他,是可以的。

        而青尢,自然也知道,他的修为终究还是比荆刑不如,与荆刑打斗,赢面小,输面大,要想赢,除非是荆刑出现失误,不谨慎之类的事情。

        “你不投降我们正义之军,却愿意给官军当牛做马,正式太不明智。”荆刑又与他到。

        “当牛做马?我给官军当差,每日吃好喝好,有什么不好的。”青尢一边打着一边又回荆刑。

        “你有如此强大的修为,难道就只想着自己,就不想着为百姓做些事情?”荆刑又道。

        “能顾忌自己就不错了,百姓?我可没那么心思顾及这些,我的修为也不是白来的,在我刻苦修炼,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又有谁曾经关心过我。”青尢回复,显得有些愤怒。

        “你都曾经贫困过,你知道贫困的生活不好活,而今天下混乱,群雄并起,官军迟早完蛋,诸多百姓不仅生活贫困,还要遭受官府的压榨,你真的打算以后永远缩在府里,以后都当官军的屠夫吗?”荆刑当即回复他。

        荆刑的话叫青尢有些动容,可却也不至于让他放弃已经得到的官爵荣誉,他只淡然回道:“你想的太多了,我拥有很多人都没有的荣华,这就够了。”

        荆刑见了无论如何也不投降,边想这样说下去也没有用,忽然又想起刘庭来,便想,倒不如把刘庭拿来说一说,之后对青尢道:“刘庭都投降了,你还不投降?”

        “刘庭?你把我大哥怎么了?”青尢听见有结拜大哥的消息,心情变得激动起来。

        “他已经投降我了,现在,是我彩虹军的人了。”荆刑道。

        “不可能,刘庭不会投降你们。”青尢道。

        “那你说刘庭去哪里了?你认为我会把他杀掉了吗?”荆刑道。

        “对。你肯定已经把他杀了,我要杀了你,为我义兄报仇。”青尢说吧,心气大起,攻击力也跟着涨起来。

        “他败与我手下,受了小伤,如今已经愿意投降,当下被我的人好生照料,你爱信不信。”荆刑也猛然还击,并对他道。

        “我要杀了你。”青尢狂性大,没有理会荆刑的话,只高呼一声,朝着荆刑猛烈进攻。

        那青尢攻击虽然猛烈,但是在心情复杂混乱的情况下,却不免露出破绽,荆刑抓住他的破绽一剑后后背划了了个皮外伤。

        着皮外伤确实叫他好生疼痛,鲜血直流,却并不那么好忍受。

        青尢背负着伤痛退到山顶的空地上,举着剑,目露凶光,充满着对荆刑的仇视。

        荆刑也跟着飞到空地上,趁他没有出招,又对他道:“你清醒一点吧,你以后也不想和你的义兄作对吧,你以后也不想看着普通的百姓被杀害吧。”

        青尢不想听这些,总归,自己才是最重要的,自己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他还不想投降。

        当即他忍痛,提剑上去,对着荆刑疯狂砍杀。

        荆刑见他有些失去分寸,本来法力便不如自己,当下受到伤害,打斗更是难以挥出正常的水平,便是不在惧怕他。

        当即,荆刑施展一招反手擒拿,将他的武器从手中夺了去,他的手臂是被荆刑的二指强力点中,在哪被点中的瞬间,他手握剑变松,荆刑变用自己手中的剑,将他手中的剑刁飞了。

        青尢没了武器又受了伤,知道不是对手,心想当下保命要紧,义兄的仇也只得日后再报,当即凭手和荆刑拆了几招之后,转身便逃。

        荆刑哪里会让他逃跑,从后面追上去,掌握分寸砍出一剑,着一剑又是在他的后背也是皮外之上,不致命,但足够让他疼痛,虚弱。

        在这一阵剧烈的疼痛自己,那青尢竟是暂时的失了功法,从空中掉下来,荆刑抓住机会,飞冲上前,剑就夹在了他的胸口。

        村民士兵们围了上来,荆刑不想在和说什么,命令村民们用铁链把他锁了起来。

        “带他去疗伤吧。”青尢的伤口还在滴血,荆刑还不想让他死,失血过多,也有可能死掉的,便命令士兵名带他去疗伤。

        村民们也看出了荆刑的心意,便不违逆荆刑的话,带他去疗伤。

        之后,是完全胜利时刻,士兵们欢呼,嚎叫,做出各种庆贺胜利的夸张姿态。

        后山的疗伤洞里,青尢看见了刘庭。

        他原以为刘庭已经死了,不顾,答应投降的刘庭,并非像他一样,被铁链捆绑,而是安然的躺在了病床上,这下,青尢才相信荆刑没有骗他。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荆刑紧跟而道,对青尢道,妇女们一边在给青尢止血包扎伤口。

        青尢没有反叛,一时间,垭口无言。

        “投降吧,官军迟早会灭亡的。”荆刑又道。

        青尢没有说话,不过,他的情绪渐渐平淡,荆刑见他在没有之前的凶悍,便命令人,解开了他身上的锁链。

        普通村民们终究有些害怕,但也照着荆刑的话,解开他的锁链。

        荆刑盯着他,看他是否有什么动作,只要他敢有什么动作,荆刑可以立马点他的穴道。

        他想动,似乎,是想攻击的暴动,荆刑抢先一步,点了他的穴道。

        “你还是想不通?”荆刑道。

        “不是我想不通,只是我不想过着这种土匪一般的生活罢了。”青尢终于说话了。

        “男子汉大丈夫,何惧这些?现在的官军,行为比土匪更甚,你怎么就为他们效力了。”荆刑反问。

        “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已千年来,行天政府也曾经遭受过一些困境,不过最后不是一样度过了吗?你怎么就知道这次不行。”青尢道。

        “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你怎么就看不清呢?帮着那帮暴烈的如同匪徒一般的军队,有什么好,有什么存在感?”荆刑见他不答应投降,不仅心里也有些毛躁。

        青尢见他这样心也有些惧了,终究他怕被荆刑杀掉,软口道:“让我投降也可以,不过,你得请我为座上宾,摆上美酒好菜,为我敬上三杯酒。”

        青尢还是提出了答应投降的条件,一来他怕死,而来荆刑说的有理,三来,刘庭看上去的确是已经投降了。

        “敬英雄三杯酒,有何不可?”荆刑爽快答应。

        “好,不过,我还等等我大哥醒了,看看情况是否属实。”青尢道。

        正说话间,刘庭却搞好醒了,朦朦胧胧中,就听见了青尢说话的声音,这是他义弟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当即就看向青尢这边。

        “大哥!”青尢见刘庭醒了,心里也高兴,想过去看他,这下现自己动不了,刘庭想动,但也受伤,动不了。

        荆刑当即解了青尢的穴道。

        青尢也动不了,背上背砍两刀,是非常疼痛的。

        “青弟,你也来了。”刘庭道。

        “大哥,听说你投降了。”青尢直问道。

        刘庭听青尢问吧,倒是显得有些惭愧,淡淡低头道:“哎,良禽择木而栖。”

        “可是,家人呢?”刘庭已是三十岁有余,生有一小女,又有年迈父母在家,妻子也在家。而青尢也有妻老,有孩子,却尚未出生。

        “再找机会回去救他们来吧。”刘庭道。

        “好吧,你降我也降了,不过我却有条件,让荆刑拜我两为大哥才行,不然以后,我们在虎头山,如何立足?”青尢又道。

        刘庭投降的时候,不曾提出什么条件,这下听青尢这么一手,倒也有些道理,心想不如和荆刑斡旋一下,找个条件你不然,法力如此高强,一身修为,无缘无故的投降,岂不是被人看不起,便也一眼看向荆刑,表示支持青尢。

        荆刑听罢青尢的话,心想自己本来就年小,而他两又是骁勇的猛将,拜个大哥而已,自己不亏,当即一口答应:“好,。只要你们愿意投降,我就被你二人为大哥,以后我们一起打天下有何不可?”

        “好,我同意这个提法。”刘庭先答应。

        “好,一言为定。”青尢也答应。

        好吧,我承认我根本不会写小说......

        (本章完)

  http://www.dengbi.cc/shu/205352/456423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dengbi.cc。灯笔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dengbi.cc